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7章 吾名月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撕裂的痛,从脑子开始蔓延至轻歌全身,轻歌身体痉挛着颤抖着,半晌过去,一望无际的黑暗之中,少女的双眼蓦地睁开,犀利锋锐如出鞘宝剑。

    寒芒起,雷霆现。

    轻歌爬了起来,如蛰伏的豹子般警戒的瞪着周围,万籁俱静,天地无声,四下里,落针可闻。

    爬起来的动作幅度有点大,撕裂开了身体上的伤口,轻歌不由的吸了口冷气,朝四周看了看,眉头紧蹙。

    周遭什么都没有,甚至连空气都很凉,朦胧间,轻歌依稀能看清缭绕痴缠的墨色烟雾。

    日月、天地、万物……

    没有,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的就像是被遗弃在宇宙里无人问津的空间,百年孤独百年荒芜。

    这般看着,轻歌头皮一阵发麻。

    身体上伤口的痛感传遍全身,她知道这不是梦,但她知道,她还活着。

    之前昏死过去时,她看见了人形状态的姬月,想到姬月没死,轻歌脸色不由的浮现了一抹浅浅的笑,福至心灵,盛满眼底。

    脚步声响起,黑暗空间里满身伤痕的少女挺直脊背,沉稳的朝虚无探索前进。

    走了许久,轻歌许是有些累了,她停下脚步,有些迷惘。

    她实在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就如同当初她想不通为什么会重生异世一样。

    轻歌垂头,漫不经心的一瞥却在头发上看见了一些银丝,不知不觉,发尾竟是全白了,她蓦地抬眸看向天空,突如其来的大雪让她戳手不及,一种荒凉之感由心而生,让她无力,让她害怕。

    黑夜、白雪还有朝前匍匐爬行的少女。

    少女三千青丝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一双清潭般的瞳孔,起先是惶恐慌张的,慢慢的,也就波澜不起了,像是习惯了时间的流逝,王者的寂寞。

    轻歌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的盘腿坐下来,直到如今,她才算有了点头绪。

    姬月既然能活下来就意味着炎魔血狼会死,炎魔血狼是月蚀鼎的守护兽,它死后,月蚀鼎自然会出世。

    如若她所料不错,她此刻正在月蚀鼎内。

    她盘腿坐在月蚀鼎内坐了很久,大雪覆盖在她身上,成了一尊冰雕。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不知万物如何生长,不知绿柳秋波山清水秀,只是这漆黑的空间在某一刻好似定格了,坐化成冰雕的那人突然睁开双眼,覆盖在身上雪以及凝结成的冰全部爆裂,纷然如火飘洒在天地间。

    银白长发,漆黑双瞳,削薄的唇猩红如血,她勾唇冷冷一笑,望着无尽东方,声音清冷,道:“过来吧,我带你出去。”

    回应她的是深深寂寥,轻歌也不恼,半晌,轻微的呼吸声响起,东面的方向一个小女孩从阴暗处走出,女孩看起来约莫十一二岁,碧蓝的眼睛大得惊人,一头金色的卷发如瀑布般披下,她穿着黛绿色的长裙,下半身是蓬起的,到处都是黑暗,唯有她在的时候有一点莹白的光。

    仿佛是欧洲上世纪宫廷内走出的公主,肤如凝脂面若娇花,美得不似人间物。

    女孩小跑至轻歌面前仰望着轻歌,脑袋朝一边侧过去,煞是可爱,声音也甜如泉水,“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

    轻歌笑而不语,只是朝女孩伸出手,修长细腻的手,比以往更加的白了。

    女孩望着自己面前的手,眨了眨眼睛,许久,才笑了笑,把粉嫩的手放在轻歌手上。

    轻歌牵着她,朝没有冷风也没有白月光的黑暗中走去,步履缓慢,三千青丝飘扬间与女孩的金色卷发交织在一起,似远古而来的风帆。

    轻歌也不知道她在月蚀鼎里呆了多久,没有饥饿也没有寒冷,有的只是绵延数千年的孤独,直到满头青丝被银白覆盖。

    这么久,她一直能感受到这个空间内还有一个生命,她明白,那是月蚀鼎的器魂。

    月蚀鼎不仅仅是件灵宝,它是灵器,因为它有生命力,有器魂。

    此时,凤凰山上已然过去了三个昼夜,山上的众人都吃着空间袋里的干粮,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疲态,却又不敢懈怠。

    “老大,无名姐怎么还没出来?”虎子看着穹宇之下的黑洞,担心的问道。

    屠烈云皱了皱眉,道:“传承需要七天,若是出不来,救意味着考验失败,而失败的代价是……”

    顿了顿,屠烈云欲言又止。

    “代价是什么?”虎子问。

    “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说话的人正是梅卿尘,梅卿尘靠着一匹骏马,他眸光冷淡,比起以往的温和,少了点儒雅,多了些寒凉。

    虎子打了个冷战,眼里的担心越发的浓郁,“怎么办,无名姐能不能熬过去。”

    “虎子,要相信你无名姐。”明日香道。

    虎子看着明日香,紧抿着唇,点了点头,却还是止不住担心。

    另一侧,姬月慵懒的眯起眼睛,眸光淡淡的自被黑洞笼罩的天空上扫过……

    夜轻歌,就这样死了可不是你的风格……

    而轻歌和女孩这时候正牵着手走过春夏秋冬,冰川河流,或是有清风扫过,或是有雷声阵阵,两人就像是创世纪的使者,素净幽然,走过重重,直到一点蓝光出现。

    “我怕。”

    女孩退缩了,她停下脚步,碧蓝的眼无辜的看着轻歌,那是不染尘埃的纯真,难得稀有。

    “乖。”

    轻歌伸出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道:“月蚀,我会保护你的。”

    月蚀望着轻歌的双眼,眸里的害怕逐渐褪去,她点了点头,与轻歌一同跨过那道蓝光。

    在蓝色的光雾中,月蚀的身体开始扭曲,成了一个迷你型的鼎炉,鼎炉四角有蟾蜍,镶嵌着蓝宝石,周身金色,如黎明出现的一轮旭日。

    轻歌嘴角勾勒出一抹浅笑,她闭上眼,三千银发柔顺扬起,背后燃烧着紫红色的火焰,眉间的血魔花泛着妖冶的红光。

    她张开嘴吐出一口精血,精血落在月蚀鼎上,却见月蚀鼎的鼎盖上印上了一道血滴。

    “器之有灵,吾名月蚀,不生不灭,不死不休。”

    仿佛是来自太古的声音,穿透了时光和白驹,经年累月之后在这虚无的空间里响起。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