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53章 迫在眉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快进来。”东陵鳕看见赤羽到来,彻底松了口气。

    虽说轻歌身受饮血针的毒害,但他相信,赤羽有起死回生的本领。

    “她在哪?”赤羽问。

    东陵鳕抿唇,没有说话,却是转头望向朝躺在床上的虚弱女子,赤羽循着东陵鳕的视线看过去,眉头狠狠皱着,当即严肃起来,只一眼,赤羽似乎就已经深入了解了轻歌的情况。

    “饮血针吗?麻烦了。”赤羽感到有些棘手。

    东陵鳕满眼担忧。

    赤羽朝轻歌走去,“让我先看看她的情况。”

    赤羽走至床边,坐下,打开背着的行李,拿出一枚赤红丹药喂给轻歌,丹药入口即化,片刻后,便见轻歌嘴唇发黑。

    “怎么样?”东陵鳕问。

    赤羽摇头,“她体内的血,都是死的,不能维持生机,这样下去,连心脏都会停止跳动。”

    闻言,东陵鳕眸光一闪,四肢发软,他悄然扶住桌角,用尽力道撑着,这才不至于摔倒。

    若连赤羽都这么说,那轻歌必然是凶多吉少。

    夜轻歌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不敢想象。

    一瞬间,东陵鳕脸色白的吓人。

    轻纱妖扭头看了眼东陵鳕,此刻的东陵鳕,仿佛没了信念,心如死灰,憔悴不堪,轻纱妖眼眸转动,面朝轻歌,看着她,心里暗暗祈祷着。

    有这么多人关心,可不能有事……

    “有没有可以解决的办法?”东陵鳕问。

    “有一个非常冒险的法子。”赤羽道。

    “继续说。”

    “换血!”

    换血!

    东陵鳕双眸虚眯起。

    赤羽看了眼轻歌,道:“轻歌体内的血都已被污染,唯有将这些血抽掉,再灌入新鲜的血,才能换得一线生机,不过……”

    “不过什么?”无忧问。

    “需要活人体内三分之二的血。”赤羽道。

    “我的可以吗?”无忧焦急的出声。

    “还不确定。”赤羽走至桌前,拿过一个茶杯,“得让我看看你的血与轻歌适不适合。”

    无忧二话不说就伸出手,放在茶杯上,另一只手的指甲尖锐如刀剑,在手腕处一划,鲜血流了满满一杯,最后,轻纱妖递给无忧一张帕子,无忧接过帕子,捂住伤口,看向赤羽。

    赤羽也不曾想到,无忧会如此果断。

    便见他从药箱里拿出一根银针,轻扎了下轻歌眉心,而后放入茶杯中,银针变成了深紫色,无忧脸色骤然一变,他端起茶杯,放在面前,微微一闻。

    赤羽眼中,极速的闪过一道电光。

    赤羽放下茶杯,道:“不行,你是圣兽,若把你的血放入轻歌体内,只会害死她。”67.356

    “当真不行?”无忧不甘心的再问了一遍。

    赤羽摇摇头。

    人类的身体,怎能容纳魔兽的狂暴之血?

    当然,赤羽不知道的是,轻歌,至多只能算半个人类。

    “我的呢。”轻纱妖连忙问,不等赤羽说话,就在手上划出一道伤口,再将盛满血的茶杯放在赤羽跟前的桌上。

    扶希爬上桌子,试图掀开衣袖。

    轻纱妖皱眉,连忙阻止扶希,“你小,不要胡来。”

    扶希眨了眨眼睛,棕色的眸子竟是格外好看,他看了看轻纱妖,又望了望赤羽,最终,目光落在轻歌身上,许久过去,扶希失落的垂下脑袋,道:“我也想救姐姐,哪怕以生命为代价。”

    小孩的嗓音有少许的青涩和稚嫩,却不知怎的,让屋内众人,皆是心头一酸。

    轻纱妖看着扶希,心里甚是欣慰。

    兴许,夜轻歌是幸运的,身边有这么一群,生死不弃的追随者。

    赤羽笑了笑,伸出手,捏了捏扶希的脸颊,道:“你还小,你的血,并不能救她。”

    “那怎么办?”

    扶希抬起头,好看的眸子里,盛满了泪水,他咬着唇,不让眼泪掉下来,直到把眼眶憋的通红。

    赤羽看着扶希,被那样的眼神给震撼到。

    在玄月关时,赤羽也跟扶希有过接触,那时,他只当赤羽是个非常成熟偶尔任性的小孩……

    赤羽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他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只能尽力而行。

    赤羽再拿出一根银针,放在轻纱妖的血里,银针针尖闪过一点寒光,赤羽继而摇头。

    “不行吗?”轻纱妖无比的失望。

    正常来讲,放掉三分之二的血,此人也异常危险。

    可这些人,从未想过自己,一颗心,也全都放在轻歌身上。

    赤羽道:“轻歌身体异于常人,体内有许多元素,这些神秘力量,早已与鲜血骨骸融合,别人的血,都会被她的身体排斥。”

    “那怎么办?”轻纱妖焦急万分。

    “让我来试试。”东陵鳕道。

    轻纱妖看了眼东陵鳕,犹豫片刻,才道:“可你的身子……”

    东陵鳕身体内外,都是玄冰,他的血,也是冷的。

    这样的血,怕是也会被轻歌排斥吧。

    若是如此的话,那夜轻歌就危险了。

    轻纱妖攥紧双手,咬着唇,看向安详地躺在床上的轻歌。

    她已经是夜无痕的女人,是夜轻歌未来的嫂子,若夜轻歌丧命在冰谷,她如何跟夜无痕交代,此生也无法释怀。

    可以说,夜轻歌的出现,就像是一道光,照亮了她黑暗的世界,给她带来希望,让她的人生,纷然多彩。

    无论如何,她都要让夜轻歌好起来。

    就算一命换一命!

    赤羽看了眼东陵鳕,皱起眉头,他身为炼丹师,不太相信,东陵鳕的血,会被轻歌的身体接受,可如今,他毫无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东陵鳕的血,装了一茶杯。

    当东陵鳕割开手腕时,血液内衍生出的寒气,让本就冰冷的屋内,温度再次不可思议的下降。

    赤羽等人,都颇为失落。

    这样的血,无法与轻歌的身体融合。

    赤羽拿出一根银针,在轻歌眉心扎了一下后,放入东陵鳕的血液里,银针没有变色。

    赤羽眸光一闪,他不可置信的看了眼东陵鳕,转而再换一根银针,周而复始,淌过血液后,银针依旧没有变色。

    “怎么样?”东陵鳕紧张的问。

    其他三人,也都齐齐看向赤羽。

    赤羽的答案,关乎轻歌的性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