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99章 秦家?从未放在眼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总管不说话,精光四射的眼神,时不时扫向轻歌。

    轻歌见此,便也沉默。

    她倒要看看,这李总管葫芦里,卖着什么药,不论李总管耍什么把戏,她只要见招拆招即可。

    可以说,以她现在的身份,不怕秦家的势力。

    只不过,与秦家暗中合作的幽冥岛暗黑师,让她颇为忌惮罢了。

    的确,在四星大陆,她夜轻歌,年龄虽然不大,却有着很高的威望,就算进了落花城,她的资质天赋,也都是数一数二,他人望尘莫及的。

    可,还没到她只手遮天,不可一世的地步。

    李总管慢悠悠喝着茶,故作优雅,轻轻吹了吹茶水,就是不说一个字。

    轻歌也不急,双腿交叠,手放在桌面轻敲。

    她一抬眸,便能看见大厅之外的风景。

    一条条雪白的布,随着潮湿的风晃动,昨天还艳阳高照,今日就已万里无云。

    许是,上天也在悲悯夜羽。

    夜羽的人生,不该就此结束。

    慢慢吞吞,李总管终于将那一杯茶喝完。

    他装模作样咳嗽几声,摆出一副开始说正事的姿态。

    轻歌嘴角扯出一抹弧度,甚是嘲讽。

    李总管翘着二郎腿儿,下颌抬起,骄傲嚣张,道:“四国王,夜羽身上流着秦家的血,尸首应该带去秦家,至于如何安葬,应该由秦家来决定,还望四国王成全。”

    说话时,李总管脸上露出了笑,他挑衅的看着轻歌。

    来北月帝都前,秦家人早已吩咐过,不必给跟这个夜轻歌客气。

    他要来,消消她的锐气。

    想到自己整日以泪洗面的女儿,李总管就头疼,更加厌恶夜轻歌了。

    若非夜轻歌,墨邪与自家女儿的好事恐怕都已经成了。

    那自家女儿就是未来城主府的夫人,如今想想,李总管还有些激动的头脑发昏。

    轻歌皱起眉头。

    原来,这就是秦家的目的,想要带走夜羽的尸体。

    秦家人从未关心过夜羽,又如何会好好安葬夜羽,不过是在跟她较量罢了。

    她绝不会任由人将夜羽尸体带走。

    秦家做的太明显了。

    秦家深知,不久后,她会走进落花城,故此,借夜羽之事,前来北月,让她知道秦家的厉害。

    轻歌双拳紧紧攥起,眉头狠狠皱着,眼神凛冽如寒光。

    她面带微笑,看向李总管。

    李总管与之对视,深陷进那幽邃的黑眸中,心里打了个颤儿。

    他是个恶人,可在夜轻歌面前,他仿佛能闻到血腥的味道。

    究竟是谁给了他胆子,让他有勇气,敢在夜轻歌面前叫嚣。

    李总管人过中年,不至于胆小懦弱,只是,有些人,天生的王者,生来便让人臣服。

    “李总管似乎搞错了,夜羽姓夜,而非秦,头七过后,便要火葬,秦家这般行事,于理不合吧?”轻歌镇定如初,淡然的道。

    她表现温和,语气冰冷,看着李总管的眼神,犹如闪电雷霆,劈砍过去,让李总管再也不敢开口。

    有些人,唯有亲眼所见,才知可怕之处。

    譬如四国王。

    李总管暗暗想着,回到秦家后,一定要让秦家人小心这夜轻歌。

    说不定,日后会威胁到秦家。

    李总管内心虽然恐惧,但他代表的是秦家,绝不能在夜轻歌面前低头,降低姿态。

    李总管闷哼了声,阴阳怪气的说:“四国王,你这话说的就不够意思了,秦家好心,怎么会是于理不合,夜羽葬在秦家祖坟,那叫做落叶归根。”

    “若本王不肯呢?”骤然间,轻歌强势起来,丝毫不让步。

    李总管没想到,夜轻歌软硬不吃。

    的确,夜轻歌向来不是讲理的人。

    当然,秦家也不讲理。

    就看谁的拳头硬。

    “四国王是想与秦家作对?”李总管嘿嘿一笑,眼神犀利,看着轻歌。

    男人目光毒辣。

    他本是个小人物,能爬上秦家总管这个位置,不知做过多少亏心事,也是个狠角色,绝非心慈手软之辈。

    李总管想到秦家人的交代,面色发冷。

    不过就一个小妮子,他就不信治不了!

    轻歌美目含笑,似春风归来。

    突地,她拍桌而起。

    掌心砸在水晶桌上,一张牢固桌子,顿时,犹如蜘蛛网般裂开了无数的缝儿,而后,天女散花似得炸裂。

    轻歌居高临下,睥睨俯瞰着坐在椅上的李总管。

    轻歌道:“李总管,你好大的胆子,秦家与夜家交好,你一个小小的奴才,竟敢代替主子来撕破两家关系,居心叵测,秦岚乃我主母,我也算是半个秦家人,你这奴才,口出狂言,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来人,给我将这狗奴才给绑了,送到秦家。”

    李总管双眼瞪大,不可置信的瞪着轻歌。

    这夜轻歌,未免太嚣张了?

    他可是秦家的人!

    轻歌面色清寒,黑眸如冰。

    秦家人又如何?

    她宰得最多的,便是秦家人,

    若秦家人知道秦魁带去玄月官的几位二剑灵师,死因皆与她有关,只怕会气得失去理智。

    秦家长老秦魁她都不怕,一个李总管,也敢在她的地盘上叫嚣?

    其他事,她兴许可以让步,但夜羽尸体之事,哪怕立刻与秦家撕破脸,她也不会点头答应。

    夜羽这一生,太凄凉。

    生前不得安宁,死后,她希望夜羽能够一路好走,轮回转世。

    轻歌说完话,阿努当即带着人,拿着粗壮的麻绳,想要把李总管绑着。

    李总管实力过人,倒也不弱。

    可他是个聪明的,知道夜轻歌为人处世,他现在若是反击,只怕是给了夜轻歌惩治他的理由。

    李总管头疼不已。

    夜轻歌,真是个难缠的人。

    李总管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憋屈的很。

    他背后就算有秦家,可这是北月帝都,不在落花城。

    强龙尚且压不过地头蛇,更别说是夜轻歌这样一头恶狼。

    李总管想到来北月前,他跟秦家家主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把夜羽尸体带来,让夜轻歌低头。

    他本以为,亮出秦家身份,谁人不礼让他,敬畏他?

    偏偏夜轻歌是个怪胎。

    李总管眯起眼睛。

    阿努等人,包围李总管。

    李总管看了看阿努手中的麻绳,冷笑,“夜轻歌,我可是秦家的人,你这样做,是不把秦家放在眼里。”

    轻歌垂眸,敛起神色。

    秦家?

    她从未放在眼里。

    可笑之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