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24章 屠戮,即将开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焚缺再与轻歌讨论了几句便离开。

    轻歌坐于美人榻,拨动着禁锢脚踝的锁龙链,锁龙链发出丝丝声响。

    纤细白嫩,修长如玉的手在榻上比划着,写出蓝芜、兰无心二人的名字。

    临走前,焚缺跟她说了许多关于血族的事,尤其是焚缺、梅卿尘四个人儿时深厚的感情。

    兰无心天生孤僻,性格阴暗偏激,据说,五岁时,看到一只兔子踩脏了她的衣裳,她便活生生用手撕裂开兔子,生吃了,因血族本性使然,老祖宗非但没有责怪过兰无心,反而更加宠她,认为这才是血族后人该有的样子,之后,兰无心愈发任性,变强的同时,也心狠手辣到令人发指。

    自从掉进蛇窟被蓝芜救出来后,兰无心就特别爱跟着蓝芜,虽说血族对蓝芜做出了过分的事,但兰无心的力量无法跟血族媲美,只能眼睁睁看着蓝芜被血族欺压。

    血族老祖宗非常宠爱兰无心,兰无心又是血族最小的长老,兰无心无能为力。

    据说,兰无心原名梅无心,因为蓝芜的关系,才把姓改兰,却不能是蓝芜的蓝,血族老祖宗忌讳蓝芜。

    轻歌仔细思索着这些天发生的事,脑子里的念头千回百转。

    以兰无心对蓝芜的态度,若是得知梅卿尘要与她成亲,会先入为主的以为是她抢了蓝芜的男人,新仇旧恨一起算,兰无心绝不会坐以待毙。

    轻歌薄唇紧抿,抬眸的瞬间,透过梳妆镜,看到镜面里的自己,那双狭长的凤眸,折射出耀眼的光彩,笑时波光粼粼,秋水流转。

    她只有三日的时间。

    女子眼底闪过罂粟之色,阴狠,毒辣,乃是她本色。

    此时,雪女山,梅卿尘与蓝芜爬上了山的巅峰,坐在上面,梅卿尘把身上的狐裘披风解下来盖在蓝芜身上,搂着蓝芜的腰,蓝芜靠在梅卿尘怀里,满脸幸福,眼角处依旧有些泪痕,反而透出几分我见犹怜之态。

    冬日冷风,呼啸而过。

    蓝芜发丝凌乱,她双手抱在胸前,冷的微微缩起,抬头看了眼梅卿尘,咧嘴笑的开怀。

    </ins>

    “阿尘,真希望这一刻是永恒。”

    她愿意活在这一瞬里,不再醒来。

    只要在他的怀里,就算死之将至,她也要不怕。

    梅卿尘皱眉,不说话,他是矛盾纠结的,想要娶夜轻歌的心那么迫切,可看见蓝芜难受的模样,他的心却是隐隐作痛。

    梅卿尘陷入了痛苦挣扎中。

    蓝芜眸光黯淡,扯了扯唇,僵硬的笑了笑,满目失望。

    她比谁都聪慧,看的通彻,只是放下不而已。

    姑娘家的,都放不下的,便是情。

    一辆马车,自雪女山下穿梭而过。

    梅卿尘看着那马车,皱了皱眉。

    马车内,轻纱妖、扶希相对而坐,无忧躺在软垫,身上盖着厚厚的锦被,他脸色苍白,就连嘴唇都没有血色,消瘦的很,棱角特别突出,宛如一块碎玉,再无往日的妖孽。

    “圣兽大人,怎么办呢,我们该怎么帮姐姐呢。”扶希坐在边上,拉着无忧的手,眼眸湿润。

    他是天赋异禀,非常强大的占卜师。

    可占卜术不是万能的。

    至少,此刻,他束手无策。

    看着被困在浮生境的轻歌,无法拯救。67.356

    轻纱妖双腿交叠,紫黑的眼流动着浓郁的颜彩。

    轻纱妖挑眸的瞬间,寒风将马车的帘子掀开,轻纱妖正好看见雪女山上的两人。

    “那不是梅卿尘吗?”轻纱妖问。

    “什么?梅卿尘?在哪里?”扶希惊诧,循着轻纱妖的视线看去,梅卿尘与蓝芜,的确在雪女山上。

    扶希眯起眸子,“这梅卿尘对姐姐果然是虚情假意,他想娶姐姐,肯定有阴谋,姬王不在,我可不能让姐姐受委屈。”

    “姬王?公子姬?”

    扶希点点头。

    帘子放下,马车朝前行驶。

    冰谷人迹罕至,特别荒芜,好在这几年有人入驻,时常有学院来此历练,或是有佣兵路过,故此,放眼整个冰谷,倒也能找到几家落脚的客栈。

    扶希与轻纱妖入住客栈,无忧也被两人扶着进了房间。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尚且不知道浮生境是什么情况,轻歌什么处境,他们也不会贸然出动。

    扶希站在阁楼窗台前,眺望着远方,迷雾在冰谷蔓延,扶希眼中汇聚星辰之光,“占卜之力有限,妖姐姐,等我今晚子夜占卜过后,再作打算,如何?”

    “也好。”轻纱妖赞同道。

    嘶……

    旁侧传来一道吸冷气的声音。

    轻纱妖与扶希对视一眼,皆是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两人几乎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无忧。

    无忧整个人都躺在被窝里,只露出一张脸,凌厉的眉狠狠皱着,双眼渐渐打开一条缝。

    “圣兽大人!”

    扶希欣喜若狂,激动地走过去,趴在床边。

    轻纱妖犹豫片刻,旋即把窗户关上,也走至扶希身旁,观望着无忧的情况。

    “你是不是醒了?”扶希脸上带笑,眼中含泪。

    无忧面色惨白,他茫然的看着扶希,空洞的眼逐渐有了焦距。

    无忧眼珠子四转,看了看扶希,又看了看轻纱妖,并未看到想见的人,无忧神情落寞。

    扶希顿时便知无忧的想法,道:“圣兽大人,你想见姐姐,是吗?姐姐她……”

    扶希将来龙去脉,一五一十说出来。

    无忧情绪激烈,身体颤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奈何浑身上下都使不上劲。

    轻纱妖复杂的看向扶希,在她眼里,扶希是个非常成熟的小孩,这种时候,扶希为了无忧的身体着想,应该不会把轻歌的事告诉给无忧才对。

    为何……

    扶希趴在无忧怀里,双肩抖动,小声的抽噎声响起。

    轻纱妖怔愣住。

    原来,他不过是个小孩而已。

    连续多日的难过,在无忧醒来的一瞬,终于爆发了出来。

    无忧艰难地抬起手,揉着扶希的脑袋。

    无忧闭上眼,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梅卿尘,那个男人,犹如恶魔。

    也不知道是谁给了梅卿尘专门对付圣兽的药剂,简直点了他的死穴,让他毫无招架之力。

    再想到轻歌被梅卿尘带走,无忧双目猩红的可怕,冰谷的苍穹,幻化出了一只野兽光影,乌云密布,野兽怒吼,阵阵如雷,气势万钧。

    屠戮,即将开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