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04章 二饮,万般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两个字,魇的灵魂好似都在颤动。

    他从未想过,甚至不敢去想这个可能。

    “你的意思是……”魇颤声,“可这不现实,世上根本就没有换皮之说。”

    的确,换皮,说出去也无人相信。

    轻歌神色淡然,薄唇微抿,她一抬眸,便能看到镜中的自己。

    她之所以能想到换皮,便是因为她亲眼见过。

    当她还不是夜轻歌时,在那个时代,她是一名佣兵。

    组织将那神秘的精灵抓来之后,除了与她做过实验,还试图将精灵的皮,换在另一名佣兵上。

    可惜,失败了。

    那佣兵死了。

    轻歌命大,接受实验后,依旧活着。

    奈何,往后的每个月圆之夜,都是她的噩梦,遭受的折磨难以言喻。

    不曾想到的是,成为夜轻歌,在四星大陆开始她的奇迹,依旧无法摆脱月圆之夜。

    轻歌不信前世今生。

    可,当组织将一只妖艳美丽的精灵带回来时,便已经注定了她的命运。

    这几年来,轻歌翻阅过无数书籍,对于曾被禁止使用的秘术,也都了解一二。

    可关于换皮之事,只存在鬼怪之谈里,现实中,似乎没人有这个本事。

    轻歌皱起眉头,“魇,这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

    连灵魂都可以进入另一个时代,另一片大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兴许,时间流逝,日后,轻歌才会明白。

    她就是她。

    她就是夜轻歌。

    魇沉默稍许,道:“即便有换皮之说,可白媚儿不像,不属于她的皮,怎能与身体融合?”

    这世间,的确有着许多光怪陆离的事,甚至,魇能存活三百年,已经属于奇迹,可他不信,一个人的皮,能够换到另一个人身上,且如此契合,完美。

    轻歌默不作声。

    “可能是我多虑了。”轻歌如是道,眼底闪过一道锐利的光。

    不急。

    总有浮出水面的一天。

    ……

    在夜府的这几日,轻歌便是努力修炼。

    至于三剑灵师的心境感悟,她愈发接近,这个瓶颈,她随时都能突破。

    按照北月帝都的习俗,夜羽火葬的前一日,也就是头七,轻歌还是要去灵堂守夜。

    走进灵堂,便能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

    短短几天,灵童就已经瘦的不成样子。

    轻歌派人送来的饭菜,灵童多少会吃两口,不至于饿死,可他愈发憔悴,神情萎靡。

    他不是小孩,道理都知,但还是抵挡不住难过的情绪。

    轻歌一言不发,目光落在漆黑的棺木上。

    棺材里,散发出淡淡的梅花香味。

    人死如灯灭。

    夜府,再无二小姐。

    几年时间,匆匆而过,夜羽再也没有往日的英姿飒爽盛气凌人。

    她走了,走时很安详。

    轻歌一直陪在灵童身边,时而烧纸,盆里火光幽幽。

    时值深夜,灵堂,静悄悄。

    阴森的风,扫过门前。

    “轻歌,你说,小羽她去了哪里?”灵童耷拉着脑袋,双眼无神,有气无力的开口。

    轻歌烧纸的动作一颤,“她睡了。”

    “她会冷吗?会饿吗?”灵童哽咽:“会……想我吗?”

    “会的。”轻歌面不改色。

    “真的吗?”

    灵童站起来,火光映在他脸上,一双眼眸,仿佛藏着星辰。

    轻歌点头。

    得到肯定后,灵童心情愉悦。

    他靠着轻歌肩膀,一张嘴,完全停不下来,喋喋不休的念叨着:“怎么办,我现在对女人毫无兴趣了,我是不是得吃斋念佛了,那我得断子绝孙了,可只要一想到我未来的妻子不是小羽,我就很难过,吃不下饭,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小羽的一颦一笑,你说,我要是高点,再大点,小羽愿意做我妻子吗……”

    灵童甩了甩脑袋,后脑勺上的黑鞭子如水纹般晃动,“罢了,你就当我说梦话吧,可你知道吗,我这几日,夜夜面对这副棺材,我甚至有种冲动,哪怕她死了,哪怕她睡了,我也想娶她,哪怕新婚只是一座坟墓,你一定是觉得我疯了吧,毕竟,这样也太不可思议了。”

    “小羽明日火葬,明日之后,就连尸体都没有了。”

    灵童把脸埋在双膝。

    轻歌看着灵童,许久,从虚无之境拿出两壶断肠酒,将其中一壶递给灵童,“来点?”

    “这是……”灵童侧过头,双眼微红。

    “墨邪酿的断肠酒,喝喝看。”轻歌道。

    “一饮断肠,我心不醉,二饮断肠,万般皆啐。”灵童眼神幽远,似是透过眼前之景,看到了远方。

    灵童仰起头,一口饮尽。

    断肠烈酒,闻名于天下。

    墨邪除了修炼天赋异禀外,也是一名出色的酿酒师,深受许多爱酒之人的喜欢。

    灵童抱着酒壶,倒在棺材前。

    并非他不胜酒力,奈何断肠过于烈,鲜少人能够承受。

    轻歌一口饮尽断肠,望着醉醺醺的灵童,哈哈一笑,伸出手,捏了捏灵童的脸颊,如婴儿般细嫩的肌肤。

    轻歌一手拿着晶莹剔透的琉璃酒壶,一手将黄纸丢进火盆,黑眸折射出两点火光,似古时最稀有的宝石。

    “姐……慢走,他日黄泉再见。”轻歌醉意朦胧,眼神惺忪,唇角一勾,说。

    灵堂。

    断肠烈酒的味道,掩盖了梅的芬芳。

    后半夜,轻歌不知不觉闭上双眼。

    清晨,洒下黎明的曙光。

    火葬人前来将尸体带走。

    轻歌睁开眼,盆子里的火已被熄灭,黄纸都成了灰烬。

    一吹,便散。

    忽的,轻歌瞳孔一个剧烈紧缩,眉头狠狠皱起,吃惊的看着眼前之人。

    “灵……童?”轻歌将灵童拍醒,声音之中却带着点不确定。

    便见轻歌面前,哪里有什么小孩,而是一个俊美的男子。

    男子光秃秃的脑袋,以及后脑勺上的黑鞭子惹人注目。

    灵童迷迷糊糊,双眼打开,看着轻歌,满头雾水,一脸不解,“怎么了?”

    灵童漫不经心地低下头,看见自己的双手。

    不是小孩的手。

    是成年人的手。

    修长如玉。

    灵童一惊一乍,猛地站起,这时,他才发现不对劲。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以往看着轻歌,他都非常吃力。

    如今站在轻歌面前,他甚至可以俯视。

    灵童眨了眨眼,旋即狂奔出去,站在湖边,低下头,看着湖面上的自己。

    欣喜若狂。

    灵童高兴的手舞足蹈。

    他是个成年人了。

    他可以娶媳妇儿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