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44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仰起头,与之对视。

    时隔许久,这是她第二次看见血族老祖宗,哪怕只是灵气幻化出来的一个光影而已,其中所蕴含的可怖实力,足以震慑诸人!

    轻歌神色淡然,唇角勾起一抹笑,恰似满院花开,冬雪融化。

    聪慧如她,只一瞬便知这是兰无心的阴谋,水到渠成的一个阴谋。

    她与梅卿尘成亲,血族必然不会放过她,但梅卿尘已经打算好,血族老祖宗绝不会在今日挑事,只能说,兰无心暗中加快了进展罢。

    然,她不惧。

    当初她能当着血族老祖宗的面,废了兰无心,现在又怎么会怕了?

    苍穹之巅,老祖宗仔细端详打量着夜轻歌,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名满四星,哪怕是隐世的血族,也流传着她的话。

    上一回在极北之地,这个女人,的确让他感到惊艳,后生可畏。

    然,她还不配做梅卿尘的妻子。

    老祖宗一个眼神下去,诸多红衣男子,钻入宴会之中,将轻歌包围,一把把锋锐的剑,指向轻歌,就连空气,都如寒风般凛冽呼啸。

    满堂宾客,皆是惊慌失措,不知来者何人。

    “老祖宗,你这是……”梅卿尘皱眉,懊恼。

    他本想等生米煮成熟饭,成亲之事瞒着血族,老祖宗怎会如此之快得知?必然是有人通风报信,兴许还添油加醋说了一番。

    “把她带走,押入血族天牢。”老祖宗中气十足的浑厚嗓音,从天巅传来。

    无数把剑,在轻歌脖颈上交叉,冰冷利刃,提着那柔嫩细腻的肌肤。

    刀剑无眼,轻歌不敢随便动弹,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但她依旧从容不迫,淡然自若,微微一笑,慵懒地抬了抬眼皮,虚眯起眸子,隔着那刺眼阳光,看向老人。

    “魇,血族老祖宗的野心很大。”魇的精神世界,响起轻歌的灵魂传音。

    “何以见得?”魇问。

    魇虽说是经历过沧海桑田,是个有故事的人,但遇事总会焦虑,直到寄宿在轻歌体内,与轻歌相依为命,哪怕刀架在脖子上,却是能谈笑风生,脸色不变。

    “血族一向隐世,因饮血食肉,只能生活在黑暗,不出现在尘世,现如今,血族老祖宗亲自出现,当着诸多人的面提及血族,显然,他不甘于寂寞,不满足于此,希想要开拓血族。”轻歌淡淡的道。

    朝精神世界抛入灵魂之音时,轻歌眉眼含笑,望着老祖宗。

    血族老祖宗冷冷的看着夜轻歌,不得不说,夜轻歌是个很有气魄胆识的人,虽是女子,却不必那些七尺男儿差,可惜,是个短命的……

    老祖宗眼底闪过一道狠辣之色。

    兰无心着实派人在他身边说了许多,耍了些小聪明,再加上之前极北之地的事,让老祖宗对夜轻歌起了杀心。

    此时,魇听到轻歌的话,无比的震撼。

    倒不是震惊于轻歌对局势的分析,而是她身处险境,面对生死抉择,却能审时度势,临危不乱。

    “现在怎么办?”魇问。

    夜轻歌势单力薄,孤军一人,自然无法对抗有备而来的血族人。

    “不怕。”

    轻歌面颊浮现笑容。

    血族又如何,危险重重又如何。67.356

    怕什么?

    血族侍卫押着轻歌,无数长剑架着她走。

    此番若是被血族人来走,她自然没有好果子吃,等待着她的,将会是无边炼狱。

    “慢着。”轻歌原地不动,清寒出声。

    “带走。”老祖宗嗓音加重。

    血族侍卫一个个面无表情,见轻歌站着不动,刀剑往前,在轻歌脖颈处流下了细长痕迹,点点鲜红血珠,便从这细痕中溢出。

    轻歌目光漠然的扫视着血族老祖宗,红唇翕动,欲要说话,旁侧却是传来一道甚是熟悉的声音:“今日我倒要看看,谁敢把她带走!”

    刀剑覆盖,轻歌不敢扭头,转眸看去,便见身着荼白长袍的男子,徐徐走来,袍摆处的海棠花,似是盛放一冬,男子眼角一粒泪痣,眸色是缅怀苍生的忧郁,气质是与世无争的出尘。

    东陵鳕就那么孤身一人而来,许是没有盛气凌人,也没有暴戾无常,他就那样从大雪纷飞中走来,走到轻歌面前,心神一动,强大的精神力将包围轻歌的血族侍卫们掀飞。

    一个个全都倒在地上。

    东陵鳕垂眸,看着轻歌脖颈处的伤口,眼眸微微变了变。

    “你是何人?”老祖宗问。

    东陵鳕拱起双手,道:“东陵国王,东陵鳕,老祖宗,夜轻歌是四国之王,莫说无罪,即便有罪,也轮不到血族来管吧?血族要将人带走,岂不是说不过去?”

    “夜轻歌曾在极北,伤我血族长老兰无心,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血族老祖宗的眼,如鹰隼般锐利,盯着东陵鳕看。

    若是普通人,怕是不敢与之对视,那样的眼神,让人毛骨悚然,就连夜晚,都会被梦魇缠绕。

    “那血族兰长老,杀我北月上将,手段之残忍,该当何罪,又该如何处置?”轻歌忽然开口,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气势凛然。

    白鸿海,刘虎两位上将,活生生被兰无心弄成干尸,惨不忍睹,触目惊心,若非她逆境爆发,怕是夜青天都要被兰无心羞辱。

    此仇,不共戴天。

    既是不死不休,又怎会半路退缩?

    血族老祖宗又如何,血族兰长老又如何,杀她亲信之人,一个不留。

    奈何她现在的实力,不足以与血族抗争。

    等她羽翼丰满的那一天,便是血族灭族之日。

    轻歌脸上裂开一抹森然的笑,双眼如浓墨般漆黑,不知怎的,血族老祖宗看着那笑,竟是胆寒,心里隐隐发颤。

    想他血族老祖宗,血族的最高领导者,权威的象征,会怕了一个小丫头不成?

    真是天大的笑话!

    “夜轻歌,你魅惑梅卿尘,盗走我血族之宝,锁龙链,饮血针,罪不可恕,不容再说,将她带走。”血族老祖宗道。

    周围宾客,面面相觑,这血族,究竟是什么势力,什么来头,竟这般厉害?

    轻歌嗤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只怕,这就是兰无心的阴谋,锁龙链和饮血针本是梅卿尘用来桎梏夜轻歌的,却被兰无心倒打一耙,好计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