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17章 九哥,月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阎狱横抱着轻歌走至床边,而后动作轻柔地把轻歌放下,他坐在床边,看着轻歌身上多处伤口,当他来临时,那四起的狂风就已把在轻歌身体燃烧的火元素给扑灭了。

    不过,那些伤口上除了鲜血溢出之外,还有着纤细的火丝在窜动。

    女子本该红润的脸,苍白如雪,仿佛被人抽干了鲜血,虚弱纤瘦,好在肌肤细腻柔滑,五官精致动人,碧瞳白发,尖锐双耳,妖孽如斯,即便是倾国倾城,也难以形容出那种风骨。

    阎狱默不作声,把一些高级珍贵的丹药凝露从空间袋里拿了出来,抹在轻歌伤口上,这些丹药,都有奇效,便见轻歌身上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最后,阎狱抹了些药剂在轻歌脸颊上,那一道浅显的伤,也恢复如初,没有痕迹。

    阎狱看着轻歌脸上漆黑的面具,皱了皱眉,“姑娘家的,戴什么面具。”

    戴面具的美人,就像是蒙了尘的珍珠,掩盖了那种惊世的美,无非多了些神秘罢了。

    “你不也戴了。”轻歌嗤了声。

    阎狱一愣,哑然失笑。

    的确,至始至终,他就没有取下过这张面具。

    阎狱从空间袋内,拿出一个做工细致的紫色锦盒,锦盒四角镶嵌着蓝宝石,边沿绣着罂粟花的纹路。

    他把手中锦盒放在床边桌上,道:“这里面有十枚天魂丹,服下之后,就能掩藏精灵的特征,一枚丹药,最多只能克制一个月,一个月后,必须服下第二枚天魂丹,而且你必须记住,由于精灵血脉还没有完全觉醒,觉醒的过程,会非常难熬,一到月圆之夜,你的身体就特别虚弱,灵气、精神力都无法施展,在此之前,你得做好度过月圆之夜的准备,若是有时间的话,我都会来陪你,为你护法。”

    月圆之夜!

    轻歌眸子睁大,眼中倒映出金色的光。

    阎狱的出现,峰回路转,让她脑子清晰了许多。

    她本以为,精灵血脉,来自颜碧瞳,来自祖爷,来自阎家,可当阎狱说出月圆之夜,轻歌便再一次觉得自己堕入了迷雾之中,四面八方都是深渊,找不到能走的路,往前,往后,似乎,都是不归的地狱。

    </ins>

    时间就是个轮回。

    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每个月圆之夜,都是噩梦。

    索性,既来之,则安之,冥冥之中,发生的一切,都遵循着轨迹,她只要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可。

    “好。”轻歌应了声。

    阎狱打开锦盒,拿出一枚赤红的丹药,喂给轻歌。

    天魂丹入口即化,轻歌甚至还来不及感受它的味道,药效就已融入骨髓。

    阎狱从地上捡起一块镜子碎片放在轻歌面前。

    轻歌抬起双眸,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尖锐的双耳,逐渐恢复原样,碧绿瞳仁,也慢慢变得漆黑如墨,一切,都好像回到了正轨。

    “九哥,谢了。”轻歌笑靥如花,道。

    阎狱呆讷的站在原地,有些语无伦次,“你……你叫我什么?”

    轻歌撇过脸,望了望天。

    这呆萌的模样,当真是让诸多江湖人闻风丧胆的阎家九爷吗?

    轻歌仔细算了下辈分,阎狱应该是她的兄长。

    现在,她也把阎狱当成自己人。

    她知道,阎狱之所以会答应释音跟天鹰阁合作,是她的原因。67.356

    她能感受到阎狱对她的热切关心。

    若说之前不明白,那么,现在她懂了,阎狱是想保护她。

    只因她身体内的精灵血脉,还伴随着无穷的危险。

    而且,阎狱由衷的高兴,那么欢愉,又那么真实。

    不由的,轻歌嘴角也微微上扬,透着一抹笑意。

    “你要和梅卿尘成亲吗?”阎狱目光再一次落定在轻歌手腕的锁龙链上,阴狠,凶戾。

    他多少也清楚夜轻歌的为人,梅卿尘当日负她,如今她也有了公子姬,怎么可能回头对梅卿尘投怀送抱,再看见这锁龙链,阎狱一切都明白了。

    梅卿尘囚禁了夜轻歌!

    阎狱咬牙切齿,怒不可遏,双眼弥漫出猩红的雾气,这一刻,他恨不得亲手撕碎梅卿尘的身体。

    “这件事,交给我吧,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轻歌道。

    阎狱搅进这件事,只会越来越乱。

    这不是她与梅卿尘的对抗,而是与冥千绝的斗智斗勇,青山绿水,鹿死谁手,花落谁家,还说不定,现在谈结论,太早了。

    轻歌眼中迸射出一道杀意。

    每一次,冥千绝逼她进绝境,让她生死徘徊,日夜跟死神打交道,刽子手的刀,时时刻刻放在她的脖颈上,她决不能放弃对抗,只要她稍微松懈,冥千绝就有机可趁,那把刀落下,她身首异处,一切都完了。

    当然,梅卿尘的账,她也得慢慢算。

    只要突破了三剑灵师,哪怕血族会报复她,她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梅卿尘,必死无疑。

    雪女山下钻心之痛,无忧断筋之苦,冰谷被囚之辱……

    这一切,都是梅卿尘赐予她的。

    阎狱看着轻歌,恍惚着。

    旋即,阎狱脸上挂起了笑。

    “也行,实在解决不了,就让我来,月圆之夜,你也要时刻记住,我在阎家等你。”阎狱道。

    轻歌点点头,“九哥,慢走。”

    阎狱双眸泛着光亮。

    九哥。

    九哥。

    真是动听的声音。

    日光洒落。

    阎狱透过窗棂看向外面的青阳,阎狱迈动修长双腿,朝外走。

    走至门槛处时,阎狱脚步顿住,背对着轻歌,强烈旺盛的光,似乎要把他给淹没。

    顿了顿,阎狱寸寸回头,他伸出手,如玉长指掀掉脸上面具,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宛若天人,仿佛是善良和正义的结合,邪恶且温润,笑时人畜无害,百花盛放,双眉微皱时,便有一股锐利之气。

    “记住九哥的脸,下回带你去落花城吃肉喝酒。”阎狱笑道,面具半掩在他的额上,说完这句话,阎狱的面具重新盖着脸,他快步走了出去,几个瞬间,便消失在轻歌视野。

    轻歌坐在床上,眨了眨眼。

    轻歌微微一笑,把剩下的九粒天魂丹收好。

    不知怎的。

    忽然之间,她有点儿向往落花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