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46章:他不要我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段时日,自玄月关一事后,除了风极一时的轻歌威名远扬外,东陵国王东陵鳕也让人刮目相看,据说,当日,在玄月官城门外,他敢挑衅落花城城主的威严,貌似,城主对他甚是忌惮。

    天穹之上的,不过是血族老祖宗幻化出来的一个光影,即便如此,那光影之中,依旧蕴含着强大可怖的力量,让人不敢抗拒。

    血族,那神秘之地,奢华庄严,冷清血腥的宫殿内,老人手持蛇头拐杖,眼神阴狠,站在一面圆形镜子前,镜面浮现猩红光团,红光内,倒映出冰谷浮生境喜宴之景,画面放大,那是轻歌和东陵鳕的身影。

    老祖宗虚眯起眼,握着蛇头拐杖的手,不由加重了力道。

    “这小子,难不成真是上古东陵的后人?若是如此的话,那他岂不是诸神天域……”血族老祖宗自言自语,话尚未说完,便被身旁一人打断。

    那是一名侍卫。

    他看见镜面里的东陵鳕,道:“老祖宗,这是四星的东陵国王,我听说,就连落花城城主,都忌惮他,也不知为何……”

    “此言当真?”老祖宗眼光一闪。

    “属下所言,句句属实。”血族侍卫道。

    老祖宗紧抿着唇。

    看这东陵鳕的架势,誓死护住夜轻歌……

    世人,皆是欺软怕硬,哪怕是威名赫赫的血族老祖宗,也不例外,他绝不会做对血族不利的事,东陵二字,事关重大,牵扯诸多。

    他也不是非要夜轻歌的命,只是兰无心设计,他正好有要开拓的野心,再加上极北之地夜轻歌触及他的怒火,他便顺水推舟,拿夜轻歌开刀罢了。

    不过,现在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权衡之下,老祖宗做出了让步。

    冰谷。

    苍穹上,老祖宗光影,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上,并未有过多的表情,他微微皱着眉,周围的空气仿佛都稀疏了许多,四周宾客们,渐渐感到窒息。

    他们都清楚,那个老人,不好对付,不可思议的强大。

    轻歌垂眸,她能看到东陵鳕翻飞的袍摆,以及绣在袍摆上的荼白海棠。

    东陵。

    这个姓氏背后,究竟掩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上古东陵?

    的确,上古一族的东陵,着实强大,闻风丧胆,可莫忘了,距离上古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千千万万年,上古东陵这四个字,难道真的能威慑住血族的老祖宗吗?

    轻歌不相信。

    上古东陵四个字之下,一定还有其他秘密。

    轻歌无心得知,只是,她担心东陵鳕。

    此生,她亏欠东陵鳕太多。

    太多……

    冰谷,一向大雪纷飞,可现在的冰谷,比往日还要冷些。

    轻歌知道,最冷的,是东陵鳕的身体。

    “夜轻歌,饮血针一事,的确有颇多疑点,老朽会重新考证,再作打算。”天穹,传来老祖宗的嗓音。

    片刻后,光影逐渐消失,变淡。

    飞檐下,兰无心听到老祖宗的话,双眸陡然紧缩,“什么?老祖宗这是什么意思?”

    “老祖宗似乎很忌惮那个叫做东陵鳕的。”极北女王道。

    “东陵鳕?东陵鳕算什么,这天底下,还有老祖宗忌惮的人?夜轻歌,这次算你踩了狗屎运。”兰无心咬牙切齿。

    本以为今日能让夜轻歌彻底跌入泥潭,谁知世事瞬息万变。

    一个东陵鳕,就让她前功尽弃。

    好在,这场婚礼也无法进行下去。

    “蓝儿心地善良,不是夜轻歌那等心如蛇蝎之辈能媲美的,蓝儿从不沾血,那这种妖魔鬼怪,就让我来铲除。”兰无心脸上浮现诡异的笑,她冷冷的看着站在宾客之中的夜轻歌,视线往后移,最终落在梅卿尘上。

    哪怕错全在梅卿尘,也只能由夜轻歌一人承担。

    谁让她是夜轻歌呢。

    “无心,外面怎么这么热闹?”温软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一道纤细曼影扶着长廊栏杆徐徐走来。

    蓝芜咳嗽了几声,眼神迷茫的扫向四周。

    当她看见身着喜袍的夜轻歌和梅卿尘时,蓝芜眸子微微睁大,双肩不断颤抖,似是不可置信般,蓝芜抬起手捂着张开的嘴,踉跄后退了几步。

    “蓝儿!”兰无心震惊,转而怒问极北女王,“怎么做事的,蓝儿怎么出来了?”

    极北女王连忙跪下,“兰长老,一定是那几个侍女没有照顾好蓝姑娘。”

    “拖出去砍死。”兰无心牙痒痒,几个音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是。”极北女王应道。

    兰无心一个箭步走到蓝芜面前,蓝芜身子柔软无力,瘫倒在地,眼里蓄满了泪水,她靠在兰无心怀中,闭上眼,泪水源源不断流出。

    “无心,我好难受,好难受。”蓝芜哽咽着开口。

    兰无心将蓝芜横抱起,“乖,没事,我这就去找医师。”

    “阿尘要跟夜姑娘成亲了吗?”蓝芜弱弱的问。

    兰无心抿唇,默不作声。

    蓝芜把脸埋在兰无心胸口,细细的抽泣声响起。

    兰无心站在长廊,转头狠狠瞪着轻歌。

    轻歌如芒在背,察觉到异常,扭过头,与之对视,兰无心眼底的恨意,让人心惊。

    轻歌黛眉轻蹙,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

    兰无心咬紧牙关,许久,嗜血的笑了。

    此时,被兰无心抱在怀里的蓝芜,传来呓语:“无心,阿尘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怎么办。”

    蓝芜说话断断续续,有气无力,她的身子,尤为纤细。

    看着如此消瘦的她,兰无心的心好似都在滴血。

    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夜轻歌。

    终有一日,她要蓝芜受到的苦楚,让夜轻歌感受一遍。

    剥皮抽筋,不得好死!

    这,会是夜轻歌凄惨的下场,也是得罪兰无心的后果,如此代价,夜轻歌承受不起。

    极北女王抱着轻声哭泣的蓝芜,背对着轻歌,朝长廊尽头走去。

    极北女王连忙跟上。

    临走,消失在轻歌视野前,极北女王回头看了眼轻歌。

    她还是疑惑,那天看到的未来之景,究竟是真是假。

    她始终不相信,夜轻歌有那么大的能耐和本事,砍杀兰无心,扳倒血族。

    是的,一定是错觉。

    她必然是看错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