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25章 变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据理来说,没有服下第二种解药前的无忧,必然昏迷不醒。

    兴许,因为他圣兽体质种族原因,让他睁开了眼。

    然而,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什么。

    无忧的身体依旧很差,无比虚弱,这样的他,能怎么做?唯有愤怒和不甘而已。

    客栈房间内,扶希道:“圣兽大人,你先在好好调养。”

    扶希只是想宣泄下难过的情绪而已,他虽是个小孩,其实,他比谁都看的透当前局势。

    轻纱妖看着扶希、无忧二人,有几分欣慰,至少,当那个女人陷入泥潭,身边依旧会有一群人不离不弃,轻纱妖曾仰慕过这种羁绊。

    轻纱妖转身走至阁楼,抬起双手,打开窗户的刹那,一阵冷风扑面而来,轻纱妖精神了许多。

    她眯起紫黑如漩涡般幽邃的眸子,锐利,坚定。

    若非夜轻歌,轻纱一族只能为迦蓝做牛做马,不能见到光明,在黑暗中,用血肉之躯堆砌出迦蓝的辉煌,而今,夜轻歌落难,轻纱妖一定要救她远离水火之灾,

    再说,轻纱妖也算是夜无痕的未婚妻,这是整个帝都城都知道的事,轻纱妖在北月帝都的那几日,夜无痕搂着她招摇过市,遇到熟人便说这是我娘子,饶是轻纱妖再心狠,脸皮再厚,也做不到无动于衷。

    帝都城百姓们也都讶异的很,夜家家主夜无痕,不苟言笑,面目肃然,年纪虽轻,但手段铁腕,不容人出错,喜怒不形于色,也不近女色,故此,诸多人意淫北凰和夜无痕,认为这两人有一腿。

    直到轻纱妖出现。

    众人恍然大悟。

    原来,不是爱好男色,是早已有了意中人。

    透过轻纱妖的眼,能看到客栈不远处的山。

    </ins>

    那座山,耸入云霄,半山腰有些凹陷,被世人称之为,雪女山。

    雪女山巅,梅卿尘扶着蓝芜走下来,步步皆是小心翼翼,梅卿尘如护珍宝般,生怕蓝芜受了风寒。

    “咳……咳咳……”

    一阵冷风,蓝芜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梅卿尘当即拥着她走上马车,面带焦虑,“怎么穿这么少,回去让人煮点姜汤。”

    走进马车之中,梅卿尘拿来绒毯,心急地盖在蓝芜身上。

    蓝芜整个人都缩在绒毯里,只露出个小脑袋,异常苍白的脸颊终于透露出了红润之色。

    梅卿尘拿过温水,喂给蓝芜。

    蓝芜乖乖喝了一口。

    蓝芜仰起头,盯着梅卿尘看,眼神温软,含着笑意,嘴角上扬时,眼睛眯成月牙儿。

    “笑什么?”梅卿尘问。

    蓝芜又笑了声,依旧不说话。

    梅卿尘宠溺的看着她,伸出手揉了揉蓝芜的脑袋。

    蓝芜顺势倒在梅卿尘怀里,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温暖,突地,蓝芜抬眸看向梅卿尘削尖的下巴,咬了咬唇,犹豫片刻,才出声问:“阿尘,我想嫁给你。”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我想嫁给你。

    踌躇了许久,她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67.356

    忐忑,不安,惴惴,惶惶,都是她复杂的心情。

    梅卿尘愣住,眸光陡然犀利了几分,他疏离冷漠的瞥着蓝芜。

    蓝芜藏在袖子里的手狠狠攥着,天知道她有多紧张,她死死盯着梅卿尘,不放过梅卿尘脸上的任何变化,可看着梅卿尘震惊懊恼的模样,蓝芜的心,渐渐冰冷,再无暖意。

    其实,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蓝芜低下头,苦笑了两声。

    她瓮声瓮气的低声呓语着:“你以前不是说,长大了就娶我吗?”

    这时,外面传来车夫的声音:“境主,到了。”

    “嗯。”梅卿尘应了声,直接忽视了蓝芜的话,他掀起帘子走下马车,几名侍女过来伺候,梅卿尘回头,看见坐在马车里一脸无措彷徨的蓝芜,梅卿尘皱了皱眉,道:“蓝姑娘累了,送她去西宿宫休息吧。”

    “是。”

    两名侍女走过去,搀扶着蓝芜离开。

    蓝芜一步三回头,看着梅卿尘消失在视野。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只能缄默。

    到了西宿宫,冷清的宫殿,毫无生机,华丽而空洞,像是一座牢笼。

    侍女为蓝芜烹茶。

    蓝芜看了眼侍女,道:“你们见过夜轻歌吗,就是……就是四国王。”

    两名侍女对视一眼,有些茫然,其中一名侍女说:“蓝姑娘说的可是夫人?”

    夫人!

    蓝芜瞳眸猛地紧缩起来,体内流动着滚烫的血,她脑子里一阵空白,眼前一黑,险些往下栽去,好在侍女反应灵敏,及时扶住了蓝芜。

    “蓝姑娘……”

    “我没事。”

    蓝芜虚弱的笑了笑。

    沉默半晌,蓝芜又问:“你们说,我好看,还是四国王好看?”

    侍女愣住,只当是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但这话也不好说,夜轻歌是浮生境未来的女主人,但看梅卿尘的态度,蓝芜在梅卿尘心里也有着很高的地位。

    毕竟,男人嘛,三妻四妾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有了夜轻歌后,多一个蓝姑娘也不奇怪,故此,两名侍女便没有多想。

    “实话实说。”蓝芜看出了她们的顾虑,便道。

    其中一名侍女,酝酿了会儿措辞,道:“蓝姑娘,你和四国王不一样。”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

    “四国王比较英烈刚强,如果说蓝姑娘你是一阵风的话,那四国王就是一道雷,她张扬,你内敛,她妖孽,你清秀。”侍女道,说话的同时,也在观察蓝芜,生怕说错一个字,惹了蓝芜不高兴。

    蓝芜听到侍女的话,怔愣住。

    “行了,你们出去吧。”蓝芜说。

    侍女们行了个礼,便走出西宿宫。

    蓝芜坐在床榻上,喃喃着:“一道雷吗……”

    的确,夜轻歌那样的女人,就像染毒的玫瑰,总有人愿意翻山越岭,跨过荆棘丛林,走向她,拥抱她,死也无怨。

    此刻,梅卿尘去了轻歌的住处,走在门前,想要推开门的时候,他头痛欲裂,双手抱着脑袋,倒在地上,面目狰狞,痛不欲生地在地上滚来滚去。

    宫殿内,轻歌盘腿修炼,尝试着用灵气淬炼身体的每一处,至少不那么疲软。

    轻歌抬眸,冷冷看了眼燃着罂粟的香炉,眼中寒光乍现。

    突地,轻歌察觉到门外的动静,地上发出一阵阵的响声,还有人的哀嚎。

    那是,梅卿尘的声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