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89章 百岁无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羽,你醒了,你吓死我了。”灵童泪眼汪汪的看着夜羽,黑色的小辫子垂在肩前,灵童揪着锦被一角,见夜羽憔悴虚弱,心脏一阵阵抽搐。

    他难以形容这种感觉,只要一想到,夜羽不久后,将死亡,灵童就非常的难过,喘不过气来,生机好似被人抽离。

    灵童紧握住夜羽的手,生怕一松开,夜羽就消失不见。

    灵童瞪大水汪汪的魇,憋着气,不让眼泪流出来,苦涩,在眼眶蔓延,灵童撇着嘴,倔强的看着夜羽。

    明明还只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夜羽却产生了某种错觉,她的灵魂,被重锤狠狠撞击着。

    夜羽费力抬起手,颤巍巍,轻抚灵童的脸颊。

    “别难过,我只是有些乏了,可能要睡一觉。”夜羽很无力。

    她以为,她随时做好了死亡的准备,然而,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夜羽发现,她留恋尘世,非常不舍,她还没看着灵童长大成人,还没看到爷爷洪福齐天,没看到夜轻歌一统四星。

    就这样死去,会遗憾的吧。

    夜羽的触碰,让灵童憋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是迦蓝五长老,可因为这具稚童的身体,他永远无法长大,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无所畏惧的放声大哭,发泄心中的感情。

    “小羽,你别睡,别睡好不好。”灵童低着头,抹了把泪。

    夜羽眸光温柔的注视着灵童,嘴角勾起淡淡的笑。

    那是临死之前的安详。

    房门,被人打开,夜青天走了进来。

    “爷……爷……”

    夜羽张开嘴,嗓音沙哑。

    夜青天叹了口气,“你别说话,留着力气,轻歌回来了,你不是想见她吗?”

    夜羽点点头,脸上的笑容,犹如绽放的花朵。

    此时,小丫鬟熬完的参汤端来。

    “给老夫吧。”

    夜青天端着参汤,坐在床沿,一勺勺的喂给夜羽。

    汤汁从夜羽嘴角流出来,夜青天拿着软布,耐心的为夜羽擦掉,周而复始,当汤碗见底,夜羽不过才喝下去了几口。

    现在的她,成了个废人。

    夜羽眸光黯淡,了无希望。

    夜青天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终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人都是自私的,他夜青天更自私,尤其护短。

    至始至终,在他眼里,就只有夜轻歌一个亲人,夜轻歌是他的至宝,掌上明珠,若夜轻歌有什么三长两短,恐怕他也不会独活。

    可,夜羽待他是真,跟前跟后的喊着爷爷,夜羽离世,他必然会伤心难过。

    夜青天将汤碗放在一侧,扶着夜羽坐起来,拿着把木梳,为夜羽捋顺长发。

    曾经名扬帝都,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的夜二小姐,竟也能像江南女子般温婉,病娇之美,堪比西子。

    灵童的一双小手,一直拽着床单,双眼泛红,眼巴巴的看着夜羽,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爷爷,我要去见爹爹和娘亲了。”

    死去的夜正熊,死去的秦岚。

    哪怕他们不曾对她好过,她的心里,依旧会有触动。

    夜青天梳发的动作一顿,太息了声。

    “傻孩子。”夜青天不知说什么。

    夜羽看着夜青天,突地感到委屈,她问:“爷爷,为什么母亲眼里从来就只有夜雪,甚至为了夜雪的前途天赋,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我,我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为什么,为什么……咳……咳咳咳……”

    夜羽用尽最后力道,嘶哑的吼着。

    夜羽眼睛微微睁大,鲜血从嘴里喷出来,染红唇齿。

    她撕心裂肺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疼。

    灵童沉默的坐在边上。

    她以为,夜羽一向温婉,原来,她也有不甘,她也想声嘶力竭,歇斯底里的大喊不公。

    可他什么都不能做。

    只能看着她,越来越虚弱,越来越苍白。

    直到,最后一抹生机消失。

    再目送她在大火中化为灰烬,灵魂走上黄泉路。

    夜青天不忍看着夜羽,看她临死前的哀嚎。

    她几年来的惊慌失措,夜里徘徊等待死亡的恐惧,所有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如火山喷发般,爆发了出来。

    外面,响起脚步声。

    轻歌跨过门槛,风尘仆仆赶来。

    一连几日的不休不眠,不吃不喝,让她疲惫憔悴了许多。

    看见夜羽时,轻歌愣住。

    夜羽的唇上,满是鲜血,那血,在雪白的床单上开了一朵梅。

    轻歌紧皱着眉。

    夜羽越来越瘦了。

    一阵风,便能将她吹走。

    悲从中来。

    轻歌朝夜羽走去。

    “我回来了。”轻歌说。

    “回来了,回来就好。”夜羽每说一个字,便有血液从嘴角溢出。

    “想吃什么吗,我让丫鬟去煮。”轻歌说。

    夜羽无力摇摇头。

    她看向窗外,淡淡的说:“这么热的天,应该不会有梅花绽放吧。”

    闻言,灵童眼中闪过一道光。

    “小羽,你等我,不要睡,我要去茅厕。”灵童轻拍了拍夜羽的手背,再如疾风一般,掠了出去。

    夜羽看着灵童,微微一笑。

    轻歌捻着软布,为夜羽擦去嘴角的血。

    夜青天与夜无痕对视了眼,屋内的人,都相继离去,只剩下轻歌与夜羽。

    “你看你,头发都乱了,我为你绾个发髻吧。”夜羽说话时,喘气声特别的重。

    “你……”

    夜羽现在,说话都非常困难,更别说为她绾发。

    夜羽不言,直直的望着她。

    轻歌与之对视,最终妥协。

    她不愿夜羽走来,便使用精神之力,将梳妆台搬来,铜镜正对着她。

    夜羽拿着方才的木梳,将轻歌的头发捋顺。  bAnFu-(.*)sheng. com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她的动作,看起来非常吃力。

    轻歌透过镜子折射的画面,看着夜羽。

    夜羽半跪在床上,不停的咳嗽,她的手疯狂颤抖,木梳落在了地上。

    轻歌连忙弯腰,将木梳捡起。

    “别了……”轻歌说:“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这些个花样。”

    夜羽拿过木梳,道:“现在不,以后就没机会了,轻歌啊,你跟我不一样,你韶华正好,前途似锦,一定要长命百岁,别像姐姐,是个短命鬼。”

    夜羽一面梳,一面说:“你说,死了之后,我还能不能见到母亲?我恨她,她让我不人不鬼,让我萎靡不振,她把所有的感情,都给了夜雪,而我,不过是一个牺牲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