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39章 未来之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兰无心咧唇一笑,伸出手,似是想要接住茶杯,手往前的那一瞬,猛然拍掉轻歌手中的茶杯,茶杯落在地上,碎裂,茶水流淌一地。

    兰无心微微扬起下颌,冷冷的看着轻歌。

    轻歌垂眸,淡然如初,似乎,兰无心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

    兰无心如此恨她,又怎会与她合作,岂不是笑话。

    轻歌只是想试试罢了,兴许呢。

    不过,如今看来,兰无心比她想象的还要难搞。

    兰无心不蠢,应该清楚夜轻歌的不情愿,蓝芜又是病重,若兰无心与轻歌合作,解开锁龙链,消除这一桩婚事,岂不是一举两得?

    奈何兰无心戾气太重,誓死也不会这样做。

    她生来极端,怎会用温和的方式解决事情?

    “焚缺,出去。”兰无心突地看向焚缺,异常凶戾,那一双眼,闪耀着嗜血的杀意,慢慢变得猩红。

    焚缺皱了皱眉,每当兰无心欲要杀人饮血时,便是这样一副骇然的表情。

    然而,兰无心接下来却是不再理会焚缺,蓦地站起身,势如猛虎,电闪雷鸣之间,五指如爪,迅速扣住轻歌细嫩脖颈,尖锐指甲深入皮肉,甚至有红色液体溢出,闻到鲜血的味道,兰无心愈发癫狂,像是受到了某种致命诱惑,便见兰无心嘴角两侧,延伸出尖锐牙齿,像是生活在黑暗中最为古老的吸血鬼。

    “真香。”兰无心舔了舔唇,神色诡异。

    轻歌站着不动,至始至终面无表情,眸光凉薄清寒,漠然的注视着兰无心,脖子上都是血,远远望去,映着门外夕阳,有种凌虐的美感,尤其着一身红衫,如火纷然。

    兰无心脸皮抽动了几下,五指再度用力,似是想掐断轻歌脖子。

    兰无心满手都是血,她凑在轻歌耳边,道:“夜轻歌,世人都说你英勇,是至高无上的王,现在看来,你也就这点魄力,你难道忘了在极北之地,你父亲的部下,可是被我吸成干尸的,若他们得知你想跟我合作,岂不是死不瞑目?”

    极北之地的事,算是轻歌心底的一道疤,若是揭开,就万分疼痛。

    刘虎,白鸿海两位上将的死,轻歌从未忘记过。

    她与兰无心之间,注定隔着血海深仇,注定你死我亡。

    只有一人得以存活。

    焚缺焦急地看着这一幕,面对兰无心的攻势,轻歌连挣扎都没有,焚缺走过去,被极北女王拦住,焚缺怒意中烧,正要开口,便见静止许久的轻歌,伸出手,抓住兰无心手腕,双手一折,咔嚓声响起,直接让兰无心脱臼。

    兰无心倒吸一口冷气,手上的痛感,并未让她有过多反应。

    “兰无心,我会终结你,终有一天。”

    轻歌站在桌旁,面含微笑,淡然自若,笑望着兰无心,像是誓言和信仰。

    为了两位上将能够含笑九泉,她也得让兰无心陪葬,提着兰无心的头颅去祭奠英魂。

    兰无心自诩胆大,做事极端,心思毒辣,可此刻,与夜轻歌对视的刹那,她的心,仿佛堕入万丈深渊,在冰窟里沉浮,一股寒意,从心头衍生,朝四肢百骸疯狂蔓延。

    一时间,兰无心肝胆俱颤。

    极北女王站在一侧,瞳眸骤然紧缩,她看着兰无心,眼神迷茫,眼前景象产生迷雾,成了另外一幅画面。

    高山之上,夜轻歌手握着染血砍刀,疯狂追杀兰无心,夜轻歌红了眼,满脸都是血,兰无心浑身上下不知挨了多少刀,只知逃命,落魄狼狈。

    终于,兰无心跑不动了,跌在地上。

    夜轻歌缓步走到兰无心面前,残忍,喋血,弑杀,她蹲下神,拽着兰无心的头发,拖着明王刀,朝北月帝都城走去,所过之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痕,那是从兰无心身上流出的红色液体。

    两人走了很远很远,到了帝都城郊,抵达坟墓,夜轻歌把兰无心丢在地上,不知说了什么,最后,笑靥如花,双手举起刀,在兰无心惊恐的注视之下,一刀落下,身首异处,圆鼓鼓的头颅,掺杂着血液,滚向那片艳丽的桃花林。67.356

    夜轻歌红衣如火,她坐下来,长吁,从虚无之境,拿出断肠酒,仰头便喝,酒水喷了她一脸,洗涮掉脸上淋漓鲜血。

    画面模糊,转而又清晰。

    冰谷,宫殿之中,极北之地打了个寒颤,回过神来,再看向轻歌,眼神里充斥着不可置信。

    焚缺察觉到了极北女王的不对劲,眼神半眯起。

    “夜轻歌,你不要得意,接下来,才是你的噩梦。”

    “我们走。”

    兰无心转身就走,极北女王当即跟上。

    出了宫殿,树下,兰无心停住脚步,看向极北女王,“告诉我,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发现极北女王异样的不只是焚缺,还有兰无心!

    极北女王有些心虚。

    “说!”一个字,不怒而威,兰无心垂眸看了眼脱臼的手腕,眼神渐冷。

    极北女王吓了一跳,瞥了眼兰无心,而后壮了壮胆子,硬着头皮开口:“我刚才看到了未来之景,是关于兰长老你和夜轻歌的。”

    “哦?说来看看。”

    “夜轻歌死在兰长老刀下。”极北女王说谎了。

    适才看到的画面,她是万万不敢讲出来的。

    激怒了兰无心,可迟不了兜着走。

    与其如此,倒不如拍拍马屁。

    果然,听到极北女王的话,兰无心脸上浮现了笑,“夜轻歌必死无疑,全看我要她几更死罢了,走,去看看蓝儿怎么样了。”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那明天成亲的事?”极北女王诧异。

    “只要别让蓝儿得知此事受到打击即可,至于夜轻歌,敢跟梅卿尘成亲,下场必然凄惨,老祖宗不会放过她,先留着这条贱命,一下子就弄死,那可不好玩。”

    兰无心笑了笑,带着极北女王走出院落。

    宫殿内,焚缺翻出药箱,将药剂抹在轻歌脖颈伤口上。

    轻歌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镜子里折射的自己,就连锁骨处,都是血。

    似是想到什么,轻歌突地问:“血族为什么要收下极北女王?”

    极北女王身上是藏着什么秘密,还是她有某种潜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