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87章 夜羽出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屋内,仅剩轻歌一人。

    檀木桌上,才煮好的茶,袅袅升起了烟雾。

    “你就这么自信,能够在三日内,突破三剑灵师?”精神世界,魇好奇的问。

    他清楚,轻歌一直停留在二剑灵师,并非是修炼问题,而是心境感悟没有跟上,许多时候,若是修炼灵气遇到瓶颈,再努力一把,兴许就能跟上。

    但心境感悟不同,很多人,之所以一直停留在某个阶段,便是因为心境感悟久久无法取得突破,兴许,这一等,就是一辈子。

    故此,魇听到轻歌说的话,甚是惊讶。

    轻歌勾了勾唇,“会突破的。”

    脑海里呼之欲出的感悟,闪过的灵光,她能够完美抓住。

    就在此时,白媚儿回来,身旁跟着轻纱妖。

    “轻歌,你要去落花城了?”轻纱妖诧异的问。

    显然,她也没想到,轻歌会这么快去往落花城。

    轻歌点头,旋即起身,走至桌前,手执狼毫笔,沾着浓墨,在白纸上写下一行行字,而后将信封好。

    轻歌写了两封信,她将这两封信,递给轻纱妖。

    “寄往落花城,阎家、城主府。”轻歌道。

    轻纱妖看了眼手中的信,旋即点头。

    “会不会太赶了?”轻纱妖把信收好,担忧的说。

    轻歌摇摇头,“不赶,天地学院暂且交给你了,晏院长也没有了性命危险,经过佣兵协会那么一闹,其他势力最近也不敢乱来。”

    见轻歌临行之前,还在为天地学院做打算,不得不说,轻纱妖心里满是温暖,脸上不由挂起笑。

    “在北月时,兄长跟我说过,处理完了夜家的事,就会来天地学院找你,陪着你,想来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过来,有兄长陪着你,我也不担心了。”轻歌说道。

    提及夜无痕,轻纱妖难得出现小女人的一面,几分娇羞,又有点儿幸福。

    轻歌看着轻纱妖,微微一笑。

    她能感受到,轻纱妖以往,是活在黑暗地狱里的人,夜无痕的出现,就像一缕光,能将她的世界照亮。

    当然,也因为夜无痕的关系,轻纱妖才能走进轻歌的心,让她看重。

    白媚儿站在一侧,听着轻歌与轻纱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无非是一些关心的话。

    白媚儿脸上扬起笑,说:“王上,轻纱姑娘,媚儿这就去收拾东西。”

    白媚儿朝外走去。

    她本是孤家寡人一个,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收拾,但,她分外高兴。

    白媚儿离开。

    轻歌望着白媚儿消失的方向。

    轻纱妖循着轻歌的视线朝门外看过去。

    “也许是我多虑了,现在总觉得这孩子不像坏人。”轻纱妖说。

    “挺好的姑娘。”轻歌悄然地收回视线,眼神如寒,她转眸,不着边际的扫了眼窗台上的花盆。

    轻纱妖朝窗台看过去,讶然:“这土怎么变黑了?”

    这花盆是她亲手摆放的,她自然记得,摆放在窗台时,花盆里的泥土颜色,非常正常,如今,竟黑了。

    轻纱妖百思不得其解。

    “许是季节变化的原因吧。”轻歌淡淡的道。

    门外,响起脚步声。

    扶希一路小跑过来,倚着门楣,弯着腰,气喘吁吁,“姐姐,夜家主来了。”

    夜家主!

    轻歌与轻纱妖对视了眼,随后站起来,“是兄长,他在哪里?”

    轻纱妖干咳了两声,眼神别扭的看向别处。

    “在大厅。”扶希喘了两口气,说:“夜家主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说话时,扶希多看了轻纱妖两眼。

    轻纱妖忧心忡忡。

    “去大厅。”

    轻歌带着扶希二人,朝大厅走去。

    轻歌皱眉。

    小扶希说,夜无痕心情不好。

    夜无痕一向和善,也特别护短,他如此深爱着轻纱妖,千里迢迢来到佣兵协会,即将见到心爱的人儿,怎么会不开心?

    难不成……

    轻歌不敢往下想。

    她是个不孝孙女。

    她也不知和梅卿尘成亲的消息,夜青天知不知道。

    夜青天的病,一直都很严重,只是近来好了些,她便彻底放松。

    轻歌紧皱起眉。

    若她是一位优秀的炼丹师,该多好。

    也许,她能治好夜青天的病。

    想至此,轻歌脚步不由加快。

    她绝不会让夜青天出事。

    她还有许多秘密,未跟夜青天分享。

    她还要去诸神天域,把夜惊风那个不孝子带来,给夜青天磕头认错,让夜青天惊喜。

    他的儿子,还活着。

    轻歌走路的速度,犹如疾风,飞快。

    扶希和轻纱妖,默默跟上。

    终于,到达大厅。

    轻歌跨过门槛,朝内看去。

    大厅,夜无痕坐在椅上,眉头紧锁。

    “兄长。”轻歌开口。

    闻言,夜无痕看向轻歌,目光落定在轻歌身后的轻纱妖上。

    轻纱妖看见夜无痕,只觉得夜无痕憔悴了许多,可依旧如初,像是太阳,照耀她,温暖她。

    大厅内的氛围,甚是凝重。

    “轻歌,家里出事了。”夜无痕说。

    “何事?是爷爷的事吗?”轻歌问。

    夜无痕摇头,“不是。”

    听得夜无痕的回答,轻歌彻底松了口气。

    “那是……”

    “小羽她危在旦夕,找遍了京城的医师,都说无力回天。”夜无痕皱了皱眉,说。

    轻歌眸光一颤,心又提了起来。

    最初,夜羽的确嚣张跋扈,可后来,轻歌也把她当成亲人。

    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轻歌知道夜羽的身体不行,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她的母亲,秦岚。

    “小羽说,想见见你。”夜无痕道。

    夜羽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便想着见她最后一面。

    轻歌咬了咬牙,抿紧了唇瓣。

    “好,我这就去帝都。”轻歌看向扶希,“小希,跟媚儿说一声,我要去北月。”

    “好。”扶希走出大厅。

    “马儿已经备好,现在出发?”夜无痕问。

    夜无痕怕时间来不及,骑马虽然比坐马车辛苦,但速度极快。

    “嗯。”轻歌应了声。 ㊣:㊣\\、//㊣

    轻纱妖默不作声,坐在一旁。

    夜无痕走至轻纱妖身边,拉住轻纱妖的手,皱了皱眉,“手怎么这么冷,衣服也不知多穿些,冻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轻纱妖:“……”

    兄弟,现在是大夏天。

    不过她也知,夜无痕整颗心都放在夜羽身上。

    “我会注意的。”轻纱妖说。

    夜无痕笑了笑,伸出手,捏了捏轻纱妖的脸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