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00章 夜轻歌的算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秦家执意要带走夜羽尸体,她既然不肯退步,势必要得罪秦家。

    又因前段时间发生的事,她与秦家的梁子,早已结下。

    像这样的大世家,从未有过大家风范,一个个,心眼堪比针尖。

    她已经站在风口浪尖,又怎能独善其身?

    凡事,要做,就要做绝。

    轻歌冷笑,漠然的看向李总管。

    李总管与之对视,脊背却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多年历练来的勇气,竟然消磨殆尽。

    难以想象,他会惧怕一个女子。

    李总管觉得羞辱。

    杀人放火的勾当,他做的不少,在夜轻歌面前,怎能放低姿态。

    他可是秦家的人,若此事没有做好,回到落花城,又如何跟秦家家主交代?

    顶尖世家,向来在乎颜面。

    李总管吞了吞口水。

    夜羽的尸体,他一定要带走,哪怕不择手段。

    这件事若是做好,他在秦家的地位,会更加巩固。

    轻歌冷冷的看着李总管,她深知李总管心里的小九九。

    阿努等人,围在李总管身边,手里拿着麻绳,犹豫不决,毕竟,这位可是秦家的人,放眼四星,还没谁敢这么做。

    “绑起来。”轻歌蓦地出声。

    “是。”

    阿努应了一声后,与其他侍卫,想要把李总管绑起来。

    李总管也怒了,他秦家总管,怎能遭受这般羞辱?

    李总管修炼境界在先天十三重,虽没有突破灵师,但因停留在这个阶段太久,实力也有。

    李总管猛然站起,双手握拳,眼神如雷,气势十足,凛冽似风。

    阿努想要绑他,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像李总管这个实力,放眼落花城,乃至于整个秦家,都不突出,他却能爬上秦家总管这个位置,可见心之黑。

    轻歌曾打探过秦家的消息,看过诸多资料,对这个李总管也颇为了解。

    李总管为人心狠手辣,曾是落花城外某个山村里的小人物,却心怀大志,一步步走上今天这个位置,受秦家家主器重。

    李总管出手,拳芒阵阵,破风声起,摆出的架势倒是吓人。

    李总管眼中闪烁精光,他瞧准了阿努,欲要朝着阿努出手,就在此时,轻歌虚眯起双眼,心神微动,雷巢里的精神之力犹如狂风,源源不断的蜂拥而出,似万千刀剑,朝李总管碾压而去。

    在动用精神之力时,轻歌面含微笑,缓缓坐下,优雅若斯,仿佛,那强大可怖的精神力,并非源自于她。

    李总管站在原地不动,双目陡然瞪大,眼睛充血,爬满了血丝。

    刹那,他只感到,好似有一座泰山压下来,五脏六腑,都要被那座无形的山碾碎。

    轻歌二剑灵师,实力远高于李总管,且不说灵气,光是她许久未用的精神力,释放出去,李总管也吃不消。

    阿努见轻歌已经出手,迅速上前,连忙与几个侍卫将李总管双手擒于背后,再动作熟练地用绳子绑住。

    李总管丹田被精神之力压着,无法将灵气牵引出来,他筋脉内的灵气,好似都不受他控制。

    无形中,他便已被他所瞧不起的女子击败。

    李总管一直不愿相信,夜轻歌能够在这个年纪修炼至二剑灵师,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直到夜轻歌出手的瞬间,他便知,从无到有,都是她实打实的修炼,没有任何花哨。

    李总管身体被绑着,无法解开绳子。

    他维持不住表情,恶狠狠瞪着夜轻歌,恨不得将不远处的女子给生吞活剥了。

    他何时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夜轻歌,你不要太放肆!”李总管怒喝。

    轻歌勾起唇角,似笑非笑,“李总管,秦家貌似有个规矩,以下犯上的奴才,剁碎喂狼,本王说的可对?”

    闻言,李总管脸色大变,惨白,甚至溢出了冷汗。

    的确,秦家是有这么一个惨绝人寰的规矩,不把奴才当人看。

    他李总管,充其量也不过是秦家的一个奴才而已。

    阎家祖爷,城主永夜生都很器重夜轻歌,夜轻歌若是去了落花城,执意对付他,恐怕,他不会好过。

    李总管暗暗后悔,对付夜轻歌这种人,不该明着来,而是要暗中将她活活弄死,让她没有生还的希望。

    这是在北月帝都城,他孤立无援,夜轻歌就算要了他的命,事后敷衍给个理由,秦家也绝不会为了他一个奴才做的太难看,最多也不过是记恨了夜轻歌。

    想至此,李总管心底里衍生出阵阵寒气。

    “四国王,这其中,恐怕有点误会。”李总管急道。

    轻歌见此,嘲讽一笑,她示意阿努松绑,“看来的确是本王会错意了,来人,给李总管上茶。”

    李总管脸皮扯了扯,讪讪笑了两声。

    此番打交道,让他知道,夜轻歌这个人,不过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罢了。

    他只要忍过一时,日后夜轻歌去了落花城,他便会让夜轻歌知道,得罪他的代价。

    “李总管,还要带尸体走吗?”轻歌问,“若要带走的话,本王这就派人去处理。”

    轻歌眉目含着淡淡的笑。

    此时此刻,李总管却觉得那笑,非常刺眼,非常欠扁。

    李总管清楚,他若敢点头答应,恐怕,他得横着走出夜家了。

    李总管憋着气,说:“夜羽是夜家人,自然葬在夜家。”

    “如此,那本王也不好说什么,秦家还关心她,本王替她感到高兴。”轻歌微微一笑,道。

    李总管咬碎一口牙,这厮怎能这般不要脸?

    “秦家的关心带我,我就不奉陪了,四国王,夜长老,告辞。”

    李总管起身,恨不得立即离开这破地方。

    “李总管,慢走,不送,他日落花城再见。”

    当轻歌说到最后几个字时,李总管脚步顿住,身体僵硬。

    李总管回头,女子坐在椅上,气质雍容,笑靥如花,眼神却如刀刃般锋锐。

    “告辞。” ㊣:㊣\\、//㊣

    留下两个字,李总管匆匆离开。

    轻歌望着李总管的背影,若有所思。

    李总管此番回到秦家,必然会说出今日的事。

    秦家虽然好面子,但因此,会断定她是有勇无谋之人。

    这样,日后也能省点事,少点麻烦。

    轻歌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她所有举动,皆是有预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