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63章 跟我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面对兰无心的咄咄相逼,焚缺反而释怀了。

    斗篷之下的眼眸,嘲讽的看向梅卿尘。

    若说因为与夜轻歌成亲之事让兰无心憎恨梅卿尘,这会儿,血族神水的事,倒是让这两人冰释前嫌了。

    梅卿尘跟兰无心说,他痛恨夜轻歌,想要夜轻歌的命,才闹出这么一场,可他不仅在夜轻歌体内放了饮血针,还下了残毒,夜轻歌就算有九条命都活不了,除非有技艺高超的医师以及血族神水。

    说到这时,梅卿尘发现,神水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焚缺。

    兴许,他们知道是谁盗走血族神水了。

    “焚缺,你真让我失望。”兰无心脸皮抽动了几下,她站在焚缺面前,伸出手,狠狠扣住焚缺脖颈,瞳眸微微睁大,便见她咬牙切齿的怒吼:“你还是不是人,蓝儿卧病在床生死一线,你却心心念念着那个夜轻歌,夜轻歌该死,你为了她,不顾我们多年情谊,既然如此,那也休怪我下狠手,看来夜轻歌没死,那么,你就替她去死吧。”

    兰无心眼放凶光。

    月光之下,兰无心脸色白的吓人,嘴唇猩红,双眼犹如毒蝎,死死箍着焚缺。

    兰无心攥着焚缺脖颈的手渐渐收紧,焚缺感到了窒息。

    焚缺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卡在咽喉,化为一抹苦笑。

    虽说四人一同长大,可他一直感觉自己像个外来者,永远也无法融进去。

    “我的命,就算要拿,也是老祖宗来拿。”焚缺淡然自若,道。

    兰无心挑了挑眉,“哦?你是料定了我不敢杀你是吗,你这条命,我要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老祖宗那边,我会去请罪,我就不信,老祖宗会为了你一个野种,重罚我。”

    兰无心是个狠人,喜欢踩别人的痛处,活活揭开伤疤。

    焚缺眉眼藏在斗篷下,没人看的清他的脸色,只是此刻,他万分痛苦。

    野种。

    焚缺闭上眼,喘气加深。

    古树下,梅卿尘看了眼焚缺,皱紧眉头,双眼深处的两粒红点异常诡异。

    他忽然感觉头痛欲裂,不由抬起手,指腹轻揉太阳穴。

    看着焚缺这个样子,他有着变态的快感,可莫名其妙的是,他也不好过。

    他也不知怎么了,就像是有一双魔鬼的手,在操控他的心智。

    兰无心拽着焚缺脖颈力大无穷,直接将焚缺给提了起来,而后把焚缺摔在地上,一脚踩在焚缺小腹,卯足了劲。

    小腹传来的痛感,让焚缺下意识拱起身体。

    他无心反抗,心如死灰。

    他对这个世界已经绝望,话说回来,就算他堕入地狱,也无人会留恋他,至多来一些飞禽走兽,残忍地啃噬尸体罢了。

    斗篷盖在焚缺脸上,却露出了削尖的下巴和弧度完美的嘴唇,嘴角溢出一抹血的,冰雪一片白,如此望去,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竟有种凌虐的美感。

    兰无心恍惚。

    这么多年,她从未见过焚缺的容貌,儿时,焚缺便穿着不合身的黑袍,整个人都陷入昏暗中,像是来自阴间的黑白无常。

    不过,兰无心自小心狠手辣,若焚缺是黑白无常,那她便是主宰百鬼的阎罗王。

    兰无心想到焚缺为了轻歌盗走血族神水,甚至不惜远离他们几人,对危在旦夕的蓝芜不管不顾,兰无心就一肚子气,怒不可遏,她双眼突地猩红,浑身上下冒着暴戾之气,好似刑场上的刽子手,不停的朝焚缺的小腹踹去,一脚又一脚。

    焚缺身子颤了几下,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当然,他也无心挣扎。67.356

    他已经决定走向死亡,何必挣扎呢。

    焚缺的双眼,透过那奇异的斗篷,看向天上明月。

    临死前,他忽然想起在迦蓝见到夜轻歌时的场景,那年,她张扬高傲,轻狂不可一世,偏偏她还有骄傲的资本,从被千夫所指,到万民敬仰,这个过程上的辛酸,怕是只有她才懂。

    于她,焚缺不知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只知,他心驰神往,他羡慕夜轻歌的人生,那样精彩,有酒有肉,叱咤风云,这天,这地,这延绵万里的江山,皆在她运筹帷幄之中。

    正因为向往,才会靠近,才不希望她就这样含恨而死。

    兰无心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根铁棍,一棍棍,狠毒地砸在他身上,让他头破血流。

    焚缺苦笑,闭上眼。

    看啊,这是他曾经的朋友,如今,彼此仇视,面目可憎,恨不得将他剁碎了喂狗。

    死吧。

    就这样死吧。

    毫无意义的人生。

    野种什么都不配拥有,也不配让人在乎。

    一旦停止呼吸,他曾受的委屈,他那不为人知的故事,都将埋进坟墓。

    但,他若死了,兰无心绝不会好过。

    他的存在,很特殊。

    老祖宗得知此事,必会大怒。

    焚缺意识不清,迷迷糊糊,混混沌沌,朦胧间,他仿佛听到了一阵破风声,似乎来人了。

    “焚缺!”

    一道惊呼之音,好似初春雨露,让他清醒过来。

    是夜轻歌!

    焚缺费力的睁开眼,唇齿间,鼻下,都是鲜血浓稠的味道。

    她怎么来了……

    “夜轻歌。”兰无心收好铁棍,将满是血的铁棍插入积雪,虚眯起寒眸,冷冷的看向轻歌。

    轻歌身上系着厚厚的狐裘披风,无忧跟在她身后,两人看见焚缺这般惨不忍睹的模样,皆是心惊肉跳,又异常愤怒。

    轻歌双手轻攥。

    焚缺为了她,才受这无妄之灾。

    焚缺身下的积雪,被血给染红。

    轻歌白发披散在肩前,脸色苍白,身体羸弱,她半跪在地上,握住焚缺的手,却摸到了鲜红血液。

    焚缺好半天过去,才看清轻歌面容,虽然想责怪她不爱惜身体,可更多的是感动。

    “跟我走。”轻歌道。

    “咳……咳咳咳……”

    焚缺侧过身,剧烈颤抖,趴在雪地,吐出了一堆血。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咳完之后,焚缺大口喘气,许久,焚缺虚弱一笑,说:“好。”

    轻歌抿唇,想要把焚缺扶起来,无忧见此,过来帮忙。

    无忧扶着焚缺。

    “走吧。”轻歌淡淡的道。

    三人即将离开。

    “站住!”兰无心眼瞳瞪大,手中铁棍,砸向轻歌脊背,毫不客气。

    轻歌背对着兰无心,面色阴寒,双瞳之中,闪过一道碧绿之光,妖冶,可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