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88章 王回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无痕心思沉重,无法顾及儿女情长,只想着夜羽的安危,但看见轻纱妖时,他多日来的疲惫,好似都烟消云散。

    握住轻纱妖手的刹那,夜无痕心中柔软正触动着。

    轻歌坐在旁侧,低头喝了口茶,眉头紧紧蹙着。

    夜羽想见她最后一面……

    她与夜羽的交情很淡,但经历了几年的是非,得知夜羽生命垂危的那一刻,轻歌心脏骤然紧缩,一时间竟是窒息。

    想来,有些羁绊,早已在无形中产生。

    夜无痕看了眼轻歌,道:“夜羽当初冥顽,却也知错,你离开夜府后,夜羽经常去寺庙,一待就是几个月,说你在外颠簸,爷爷年迈,为你和爷爷祈福,儿时的事,她一直都耿耿于怀,万分愧疚,现在她药石无医,只想着在临终前,能够见见你。”

    夜无痕向来不是多话之人,可他的心,隐隐作痛。

    他始终无法忘记,夜羽瘦骨嶙峋,脸色苍白,她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气若游丝,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住夜无痕的袖子,嘴巴一张一合,不知在说着什么。

    夜无痕犹豫了会儿,凑上前,这才听清。

    夜羽颤颤然的说:“轻……轻……歌。”

    夜无痕问:“你想见轻歌?”

    夜羽费力点头,而后昏了过去。

    医师用上等药剂以及参汤给她吊命,就为了让她能活到轻歌回来。

    医师说,夜羽的命,是靠她用信念撑着。

    不然,早几日就归天了。

    之后,夜无痕骑着烈马,一路狂奔,风驰电掣,在短时间内,赶到天地学院,跟轻歌说明此事。

    “我知道了。”

    轻歌淡淡的道,面无表情,看似神色如常,实则心里已经起了波澜。

    不多时,扶希带着白媚儿走进来,白媚儿一脸茫然,肩上背着包袱。

    “王上,要回北月吗?”白媚儿问。

    “嗯。”轻歌应道:“离开北月的时候,应该就要去落花城了,时间紧迫,现在就走。”

    轻歌果断起身,朝外走去。

    走至轻纱妖身旁时,轻歌停下脚步,看向轻纱妖。

    “轻纱,天地学院和晏院长,就交给你了。”轻歌道。

    轻纱妖怔了怔,旋即点头。

    夜羽是夜无痕的妹妹,夜羽出事,她也想去北月。

    但,天地学院现在正是危险期,轻歌走了,晏院长病了,若连她也走了,那天地学院就没有一个能主持大局的人了。

    轻歌此话,也是给轻纱妖一个台阶下,且让她能够安心的待在天地学院。

    “我会打理好一切的。”轻纱妖说。

    轻歌伸出手,极为郑重地拍了拍轻纱妖的肩膀。

    “走吧。”

    说罢,她往外走,跨过门槛。

    万丈青阳,烈日之光,浓浓厚厚,洒落在她的身上。

    像是烈火之中,怒放的红莲。

    一阵热风,白发三千,飘扬如絮。

    屋内几人,皆是恍惚,仿佛,她当是如此,熠熠生辉,好似悬于天际的星月,夺人眼目,正如盛放的黎明之花,永不凋零。

    软靴停下,轻歌回头看向屋内,“兄长?”

    夜无痕微微一笑,道:“该走了。”

    夜无痕紧握住轻纱妖的手,不舍放开,他低头看着轻纱妖,皱了皱眉,“男人都是豺狼虎豹,下回多穿点,给别人看一眼都是损失。”

    “知道了。”轻纱妖在夜无痕面前,难得的乖巧。

    她的风格一向如此,血腥,毒辣,性感,随心所欲。

    在她的眼里,男人女人,都是死人。

    她的手,残忍地捏爆过一颗颗心脏,鲜血四溅的刹那,她快活着。

    可夜无痕是不同的,夜无痕能让她收敛脾气,软弱无力,乖巧的像只猫儿。

    夜无痕低头,在轻纱妖眉间,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旋即毫不犹豫的离开。

    白媚儿与扶希全都跟上。

    四人一行,往天地学院的大门口走。

    沿路,经过的弟子,看见轻歌时,都会停下脚步,毕恭毕敬的喊一句——夜长老。

    俨然,她已经是天地学院的灵魂。

    是众多弟子的信仰,亦是万千少年少女膜拜的对象。

    她总能让冰冷的血沸腾起来。

    轻歌骑上雪色骏马,而后朝扶希伸出手,扶希把手放在她的掌心,轻歌猛地用力一拉,扶希便上了马,坐在轻歌怀里。

    轻歌看向白媚儿,问:“会骑马吗?一路奔波,必然会累,你可以留在天地学院,之后我会来接你去落花城。”

    “会骑。”白媚儿轻咬了咬下嘴唇,说:“媚儿想一直跟着王上。”

    不离不弃。

    “那行,上马。”轻歌一笑,道。

    夜无痕扶着白媚儿骑上马后,便也上了另一匹马。

    三匹骏马,在疾风中奔驰。

    日行千里,不在话下。

    直奔北月帝都城。

    许是奇迹,此番前去北月,两个昼夜的不休,轻歌双手勒紧缰绳,马儿停下,她终于在群山迷雾中,看到了帝都城池的轮廓。

    轻歌长吁了口气。

    她的身体尚未恢复,这般颠簸劳累,伤身。

    扶希见此,连忙将轻歌每日都要服用的药剂拿出来。

    轻歌服下药剂,这才舒服。

    “王上,到了帝都。”

    白媚儿坐在马上,喘着气,看着那座城池,松了口气。

    终于到了,再赶下去,她吃不消。

    轻歌轻瞥了眼白媚儿。

    白媚儿虽累,但她骑马的姿势,过于正式。

    常年生活在山村里的人,极少骑马。

    当然,白媚儿离开山村,这么长时间来,颠沛流离,兴许能学会。

    这个世上,有一种秘术,被称之为易容术。

    但,再高级的易容术,也躲不过轻歌的眼。

    尤其,当她身体内的精灵血脉觉醒后,她的双眼,更加犀利断裂。

    正因为如此,轻歌才愿意相信白媚儿。

    “到了。”轻歌说:“走吧,只剩一点点路,再坚持坚持。”

    因走的匆忙,连干粮都没准备。

    不眠不休的两日,轻歌几人肚子里没进过一点食物,饿了渴了便饮山间溪水。

    轻歌嘴唇干涸,泛着淡淡的白色。

    她骑着马儿,进了帝都城。

    满城的人,兴高采烈。

    声音此起彼伏。

    “王回来了。”

    “王上,快看,那是王上。”

    “……”

    夜府,小院,屋内,床上。

    一直昏迷不醒的夜羽,竟是奇迹般的睁开了眼。

    灵童趴在床边,见此,高兴的手舞足蹈。

    夜羽听到了满城百姓的声音。

    王上。

    是轻歌回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