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73章 她的痛苦之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将话讲完,轻歌转身走下石台,独留一众天地学院的弟子们面面相觑。

    勋章之事,让众人向往。

    三年过后,戴上天地学院颁发的勋章,是一件多么骄傲的事情。

    轻歌回到屋内,轻纱妖连忙跟上。

    轻歌坐在桌前,为自己倒了杯茶,轻纱妖往门外看了眼,旋即走到轻歌身边,沉声道:“来消息了,白媚儿的确是白鸿海的女儿,她娘亲天香在不久前病逝,白媚儿生得美丽,村上有不少男人中意她,如狼似虎,上了年纪的村长竟然想要强娶白媚儿,新婚之夜,白媚儿杀了村长,逃离虎狼之地,踏上寻父路。”

    轻歌喝下一杯茶,淡淡道:“是个可怜人。”

    “你当真相信她?”轻纱妖无比警惕。

    “信与不信,并不重要。”轻歌仰起头,笑了笑。

    轻纱妖怔愣住,还想说话时,便见白媚儿从外走了进来。

    “来,喝点茶。”轻歌道。

    白媚儿看了眼轻纱妖,而后站在桌前,端起茶杯。

    “坐下喝。”轻歌漠然。

    白媚儿犹豫不决,“你是王……”

    “你父亲与我父亲情同手足,何必讲那些虚的?”

    轻歌这般说着,白媚儿才坐下来,双手捧着茶杯,小口的呷了一口。

    “你今年多大了?”轻歌问。

    白媚儿诧异的看着轻歌,而后如实回答:“十九……”

    “不小了,该嫁人了。”轻歌放下茶杯,看向白媚儿,道:“可有意中人?”

    白媚儿惊慌失措,连忙摇头。

    “这里是五十万灵气丹。”轻歌掏出一个空间袋,放在桌上,“你往后的生活,应该不成问题。”

    白媚儿猛地抬头,手中茶杯落在地上,砸碎,茶水四溢,便见白媚儿猛地跪下,抓住轻歌的袖子,双眼里蓄满了泪,“王上,不要赶我走,媚儿哪里都不去,媚儿只想跟着你。”

    “为什么呢?仅仅因为你的父亲,是屠杀军上将?”轻歌不急不缓的问道。

    说话间,轻歌手提茶壶,斟茶入杯,动作优雅,再将一杯热茶,放在白媚儿掌心。

    白媚儿双手颤抖的握住茶杯,泪水滑出眼眶,落在杯内,茶水漾起了水纹。

    “媚儿自小是个没有父亲的人。”白媚儿道:“可媚儿知道,父亲有他的苦衷,我只是不懂,究竟是什么信仰,让他情愿浪迹天涯征战四方也不归家,兴许,他都不知道我的存在,可我知道,他是个大英雄,我打探了许多消息,父亲前半生追随夜将军,后来跟着王上,既然父亲死了,媚儿就应该代替她,留在王上身边,生死无悔,媚儿愿一生不嫁人,不生子,为王上做牛做马。”

    “做牛做马不必了。”轻歌垂眸,眉目无情,长指挑起白媚儿的下颌,“白姑娘,你可知,本王身边,不留无用之人?”

    “媚儿会医术,媚儿还是灵师。”

    白媚儿闭上眼,全神贯注,伸出手,掌心向上,牵引出一团无形灵气,灵气氤氲,以柔为刚,温和之下,是难以想象的狂暴。

    轻歌挑了挑眉,虚眯起眼睛。

    一剑灵师!

    刚踏进屋内的扶希和轻纱妖感受到白媚儿身上灵气的波动,皆是讶然。

    四星大陆,一剑灵师不是没有,只不过,并非忍忍都如夜轻歌、墨邪,是天才鬼才,十九岁的一剑灵师,也实属难得。

    灵师之上,灵师以下,是两个世界。

    先天领域的修炼者们,不过还在捣鼓巩固基础罢了。

    对于他们来说,灵师是非常强大的存在,可当突破灵师,便会发现,他们进入了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有许许多多的灵师。

    并且,灵师还不是最强的。

    “难以想象,山村里出来的姑娘,在修炼方面,有如此天赋。”轻歌扶着白媚儿起来,白媚儿的双手,还小心翼翼地捧着那杯茶。

    “喝了这杯茶,本王去哪,都会带着你。”轻歌道。

    白媚儿惊喜,一口将茶水饮尽。

    白媚儿放下茶杯,再一次跪在地上,磕头匍匐:“王上,从今往后,媚儿就是你的人了,只要有媚儿在,便不会让歹人伤到王上。”

    女子的忠心耿耿不像作假。

    轻歌笑了笑,眸光氤氲的看着白媚儿。

    许是流过泪,白媚儿双眼迷离,一点风情晕染开。

    突地,一些声响,传入轻歌耳中。

    轻歌问道:“外面是什么声音?”

    轻纱妖疑惑了会儿,朝门外看去,天地学院的弟子们来来去去,手上还抬着诸多东西。

    “哦,是花灯节。”轻纱妖道:“这是晏院长订下的日子,因弟子们常年在学院内修炼,鲜少回家,每个月的十五,便让弟子去院东的流溪河放花灯,遥寄思念。”

    “十五?”轻歌瞳眸紧缩,目光骤然一闪。

    轻纱妖点点头,望望天,掐指一算,道:“话说回来,我们来的还真是时候,今晚就是月圆之夜,轻歌,晚上我带你去流溪河放花灯。”

    “花灯吗?”白媚儿说:“以前我娘亲也从镇上买过一个花灯,让我在村子旁边的小溪里放,可好看了。”

    提及往事,白媚儿满面温柔,双眼放光。

    轻歌脸色突变。

    白媚儿察觉到轻歌的异常,担心的问:“王上,你……怎么了?”

    “无事,许是忘了吃药。”

    轻歌看向扶希,扶希拍了拍脑袋,而后小跑进屋,把赤羽炼制的药剂拿了出来。

    轻歌服食过药剂后,惨白的脸色,这才缓缓好了些。

    但,白媚儿留意到,轻歌的手,紧紧攥住了衣服,直到关节发白。

    白媚儿眯起眼睛,眼底划过两道寒芒。

    夜轻歌,有异常!

    轻歌紧抿着唇,起身,朝房内走去,“乏了,我去歇会儿。”

    “也好。”

    轻纱妖拉着扶希走出去。

    走了两步,轻纱妖见白媚儿还站着不动,便停下脚步,冷冷的道:“白姑娘,不要打扰轻歌休息。”

    白媚儿一愣,旋即讪讪道:“是。”

    三人离开房间。

    房内,轻歌坐在床上,垂下的轻纱妖遮住了盖在半边脸上的神秘面具。

    轻歌双手,狠狠攥着床板。

    月圆,之夜。

    她的精灵血脉……

    她的痛苦之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