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32章 争锋相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夜无眠。

    隔日,浮生境,这座城堡,格外安静。

    昨夜动乱,侍女们也都累了。

    梅卿尘好似也不再痛苦,恢复如初,只是蓝芜还在病危,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西宿宫,蓝芜躺在床上,脸颊苍白,毫无血色,近乎透明,她的双眼微微睁开一条缝,眸子里聚着水雾,看人模糊,没有焦距,空洞,清灵,医师跪在床边为蓝芜诊治,似是害怕什么,身体瑟瑟发抖,额上溢出了大量冷汗。

    医师下意识抬起手,抹掉额上的汗,突地,医师脊背被人狠狠踹了一脚,医师猛地往前栽去,两手撑地,左眼撞倒了桌角,鲜血飞溅出来,医师吃痛的喊出声,便见医师身后,兰无心又是一脚踹来,凶狠毒辣。

    “废物,连个病都看不了,还敢自称为医师?”兰无心面目狰狞,她俯下身,把医师给提了起来。

    医师吓得发抖,眼睛瞪大,惴惴不安,连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医师的窝囊样,兰无心就气不打一处来,凶猛地把医师如小鸡般丢到极北女王脚边,眉头皱了皱,道:“拖出去,剁碎了喂狗。”

    “是。”极北女王点头。

    医师的脸,刷的一下全白了,尤其是他的左眼,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然而,事到如今,医师在乎的是性命,他匍匐在地,像野兽般挪动四肢爬到兰无心身边,抱着兰无心的腿,仰起头,哀嚎:“这位姑娘,求你饶了我一命,我……”

    兰无心眼底闪过一道厌恶之色,她抬起脚,再一脚踹过去,直把医师的下颌骨给踹断了。

    砰地一声。

    医师倒在地上,四肢瘫软,动也不能动。

    这医师年纪有点大,哪里受得了这般折腾,精神上还饱受折磨,这一摔,昏了过去。

    极北女王便走上前,提着医师走出去。

    兰无心的狠,在血族时,她是见识过的,极北女王无论如何,也不想站在兰无心这种人的对立面,那简直就是永无止境的噩梦,哪怕只是想象一下,极北女王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可怕,恐怖,而这,便是兰无心。

    兰无心如同魔鬼般的存在。

    被极北女王提在手里的年迈医师,结局,注定悲惨。

    极北女王带着医师走后,西宿宫内只剩下几名侍女和坐在桌旁的焚缺。

    焚缺像个旁观者,看戏的人,默默观望着这一幕,不阻止,也不起恻隐心。

    兰无心瞥了眼一旁的侍女,几名侍女脸色一白,立马低下头,生怕惹她不高兴,也落得个凄惨下场。

    “都愣着干嘛,还不快去请医师来?”兰无心说,声音里是遏制不住的怒气。

    “是,奴婢这就去请。”

    几名侍女落荒而逃,离开西宿宫,却面面相觑,露出难色。

    蓝芜的病很难医治,冰谷本来就人迹罕至,荒芜的很,放眼整个冰谷,也没有多少医师,昨夜,请来了十几个医师,全都治不好蓝芜,结果不言而喻,不死也残。

    侍女们也很为难,现在去哪里找医师?

    仅剩的几个医师得到消息后,也都立马远走他方,离开冰谷,生怕丢了小命。

    侍女们叹气,只能尽力去请医师。

    这会儿,憔悴虚弱的梅卿尘走来西宿宫。

    昨夜的痛苦,他不想再经历第二遍。67.356

    醒来后,侍女告诉他蓝芜的事,梅卿尘心下一紧张,就马不停蹄的赶来。

    蓝芜若是出了什么事,恐怕他此生难安。

    梅卿尘进了寝宫,看见一道熟悉的背影。

    梅卿尘皱眉。

    兰无心听见脚步声,以为是侍女去而复返,正要开口,回头一瞬见是梅卿尘,怒气立马喷发。

    她快步走至梅卿尘身边,右手握拳,对着梅卿尘的脸颊就是一拳,梅卿尘身体弱的很,连连后退,退到焚缺身边,被焚缺扶住。

    梅卿尘看了眼焚缺,淡淡一笑。

    “蓝儿出什么事情了?”梅卿尘脸皮疼痛,抽动了下,问。

    “你还有脸问?”兰无心像是喷发的火山,再也阻止不了暴躁的情绪,她快步走到梅卿尘面前,双手提着梅卿尘衣领,竟是把八尺男儿给轻松提了起来,“你知道她身体不好的,还敢做出让她不高兴的事来?梅卿尘,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我信任你,把那么好的姑娘交给你,你呢,你竟然去勾搭夜轻歌那小贱人,我看你就是瞎了狗眼。”

    兰无心怒吼。

    “放开。”梅卿尘渐渐也不耐烦了。

    兰无心嗤笑,果然放开了梅卿尘,不过她接下来的行为,震惊了西宿宫的所有人。

    啪——

    兰无心一巴掌,措不及防地打在梅卿尘脸上。

    梅卿尘目光闪烁,怔愣在原地。

    焚缺从椅上站起来,皱眉,抿唇。

    极北女王是个局外人,宫殿内,她身份最低。

    梅卿尘脸上的掌印,特别清晰。

    梅卿尘怒了,他迅速扣住兰无心的脖颈,五指收拢,双眼猩红,整张脸都密布着血色纹路。

    “阿尘……”一声小小的呓语,如同清水,浇灭了梅卿尘的怒火。

    梅卿尘往后看去,脸上的血纹慢慢消失。

    蓝芜虚弱的躺在床上,饱受折磨,尤其痛苦,秋波般的眼,凝望着他。

    顿时,梅卿尘泄了气,他松开兰无心,走到床边坐下,握住蓝芜的手,担心的问:“你怎么样了?”

    蓝芜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有点冷,有点困,咳……咳咳……”

    说到后面,蓝芜剧烈咳嗽,咳出一口血。

    梅卿尘慌了神,手忙脚乱。

    兰无心揉了揉脖子,还想针对梅卿尘,见此,也白了脸,“人呢,医师呢,医师怎么还没来?”

    兰无心焦急地走来走去,“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阿尘,我好困啊。”蓝芜眼皮很重,垂下,闭上。

    “蓝儿,别睡,别睡,听到没,不要睡。”梅卿尘晃了晃蓝芜。

    见此,兰无心彻底没了理智,她走过去,提起梅卿尘衣领,“梅卿尘,蓝儿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和那个小贱人都别想好过,我要你们都陪葬!”

    “兰无心,蓝儿身体会变成这样,难道源头不是你?你现在还有资格指责我?”梅卿尘红着眼怒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