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94章 赐,死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城东,郊外。

    雪原山。

    小木屋。

    屋内,老人烹茶,茶味很淡,并非什么上等好茶,却别有一番清香萦绕。

    轻歌喝过茶后,老人才问:“姑娘儿时我还抱过,如今出落的亭亭玉立了,还是堂堂四国王,不愧是夜大将军的女儿。”

    轻歌轻瞥了眼老人,老人面目慈祥,不像是坏人,眉眼间,倒是透出胆小怕事之气。

    许是火葬了太多的人,见过许许多多的尸体,老人身上,有着独特的气质。

    “李伯伯,我想问关于可以超度亡魂的神秘图腾之事。”

    轻歌放下茶杯,手放在破旧的木桌上,食指、中指轻敲出一连窜有节奏的音来。

    老人的心脏,随着此声而剧烈跳动。

    老人有点儿紧张。

    他看了眼轻歌,随即又迅速将视线收回。

    见老人不说话,轻歌也不急,轻笑出声,道:“老人家,明人不说暗话,你无非是在害怕什么,只要你问心无愧,本王绝不会怪罪于你,当然,你若敢说一个字的假话,本王手中的屠刀,也不介意对着上了年纪的老人,你虽生活在郊外,与世无争,但本王杀人如麻不见血的事,也应该听说过。”

    轻歌的语气非常平和,淡淡然,没有任何威胁的意思。

    然而,就是这样温和的声调,让老人的太阳穴,疯狂跳动。

    一颗心,塞满了恐惧感。

    老人突然颤抖着跪在地上,将头压的很低。

    轻歌眸中冷光乍现。

    她不急不缓,起身,双手托着老人肩膀,动作轻柔地将老人扶起。

    “老人家,你是聪明人,不要害怕,本王只想求一个真相罢了,才上门打扰。”轻歌说着,将李信扶在椅上坐下。

    李信再次站起来,走至隔间,拿出了一坛酒。

    揭开封口,李信痛喝了一口,满是褶皱的脸颊,泛起了深红之色,白花花的胡子上,都是酒水。

    酒壮怂人胆。

    李信说:“王上,这件事,一直压在老头心里啊,当年夜将军夜夫人的尸体由我负责看管,也由我来火化,能为这两位大人物火葬,那简直就是我的荣幸啊,我非常认真,可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

    “发生什么了?”夜无痕问。

    李信又喝了口酒。

    他的力气很小,拿着酒坛的双臂都有点儿颤。

    然而,只有酒的烈性,才能让他把深埋在心底十多年的秘密说出来。

    喝完后,李信继而道:“尸体不见了,两具尸体不翼而飞了,那个晚上,我疯狂的找啊,可怎么都找不到,几个看护尸体的侍卫,也都非常震惊。”

    轻歌抿唇。

    李信说:“我是尸体的负责人啊,这两个人可大有来头,尸体不见了,诛我九族啊,我怎么敢说出去,之后,我和几个知情的侍卫,商量过后,决定用计策掩盖此事。”

    “我找到夜长老,说在尸体上画古老的图腾,能够超度亡魂,夜长老经历了丧子之痛,也没想那么多,听到可以超度灵魂,就同意了。”李信停下来,喝了口酒。

    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以前了,李信被酒水呛到,咳嗽,眼泪都咳出来了。

    轻歌伸出手,轻轻为其拍着后背。

    李信受宠若惊,“王上,使不得,使不得……”

    轻歌面无表情,不苟言笑,语气冷漠,道:“所以,你们就找来两具与我父母亲相似的尸体,画上图腾,以假乱真,蒙混过关,之后,你不再当火葬人,过了不久,你隐姓改名,躲在雪原山下,老人家,本王说的对吗。”

    李信脸色大变,再次下跪,“王上,我有罪,我有罪啊。”

    这一回,轻歌没有把李信扶起来,而是问:“老人家,本王赦你无罪,不过,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尸体消失前的情况,比如说,有没有什么异样,让你觉得奇怪。”

    说此话时,轻歌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毕竟,十多年前的事了,就算有什么细节,李信又怎能记得。

    可接下来李信的话,让轻歌欣喜。

    李信说:“当时的确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夜将军虽然死了,但他的心脏在跳动,我偷偷找来医师好友,友人说我胡言乱语,可每当夜深人静时,我凑在夜将军身边,都能听到他的心跳声。”

    心跳!

    那是活人才拥有的!

    轻歌双眸之中,闪过一道亮光。

    李信偷偷看了眼轻歌,见轻歌没有怒意,松了口气。

    李信皱了皱眉,犹豫了会儿,最终,一鼓作气。

    反正他都是个老头了,半只脚踩进棺材,有些事,藏在眼里,反而郁结,倒不如说出来。

    大不了一死。

    不就是脑袋掉地,他一个老头子怕什么。

    轻歌问:“那我的母亲呢,可有心跳之声?”

    李信摇摇头:“夜夫人就如同一个正常的死者,四肢发冷,僵硬,没有异常。”

    轻歌皱眉。

    而今,听到李信的话,她可以断定,夜惊风还活着,并且就在诸神天域。

    然而,阎碧瞳呢。

    关于阎碧瞳的一切,她知道的少之又少。

    还有她身上的精灵血脉,以及当初在迦蓝焚月殿,屏风世界里听到的阎碧瞳求救声,都让她惊奇,疑惑。

    她有种直觉,阎碧瞳还活着,却没有跟夜惊风在一起。

    这所有的所有,都陷入了重重迷雾深深的沼泽中。

    轻歌想不通,头痛欲裂,便狠狠掐着眉心。

    夜无痕安静的坐在一侧,看着轻歌眉心的深红痕迹,不由心疼。

    “继续说。”轻歌道。

    李信说:“那会儿我还察觉到了一件事,此事说出来,若王上想要杀了我,我也没有任何怨言。”

    “何事?”

    “那天晚上,我看到夜将军的手指动了,可是有心跳之事在前,我又不想惹事,便隐瞒了,我一直认为夜将军没死,但,所有人都觉得他死了,我就当做此事没有发生,就当做他是个死人,把他火葬后,一切就都结束了,可我没想到的是,尸体会不翼而飞,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事。”

    说至此,老人跪下,不停磕头。

    “王上,请赐老臣死罪。”

    老人心怀愧疚十几年,说出真相的这一刻,灵魂分外轻松,竟感到前所未有的解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