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49章 白骨如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浮生境侍卫们的尸体堆积如山,白骨累累,空气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对此,轻歌连眉头都不愿皱一下,无情冷漠的让人害怕。

    再多的侍卫蜂拥而来,最终下场逃不过一死,变成无比冰冷的尸体,躺在血迹里,

    无人能够阻拦她。

    杀戮血狼与绛雷蛇的凶悍,震撼住了满堂宾客。

    轻歌依旧穿着那猩红的衣裳,长的披风曳地,自血流中淌过,三千柔顺白发披散在脸侧,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将白发微微撩起,彻底露出那张妖孽绝色的脸,面色惨白如纸,唇却红的可怕,像是抹上了人血。

    轻歌的小手,依旧抓着东陵鳕的衣袖,像是无家可归的绵羊,遍体鳞伤,却百折不挠,绝不屈服,东陵鳕的袖子,被她的指甲扯断,尖锐指甲深陷进掌心皮肉,血液染红了荼白的华服,像是在冬日极致盛放的一朵朵梅。

    东陵鳕看了眼轻歌,异常心疼,只能抿着唇,怜惜的望着。

    他那么的了解夜轻歌,又怎会不知她此刻的痛苦。

    究竟是怎样的痛,才能让钢筋铁骨的她,无法承受?

    东陵鳕痛恨梅卿尘,他那么宝贝的人儿,梅卿尘竟敢如此对待?

    轻歌脚步顿住,再也不能往前走,饮血针,蠢蠢欲动,像是有无数纤细尖锐的针,顺着她万千毛孔,刺入身体中,痛感,由一处,开始疯狂扩散,那种酥麻入骨疼痛不已的感觉,当真是让人死生不如。

    轻歌脚步趔趄,险些摔倒,被东陵鳕扶住。

    轻歌抬起头,与之对视,看见了东陵鳕眼底的浓浓担心。

    “我没事。”轻歌苍白虚弱一笑。

    怎么可能没事!

    东陵鳕紧皱着眉头,却是一言不发。

    他能做的,只有拼了命的保护她,仅此而已。

    喜宴大院的那扇门,距离她,仿佛近在咫尺,可她的腿有千斤重,迈开一步都是奢侈。

    犹如万千蚂蚁啃噬骨肉的痛,深入肺腑,轻歌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好似被抽干,双眼弥漫出一层猩红血雾,她等着前面,手狠狠地攥着东陵鳕的衣袖。

    此时,东陵鳕是她唯一的救赎。

    轻歌颤然抬起腿,慢步往前走,每一步,都竭尽全力。

    梅卿尘站在她背后的不远处,望着艰难而行的轻歌,嘲讽嗜血的笑了。

    他的眼,闪耀着猩红的两粒光。

    梅卿尘快步走至轻歌面前,拦住了路,杀戮血狼和绛雷蛇,凶狠的瞪着他,不过,梅卿尘不是那些侍卫,不惧两头魔兽。

    梅卿尘看了眼绛雷蛇,笑道:“小蛇貌似大了许多。”

    绛雷蛇铜陵般的眼,冷冰冰。

    可以说,绛雷蛇是轻歌最早收服契约的魔兽,陪伴在轻歌的时间最长,它虽不能幻化人形,实力也并非最强,但它见识了轻歌那一段黑暗的日子,以及最为荒唐的青春。

    可惜,梅卿尘负了她。

    从此往后,绛雷蛇也恨起了这个男人,哪怕梅卿尘曾在西海域,温柔地抚摸过他的脑袋,给他喂食。

    然而,那又如何?

    梅卿尘见绛雷蛇丝毫不给面子,不怒反笑,最后,他的视线在轻歌身上流转。

    东陵鳕往前走了一步,站在轻歌面前,微微挡住轻歌,戒备的看着不怀好意的梅卿尘。67.356

    “东陵兄,这里是冰谷,可不是东陵国,有些事,不是你能够管的,梅某人奉劝你最好立刻消失。”说至最后,梅卿尘眯起眼,杀意,彻底绽放,毫不掩饰!

    东陵鳕淡然如初,面色不变,“梅境主,你这般,与强抢民女的贼人,有何区别?我再说一遍,四国王是公子姬的未婚妻,也是我东陵鳕的红颜知己,此事,我非管不可,若梅境主非要拼个鱼死网破,我不介意让冰谷就此灭亡。”

    东陵鳕一向与世无争,心地纯善,尤其是东陵的百姓子民,皆是爱戴他。

    换而言之,即便拿刀杀人,他也能保持优雅,就算鲜血溅在他的脸上,他依旧不染尘世。

    梅卿尘看着东陵鳕,突地哈哈大笑,他肆无忌惮,上下扫视打量着东陵鳕,许久过去,凝眸,讥讽的道:“灭亡冰谷?东陵国王还真是好大的口气,梅某人势必奉陪到底。”

    说至此,梅卿尘看向轻歌,神色诡异,伸出手,开口道:“夫人,再晚点,就要错过及时了,可别让我久等。”

    他的眼神,那么血腥。

    轻歌与他对视,淡漠,片刻,轻歌嘴角裂开一抹残酷肆虐的笑。

    “梅境主,你的夫人姓蓝名芜,此刻怕是已经病入膏肓,梅境主不过去看看吗?兴许还能见上最后一面。”轻歌道。

    从焚缺的口中,轻歌得知蓝芜的情况,非常糟糕,半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就吊着最后一口气活着,随时随刻都会死去。

    梅卿尘见轻歌心意已决,完完全全癫狂。

    他往前走动,步步逼近轻歌。

    东陵鳕拦着梅卿尘。

    “给我滚开。”梅卿尘斜睨着东陵鳕,仿佛是野兽的化身,嗓音低沉愠怒。

    “梅境主,该滚的那个人,是你。”

    东陵鳕轻描淡写的道,脸上浮现温和的笑。

    似乎,哪怕到了九死一生的时刻,东陵鳕还是一如既往。

    就算化作骨灰,他那一双忧天下的眸子,也绝不会让人忘记。

    闻言,梅卿尘的脸扭曲狰狞,他微微转动脖颈,便见脖颈处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大白日听来,也是毛骨悚然。

    “很好!”

    两个音,从梅卿尘牙缝里迸出。

    四周宾客只见,梅卿尘脸上的血纹弥漫全身,那双眼睛猩红如血,他的嘴唇,殷红可怖,指甲生长,锋锐如刀剑。

    便见梅卿尘猛地伸出手,扣住了东陵鳕的脖颈,一把将东陵鳕高高提起。

    至此,梅卿尘看向夜轻歌。

    “夫人,跟我走,乖……”说话时,梅卿尘竟是温柔如诡谲。

    轻歌抬了抬眸,那双深邃漆黑的瞳眸,犹如冰雪落在纯粹的黑曜石上,明晃晃似两把刀子,扎进梅卿尘眼球。

    轻歌面无表情,宠辱不惊,犹如看客,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这一幕。

    突地,梅卿尘发出一声低吼,他惊恐的看向东陵鳕。

    这时,轻歌笑了。

    梅卿尘,未免也太低估东陵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