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2章 割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绛雷蛇带墨公子他们回来的时候,好像被北月冥的人攻击了。”明日香道。

    轻歌垂下眸子,双瞳如深渊般,“可知道为什么?”

    “听说来流海的时候绛雷蛇凶了夜小姐……”

    “所以夜雪对小雷动手了?”轻歌垂眸,目光如刀似剑,肃杀喋血。

    以夜雪的本事肯定伤不到小雷,小雷会受伤只能说明北月冥和她一起。

    虚眯起寒眸,轻歌冷笑。

    看来有些人,得好好教训教训了。

    “带我去见小雷。”

    轻歌道,她转头看了眼在不远处竹亭里与屠烈云交谈的梅卿尘,旋即与明日香走进右侧的竹木屋里。

    墨邪和萧如风共躺在一张床上,萧如风的脸色偏苍白,许是喝了几口酒的原因,墨邪面颊红润。

    竹门被打开,见轻歌进来,墨邪立即活蹦乱跳从床上窜了下来,躺在床上的萧如风也是动作虚弱的坐了起来,无力的靠着床板。

    “你再不来看我们我们就真以为你死了。”墨邪撇着嘴,委屈的说。

    轻歌淡淡一笑。

    “抱歉,没保护好它。”萧如风道。

    提起这个,墨邪的脸也是骤然变冷,他把酒葫芦别在腰间,坐在旁侧的竹椅上,冷哼了一声,道:“绛雷蛇的蛇皮和骨髓能锻炼出极品兵器,血肉能炼制出上等的灵气丹,北月冥,真是我的好兄弟。”

    “罢了。”萧如风咳嗽了一声,道:“从今往后,他走他的阳关道吧。”

    “话说回来,你和那个梅卿尘是怎么回事?”墨邪异常愤怒,“怎么才分开一会儿那王八蛋就把你拐走了。”

    轻歌耸了耸肩,道:“就像你们听到的一样。”

    萧如风抿唇笑道:“我们家姑娘长大了。”

    轻歌:“……”

    见萧如风和墨邪安好,轻歌便去竹林后的梧桐院里看绛雷蛇,绛雷蛇没有恢复迷你的状态,体型硕大的盘缩成一团,听见院门打开的声音,绛雷蛇抬眸看了眼轻歌,尽是疲态。

    绛雷蛇身下,是大片的血泊,覆着几叶梧桐。

    轻歌心脏蓦地一缩,她迅速的走过去,绛雷蛇挪动了下身子,巨大的脑袋在轻歌身上蹭了蹭,看起来很委屈。

    站在轻歌肩上的姬月跃至绛雷蛇的脑袋上,他闭上诡谲的双瞳,像是在冥思什么,许久,他睁开双眼,眸光冷寒。

    “夜雪割掉了小雷的舌头。”姬月灵魂传音道……

    对于蛇来说,蛇信子是比晶核还重要的存在。

    轻歌瞳孔骤然紧缩,妖冶红光一闪而过,紧攥着的双手手背上似有青筋暴起。

    一怒,风云起,万鸟归!

    因姬月寄宿在轻歌体内,而绛雷蛇又是轻歌的契约兽,故此,以他如今的实力在绛雷蛇的身边能够感应之前在绛雷蛇身上发生的事情。

    他默然的将适才所看见的画面描述了出来,“夜雪非常狡诈,故意装作要对萧如风墨邪出手,小雷想保护好他们两个,才落得这样的下场。”

    轻歌抬起手,抚摸着绛雷蛇软糯的脸,细嫩惨白的手上沾满了鲜血,轻歌虚眯起眼睛,寒光乍现,似有雷霆四起,杀伐,冷森。

    绛雷蛇想对轻歌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甚至连灵魂传音都无法坐到,只能不断的蹭着轻歌的脸庞,脆弱无比。

    轻歌抬眸,目光透过梧桐叶的缝隙看见月上之前的最后一抹夕阳,她闭上眼,身体不住的发抖。

    绛雷蛇是强大的,是她让它保护墨邪和萧如风的,它记得那么清楚,哪怕身负重伤。

    “能医治好吗?”轻歌睁开眼,语气沉重,声音有些沙哑,像是经久没有说话的老者,咽喉干涸得不像话。

    姬月摇了摇头,“万兽都可医治,唯有蛇不行。”

    “你治疗好小雷身上的其他伤口,在这里陪陪它。”轻歌道。

    “你想对夜雪动手?”姬月问道。

    轻歌垂眸,眸中冷光乍现,“我忍不下这口气。”

    音落,披风荡起风,轻歌转身朝院外走去,满院的梧桐垂着枝桠,明日香看了看姬月和绛雷蛇,而后转身跟上轻歌。

    出了梧桐院,走过翠翠竹林,脚步声响起,少年迎面跑来有些焦急。

    虎子到了轻歌跟前,弓着腰,双手撑在大腿上气喘吁吁,说话也喘着大气儿,“夜小姐闹上门了,说是要让无名姐交出月蚀鼎。”

    “这女人是没有脑子吗?”明日香看了眼满身戾气的轻歌,皱了皱眉,道。

    “无名姐她……”

    虎子愣住,适才还在明日香身边的轻歌却已消失不见,耳边荡过一阵阴风,虎子打了个冷颤立即转头看去,只看见一抹墨色的身影湮没在竹林之中以及犹如热烈旗帜般被掀起一角的披风。

    “你无名姐生气了,走吧,夜雪毕竟是夜家的人,不能把事情闹得太大。”明日香说着便伸出手勾着虎子的脖子朝竹林外走去。

    竹林之外是排列有序的竹木屋,竹木屋前,夜雪带着几十身着黑衣的精英傲然的站着,她身着一袭白衣胜雪,气质清冷,一双寒瞳里蕴着不可一世的骄傲。

    “夜小姐,月蚀鼎的传承者是无名,你还是回去吧,你是夜家的小姐,我们佣兵不会与世家发生干戈。”屠烈云负手而立,暗红的袍子像是被染了一层鲜血。

    “屠兵长,据我所知,北月国太祖有兽麒麟,这月蚀鼎的炼制器材之中就有麒麟血和麒麟骨,麒麟是我北月的守护兽,月蚀鼎内有麒麟的血骨,这月蚀鼎,应该归属北月才对。”

    夜雪毫不怯弱的与之对视,谈笑风生,瞳中寒光蓦地炸开,宛似暗夜里毫无征兆爆裂开的冰雕。

    来西海域之前,她在云绾萧水儿等人面前夸下海口,月蚀鼎绝对是她的囊中物,不将月蚀鼎带回去,她还有什么脸面见她们?

    若是其他人也就罢了,偏偏是无名,她与无名之间本就积怨很深,无名的身后最多只有一个烈云佣兵团而已,还不足为惧。

    哪怕她是斗兽场的客卿,可现在是在流海,斗兽场的手还没这么长,只要她在流海把月蚀鼎占为己有,等到了北月国,夜家和北月国都将会是她的后盾,斗兽场和烈云佣兵团也不会贸然对她出手。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