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97章 守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灵童站在夜府门前,手里拿着一根枝条,枝条上挂满了红梅,还有两朵白梅。

    他脸色惨白,手微微一松开,枝条便落在了地上。

    此时,夜府管家阿努穿着白衣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堆黄纸。

    “灵童少爷,你回来了?”

    阿努一夜未睡,面色憔悴,两眼无神,一片乌青。

    灵童回过神来,他看着地上的梅花枝条,眼睛蓦地瞪大,蹲下身子,将枝条捡起来,枝条上的几朵红梅,落掉了。

    灵童将那红梅捡起,轻咬了咬下嘴唇。

    他转过头,朝阿努看去,看着阿努身上的白衣,以及怀里捧着的黄纸,灵童身子轻颤,满眼的不可置信,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灵童有着不好的预感。

    他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事,可他不愿相信。

    他才走一天而已。

    “灵童少爷?”见灵童不说话,阿努便又喊着。

    灵童小小的手,攥紧了红梅枝条。

    阿努看着那倔强的背影,想了想,朝着灵童喊道:“灵童少爷,二小姐昨晚走了。”

    灵童不曾停顿,依旧往前走。

    阿努摇头,叹了叹气。

    灵童走路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一路狂奔至夜府偏僻的角落,打开一间柴房的门,走了进去。

    灵童背靠着墙壁,蹲下来,嚎啕大哭。

    他还是个孩子,没人相信他早已成年,他可以无所顾忌,让泪水肆意整张脸。

    心里仿佛被一块巨石压着,沉闷,无法喘气。

    一路过来,磕磕碰碰,灵童手上的枝条,只剩下两朵梅花,一红一白。

    灵童看着手中的枝条,哽咽着,“不是说想看梅花吗,我都给你摘来了,你怎么就不等等我。”

    灵童是个骚气十足的少年。

    他的梦,是睡遍四星所有的美人,在每个青楼里,都留下他的足迹。

    他的心在天涯海角,哪怕他只有一具脆弱的身躯,可这并不妨碍他的放荡不羁。

    然而,见到夜羽后,他甘愿留在这一隅之地,陪伴着夜羽,心里再无这天下,甚至往日的仇恨,都渐渐放下。

    可,这个女人,死了。

    化作尘烟。

    曾无数次,他站在夜羽面前,想要开口,说,做我的妻子吧,等我长大吧。

    可他怕吓到她。

    现在的他,不配拥有什么。

    灵童收拾好心情,小心翼翼的揣着红梅枝条,走出柴房。

    今日,眼光不大,阴气沉沉,乌云密布。

    就连老天,都很悲哀。

    灵童耳边响起了哀悼声,老人在棺材旁拉二胡,每一声,都像是在撕心裂肺。

    灵童到了后堂。

    远远的,他便看见那巨大的棺材,黑漆漆,弥漫着森寒的气息。

    那里面,有一具尸体,是他所爱之人。

    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轻歌半跪在棺材前烧纸,红光映照在她苍白的脸上。

    听到脚步声,轻歌回头看去,看见灵童,轻歌皱眉。

    灵童的心思,她都懂。

    她不知灵童动了怎样的心,但,此刻全都写在灵童的脸上。

    他看起来,那么的伤心欲绝。

    灵童双眼空洞,他走到轻歌面前,拉了拉轻歌的心衣袖,问,“轻歌,你看到小羽了吗?她在哪里?”

    轻歌眸光微闪,“她睡了。”

    “你骗人!”灵童凶神恶煞,他走到棺材前,想要将棺材掀开。

    “小羽,不要睡,你看,这是红梅,你不是说以后要给我找媳妇儿吗,你骗人,你个骗子!”灵童一双眼睛,瞪得很大。

    他像是一头发狂的小狼,气势惊人,异常恐怖。

    没人敢上前拦住他。

    轻歌皱着眉,抓住灵童的肩膀。

    灵童想要咬轻歌的手掌,轻歌眸光骤冷,旋即抬起腿,一脚踹在灵童的胸口,声音凛冽,道:“你想要闹的她上了黄泉路也不得安宁?还是说你要陪葬?”

    轻歌心神微动,伸出手,掌心向上,一把短刀便从空间袋中掠出来,落在轻歌手上。

    轻歌把短刀朝灵童丢去。

    短刀砸在地上,刀鞘脱落,刀身闪烁着寒芒。

    “若你怕她黄泉孤独,那现在一刀了断,我会把你们埋在一起。”语气平淡,冷漠,没有丝毫的感情可言。

    她淡淡的看着灵童,冷血无情的像是野兽。

    在场的人,皆是恐惧。

    这才是四国王,毒辣心狠。

    灵童震惊,他的视线落在短刀上。

    他一直悲愤欲绝伤心难过,却从未有过陪葬的想法。

    陪着她去死吗。

    灵童捡起了短刀。

    他在深海下,几十年,苟且偷生,之所以还活着,便是因为有信念和仇恨在支撑着他。

    灵童呼吸微颤。

    轻歌冷笑一声,道:“夜羽希望你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好好走完这一生,而不是像个孬种,或是疯疯癫癫,要么,你就安安静静,送她最后一程,要么,就一并入地府。”

    灵童坐在地上,灰头土脸,他茫然的望着轻歌。

    此刻的夜轻歌,当真陌生。

    可她的话,却也让灵童醒悟。

    既然已经阴阳两隔,那么,他就应该背负着夜羽的信仰,好好活下去。

    灵童站起来,将刀鞘盖好,再把短刀递给了轻歌。

    轻歌见灵童稍许振作,松了口气。

    她收起短刀,看见灵童另一只手里的红梅,心领神会,深深叹了口气。

    果然,灵童是为夜羽找红梅去了,只因夜羽当时的随口一提。

    在这夏季,想要找到红梅,是件很难的事。

    可惜,夜羽还没看到,就走了。

    丧事,还在进行。

    晚上,是要守夜的。

    夜青天是长辈,不用这么做。

    轻歌几人,则要留下来。

    深夜,灵童悄悄走到棺材旁,想要打开。

    “你在做什么!”一道声音响起。

    灵童扭头,看见轻歌。

    “我想再看看她,好不好……”灵童近乎哀求。

    轻歌看着灵童疲惫无力的模样,叹了口气,“已经合上的棺材,再打开,不吉利。”

    “我就想看看她……”灵童手里,还揪着红梅枝条。

    轻歌心软,走上前,将棺材打开。

    去他的不吉。

    轻歌抱起灵童,“看吧。”

    棺木内,夜羽了无生气。

    灵童心满意足,笑了,他伸出手,抚摸着夜羽的脸颊,描绘她的眉眼与轮廓。

    灵童将红梅枝条放在夜羽脸旁。

    可惜,枝条上,只剩下一朵红梅了。

    “可以了。”灵童说。

    轻歌放下灵童,合上棺木,守夜。

    翌日,清晨,阿努赶来,与轻歌说:“小姐,落花城秦家的人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