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20章 三生有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姬月就那样坐在床边,烛火映着他爬满阴鸷的俊脸。

    他心疼的看着无声哀嚎的轻歌。

    他比谁都明白,这姑娘有多坚强,哪怕粉身碎骨,万劫不复,眉头都不会皱一下,流血不流泪。

    但,姬月又是高兴的。

    他在她心里,有着这么重要的位置。

    他能够为她撑起一片蓝天。

    姬月移开轻歌的手,看着她泪流满面,微肿的眼,含着秋水,惺忪朦胧。

    姬月皱了皱眉。

    轻歌的手,特别的烫。

    不,不只是手,她的身体,也很滚烫。

    “她中了芙蓉散。”一道声音响起,姬月侧目看去。

    绿光聚散,戴着黑色斗篷踩着碧色火焰的男子徐徐走来,他看了眼轻歌,又看了看梅卿尘,眼中闪过一道凶光,只见他脚下的绿烟消失,男人踩着梅卿尘的身体,朝姬月走去,踩到梅卿尘膝盖骨的时候,发出咔嚓的响声,昏死的梅卿尘身体也下意识痛苦缩起。

    “芙蓉散。”

    姬月皱了下眉,旋即大怒,他猛地起身,走至梅卿尘身边,提着梅卿尘衣领,再把梅卿尘摔在地上,摔下的那一刻,梅卿尘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胸前肋骨也断裂了几根。

    “芙蓉散,无药可解,只能靠你了。”熙子言道:“抓紧时间,九界守护者时常来四星大陆,你又在妖域占山为王,轻歌上回召唤出八骨鳄龙,已经引起九界守护者的重视了,你要快点。”

    说完,熙子言很自觉的走了出去。

    </ins>

    走了没几步,熙子言又往回走。

    他把遍体鳞伤的梅卿尘提起来,也带了出去,旋即关上门。

    在外面,熙子言把梅卿尘的外伤治愈好。

    不,与其说是治愈,倒不如说是折磨。

    梅卿尘从外面看,没有任何的伤痕,但真正的重创,却在内里。

    斗篷深渊下,熙子言的脸上漾起一抹笑容。

    他的掌心,喷薄出一道绿火,透过梅卿尘的眉心,钻进他的身体。

    梅卿尘感受到了痛苦,抱着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如受伤的野兽般,嘴里发出咆哮声。

    在外面守夜的侍女们,听到这声音,面面相觑。

    境主也太勇猛了吧,动静不断啊。

    “你也配碰她?”熙子言讥讽的道。

    梅卿尘还承受着泣血的痛。

    熙子言抓住梅卿尘的手,同时,右手伸出,屋内的一把匕首,便落在了熙子言的掌心。

    熙子言割开梅卿尘的手腕,鲜血流出。

    起先,这血是红的。

    到了后面,源源不断流出的血,竟是成了碧绿之色。67.356

    熙子言拿出帕子,擦拭掉匕首上的血。

    他大手一挥,地上的血都已蒸发,梅卿尘手腕上的伤口也愈合了。

    熙子言眼神迷茫,似是想起了青石镇的初见。

    城门前后,她身姿绰约,被世人唾弃。

    庸俗的人们说她是扫把星。

    她在万兽之中游走,救百姓于水火,那群人,却将她关在城门之外,说她是怪物。

    呵——

    英雄二字,非她莫属。

    除她之外,谁能够背负如此沉重的字?

    斗篷下,熙子言的目光,落在梅卿尘身上。

    熙子言半眯起眼睛,眼底稍纵即逝的闪过一道杀意。

    屋内,密室。

    唯有二人。

    氛围越来越火热,轻歌身体滚烫。

    那火焰,灼烧着她。

    姬月看见轻歌脚踝的锁龙链,眸子紧缩,怒火中烧。

    他抚摸着轻歌发烫的脸颊,很是愧疚。

    他不能保护在她身边保护她。

    他不在的日子,她经历多少苦难,他都不知道。

    未来还很长。

    不知还有多少坎坷要走。

    有一瞬间,轻歌略微清醒。

    那种感觉就像是,湮没在熊熊大火中,皮肉都被烧灼烫伤,忽然有一丝凉意爬满全身。

    清醒的刹那,轻歌看见了姬月的脸。

    她满心欢喜,无力伸出双手,环住姬月的脖颈,轻歌把脸贴在姬月胸膛,听着男子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轻歌嘴角上扬,面带笑意。

    她说:“明日一早,你是不是又不见了。”

    姬月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她又说:“我中了芙蓉散。”

    “我知道。”

    “幸好你来了。”

    姬月看着她小嘴一张一合,想到这些日子她受的委屈,姬月服下身,一亲芳泽,红唇柔软,这是真实的夜轻歌,是他的姑娘,而不是挂在墙边冰冷无情的画像。

    姬月拦住轻歌的腰,让轻歌不至于倒下去,轻歌身上的滚烫炙热,似乎也传染给姬月了。

    隐藏在身体里最原始的冲动。

    他并非不想占有,正是因为感情太深,才愿意隐忍,只想带给她美好,让她幸福。

    轻歌沉溺在炽烈的情深中,她仿佛是一块朽木,在深海,惊涛骇浪里浮动。

    偶尔,会响起锁龙链的声音。

    轻歌却觉得格外好听,似乎是奏响的乐章,绵绵之音。

    男子在每一处地方,都留下了属于他的烙印,他的痕迹。

    积蓄了几年的感情,终于在这一刻,犹如火山般,爆发出来。

    姬月特别温柔,宠溺而又怜惜。

    他的姑娘,他得好好对待。

    轻歌时而清醒,时而迷茫。

    芙蓉散的毒,很强。

    不然的话,北凰和夜倾城,也不会折腾那么久。

    后半夜。

    姬月为轻歌穿好长衫,他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不舍。

    轻歌双手,搂着姬月的腰。

    她最喜欢的事,便是挨着他,听着他的心跳声。

    姬月曾说过,这颗心脏,为她跳动。

    轻歌脸颊微红,薄唇微抿,一晚飘荡,是很微妙的感觉。

    期待,沉沦,又有些欢愉。

    哪怕两世为人,她也未曾与谁如此亲近过。

    姬月是第一个。

    当然,也是最后一个。

    “笑什么?”姬月食指弯曲,在轻歌鼻梁上轻轻一刮,瞥见了轻歌偷偷的笑,便问。

    “终于把你睡了,挺不容易的。”轻歌打趣儿道,嗓音虚弱,也很疲惫。

    姬月不由笑了。

    他凑在轻歌耳边,含住女子圆润耳垂,眼神微暗:“以后,有的是机会,你想怎样睡,就怎样睡,为夫精力充沛的很。” :(.*)☆\\/☆=

    倏然,轻歌可耻的脸红了。

    羞耻,羞耻啊!

    这人怎能如此厚颜无耻!

    姬月哈哈大笑。

    四国王娇羞的模样,可不多见。

    好在,她钢筋铁骨,也能在他怀里,似水柔情。

    有妻如此,是他三生有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