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98章 来者不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些日子,轻歌都没有睡好。

    清晨曙光洒落在她身上,眼底乌青愈发明显,憔悴萎靡,疲惫不堪,唯有眸光,依旧凛冽锋锐。

    听到阿努的话,轻歌眉头轻轻一蹙。

    秦家来人?

    夜羽母亲是秦岚是落花城秦家之人,但身份地位不高,秦家在落花城,那可是数一数二的世家,暗地里,又因半人半兽之事,恐怕早已培养出了可怕的势力。

    夜羽身上虽流着秦家的血,然而,秦家却不在乎她。

    “秦家人在哪?”轻歌问道。

    “夜长老在接待呢。”阿努说。

    “前面带路。”

    “是。”

    阿努走在前边,轻歌不疾不徐的跟着。

    “灵童,你留在这里,饿了的话,厨娘稍后会拿食物过来,兄长,你随我一同去见秦家人。”轻歌跨过门槛,道。

    夜无痕点点头,随后跟上。

    灵童便坐在棺木前,偌大的灵堂,只有灵堂一人,清晨的夏季,有着少许冷风。

    空气中,仿佛流动着红梅芬芳。

    灵童烧着纸钱,火光映满他的脸。

    大火倒映出一幅画,一人身影,轮廓模糊,但隐约能够看到,是个风度翩翩器宇轩昂的男子,一双棕色眼眸,清澈如水,又藏着几许邪肆,偶尔乍现的雷光,仿佛是帝王之子。

    灵童并没有看到这一幕。

    火中的男子,与夜羽曾经梦到过的男子,一模一样。

    那是灵童成年时的模样。

    灵童不曾知道的是,曾无数次,每个夜晚,夜羽都梦见了同一个男子,每个梦,都能相连,就像是生活。

    第一个梦,他们相见。

    第二个梦,他们相识。

    ……

    不知道是哪个夜晚,夜羽闭上双眼,梦见洞房花烛,再之后,她怀孕了。

    可当夜羽病情加重,等待死亡,她每个晚上都无法入睡,更别说遇见梦中的男子。

    夜羽并不知道那人是谁。

    但他,侵犯了她的梦。

    甚至让她以为,梦里的生活,才是最为真实的。

    而这一切,灵童全然不知。

    但他每个晚上,都睡的很香。

    夜府,会客大厅。

    秦家李总管,恭候多时。

    轻歌一走进大厅,便看见占据主位的中年男人,男人一身藏青色蟒袍,雄赳赳气昂昂,放在现代,那就是个活脱脱的钻石王老五,男人浓眉并不大眼。

    听得脚步声,李总管抬头看了眼轻歌,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他抬起下颌,鼻孔朝天,目中无人,不可一世,目光颇为轻蔑,似乎不将轻歌放在眼里。

    便见这秦家李总管,斜睨了眼轻歌,盛气凌人,看向夜青天,将手中茶杯重重砸在桌上,说:“夜长老,这是哪里来的小丫鬟?怎的这般没有礼数,竟敢直视府中客人,未免太不尊重人了?我要见四国王,四国王在哪里?莫不成,四国王觉得我一个小小的秦家总管,没有资格见她?”

    李总管说话的确刻薄尖酸,可他话里藏话,是一个个圈套陷阱。

    轻歌虚眯起眼,仔细打量着李总管。

    光是这白发,便能让李总管猜出她的身份。

    李总管明知她便是四国王,还这样行事,看来,是想给她下马威了。

    而且,李总管在夜府的姿态,映射出了秦家对夜轻歌的态度。

    夜青天脸色发黑,方才他对李总管还有几分尊敬,现在,怒气冲冲。

    李总管的意思,太明显了。

    明摆着欺负人。

    夜青天突地起身,走至李总管面前,道:“李总管,麻烦让一下,这是老夫的位置。”

    “你说什么……”李总管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皱起眉头,不解的看着夜青天。

    他一个总管,虽然坐在夜家的主位上,可他自命不凡,自认为他来自秦家,哪怕只是个小小总管,在其他地方,依旧高人一等。

    故此,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心安理得。

    “李总管,秦家的人就这么没规矩?什么人,坐什么位,李总管年纪不小了,也该知道分寸。”夜青天冷着脸说:“若李总管不知分寸,老夫不介意来教教。”

    李总管脸皮疯狂抽动,他是精明的人,可他从未面对过这种状况。

    以他的身份,随便走出去,哪个不是殷勤对待?

    李总管的脸色发黑,犹如锅底。

    片刻,李总管忍着气,站起来,皮笑肉不笑,道:“是我坐错位置了,夜长老莫要怪罪,只是不知这四国王,何时能来?”

    李总管在旁侧坐下,没有任何的拘束,可见,倒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

    可惜,不在正途。

    “李总管,本王就在你眼前。”轻歌微微一笑,迈步走上前,落落大方,对于方才李总管的态度,没有任何的反应。

    李总管暗中观察夜轻歌,见夜轻歌被羞辱了过后,还能保持镇定,眼神不由深了几分。

    看来,他小瞧这夜轻歌了。

    年纪虽小,行事有据。

    李总管喝了口茶,道:“原来这位就是四国王,失敬失敬,怪我眼拙,还以为是哪里来的野丫头,四国王该不会怪罪我吧。”

    轻歌勾了勾唇,朝内走去,在夜青天旁边坐下。

    “本王当然不会怪罪。”

    轻歌看了眼李总管,道:“只不过,世人皆说秦家总管眼睛毒辣,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逃出他的眼,今日一见,看来,不过是百姓谣传罢了。”

    轻描淡写的回击,却如锋锐利刃,劈向李总管。

    李总管看着女子风轻云淡的模样,不由吐血。

    来北月前,李总管手握夜轻歌的资料,夜轻歌十几年所经历的任何事,他都知道。

    可这些,都不如见面来的真实。

    真实的夜轻歌,冷漠,邪佞,偏生还伶牙俐齿。

    李总管忽的想起城主府的墨邪。

    李总管身边无妻,膝下有一女,视若珍宝。

    此女生得貌美如花,美色才情在落花城那可是出了名的。

    李总管之女,倾慕墨邪,李总管也非常欣赏墨邪,本想让墨邪娶了自家女儿。

    哪知,被无情拒绝。

    他那倾国倾城的女儿,墨邪看都不曾看一眼。

    李总管暗中打听,才知,墨邪早已有心上人,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四国王,夜轻歌。

    想至此,李总管眼神阴郁。

    轻歌觑了眼李总管,挑了挑眉。

    来者不善。

    不过,她堂堂四国之王,还会怕一个小小总管不成?

    哪怕这李总管,来自秦家。

    她亦不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