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56章 隔山隔海的三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赤羽紧张的坐在旁边,仔细观察着血液流动的痕迹,不肯放过一丝一毫。

    这是个严谨的过程,容不得差错。

    见一切都很正常平稳,赤羽松了口气,他走至炼丹鼎炉前,将各种珍贵药材拿出来,为轻歌炼制丹药、药剂。

    虽说东陵鳕的血液适合轻歌的身体,但毕竟东陵鳕曾吸食炼化过冰魄,身体内流的血,含有浓郁的冰元素,而轻歌遭受了取血之痛,正是身子骨弱的时候,多多少少也会排斥东陵鳕的血。

    赤羽要炼制的丹药,具有能够稳住轻歌身体,以及可以融合血液的功效。

    赤羽炼制丹药时,聚精会神,目不转睛,专心地操控着精神之火,熟稔地将药材放入鼎炉之中。

    此时,静谧的屋内响起女子的哀嚎。

    沉睡昏迷的轻歌,宛如被逼入绝境的羔羊,微微张开嘴,仿佛野兽般痛苦低吼着,消瘦的身体止不住一阵阵发颤。

    注入新鲜的血,对于她来说,万分煎熬。

    东陵鳕唇色发白,眼神迷离,他身体内的血正在一点点的流失,他侧着头,看着轻歌,面带微笑。

    他愿意为她流干所有的血,哪怕万劫不复。

    可听着那哀鸣之声,东陵鳕格外心疼。

    这将近三年的时光,他陪她一同走过,知道她受的所有委屈,知道她吃了多少苦才熬到现在这个位置,知道她挨了多少骂才有了今日的万民敬仰。

    东陵鳕本以为,终于熬出头了,可等待着她的,是漫漫长路和无尽的荆棘坎坷。

    东陵鳕想攥紧双手,却使不上力。

    最终,东陵鳕闭上眼,陷入自己的世界,尽量不去听轻歌的声音,他怕遏制不住。

    赤羽在炼丹时,听得轻歌的哀鸣,心神恍惚,精神之火失控,朝赤羽的脸庞喷去,赤羽双眸紧缩,及时反应过来,控制好精神之火。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赤羽才将各种丹药和妖姬炼制好。

    他起身,擦了把脸上的汗,走到榻子边沿,仔细观察着轻歌的情况。

    轻歌似是累了,连叫唤的劲儿都没有,她穿着单薄的衣裳,倒在榻子上,浑身都是汗,四十九根被血染红的针,分别扎在她体内的各个部位,银针的另一端,连着红水晶。

    换血的过程,持续很久,足足三个时辰。

    此时,天已经黑了,然而,现在还不是结束。

    赤羽用特殊手法,将水晶取下,再摘掉轻歌身上的银针,将一瓶淡蓝色药剂,倒在轻歌身体上。

    赤羽努力瞪大眼,眼前景象模糊,他体力透支,险些就坚持不住。

    赤羽深吐了口气,他拿出方才炼制的丹药,喂给东陵鳕。

    换血过后,东陵鳕身体异常虚弱,就连张嘴说话都是奢侈,不过,服用赤羽的丹药后,东陵鳕倒是恢复了一点元力。

    “如何?”东陵鳕打开双眼,看着赤羽,问。

    即便他自己的身体状态很糟糕,他关心的,依旧是那个叫做夜轻歌的姑娘。

    “现在还不清楚,如果轻歌天亮之前没有醒来,就危险了。”说至此,赤羽叹了口气。

    曾在迦蓝学院,初见她时,赤羽的双眼聚满了光,彼时,她张扬轻狂,内敛嚣张,哪怕得罪人无数,在四面楚歌的险境下,也能杀出一条血路,笑傲天下。

    赤羽竭尽全力,想让她恢复往日光彩。

    她可是高高在上的四国王,她不能就此倒下。67.356

    她若想活着,即便是阎罗王,也不能收了这条命。

    赤羽想到门外三人,当即走了出去,说明轻歌的情况。

    此刻,正值深夜,扶希三人,毫无困意。

    了解轻歌的情况后,三人走进屋内。

    轻歌与东陵鳕躺在榻子上,东陵鳕的状态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不过比轻歌清醒罢了。

    轻纱妖在榻子边沿坐下,握住轻歌的手,轻声喃喃着,“轻歌,看到了吗,这么多人在等着你,你可一定要醒来,日后我有了娃娃,还要你来取名呢。”

    说到最后,轻纱妖有些哽咽,她眼圈微红,情绪颇为起伏。

    轻纱妖闭上眼,缄默。

    无忧站在一侧,身材颀长,他看了眼轻歌,转而背过身,朝外走去。

    无忧打开窗,一阵冷风灌了进来。

    无声,胜有声。

    扶希趴在榻子前,睁大眼睛看着轻歌透白的脸,她看起来那么虚弱,惹人怜惜心疼。

    “姐姐,姬王还在等你,你还要去妖域呢,你是不是忘了跟他的承诺?”扶希说:“你不能让夜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若是出事,夜爷爷会很难过的。”

    提及此,轻歌手指,微微一动。

    然而,仅此而已。

    扶希趴在榻子上,说了许多刺激轻歌的话。

    可,眼见天渐渐亮,轻歌毫无苏醒的迹象。

    屋内几人,都快坐不住了,着急了。

    外面,透露出微微晨光。

    扶希与轻纱妖对视一眼,皆是保持沉默。

    也就在这时,妖域,放逐之地。

    姬月坐在书房,看着属下递上来的各种资料,突地,他将一桌的东西掀掉,摔在地上。

    姬月抬起手揉着太阳穴,眉头紧紧蹙着。

    一瞬间,他心烦意乱,头痛欲裂。

    也不知为何,心里传来撕裂之感。

    这间书房,四周都挂着轻歌的画像,美人姿态,一颦一笑,是道不明的风骨韵味。

    书房的门,被人推开,帝九君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他将茶杯放好,而后把地上的东西都捡起来,疑惑的问:“这是怎么了?”

    姬月靠着椅背,微微喘着气儿。

    “出去。”姬月道,语气间甚是暴戾。

    帝九君甚是不解,看了眼姬月,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帝九君离去不久后,姬月感到窒息,无法呼吸。

    他站起来,走到一副轻歌的美人图前,伸出手,动作轻柔地抚摸着画中美人。

    三年,隔山隔海的三年,他等不及这蹉跎的时光。

    他恨不得就此飞去四星,与之长相厮守永不分离,只一眼,便天荒不老。

    可他不能。

    她也不能。

    他与她,为了彼此更近一点,付出了太多,太多。

    “等我。”

    男子唇瓣翕动,吐出两个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