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13章 不折手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若轻歌猜想属实,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冥千绝可谓是千方百计的要让她跟血族搭上关系,甚至已经到了不折手段的地步。

    只要一想到在鬼哭森林见到的无忧,轻歌便满腔怒火,怒从心头起,熊熊难受,不可遏止,即便是现在,轻歌胸口起伏加剧,她眉头紧蹙,透露出几分淋漓,一双清冷的眸子,尽显凉薄之色。

    这份仇,有关冥千绝,她记下了。

    终有一日,她要将冥千绝千刀万剐,新账旧账一起算!

    轻歌垂眸看了眼脚踝处的锁龙链,旋即钻入被窝,安详香甜的睡着。

    距离与梅卿尘成亲之际,还有一段日子,既然暂时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她也不会委屈了自己。

    在此之前,她还会把灵气牵引出来,灌入锁龙链中,试图震碎锁龙链,可随之到来的,会是千百倍的痛苦,她体内的某种力量,会与锁龙链内的火元素产生共鸣。

    偌大冷清的宫殿内,水晶灯悬于天顶,散发出皎月般淡淡的光芒,天蚕丝绸的琉璃床上,轻歌虽在睡着,但浑身都处于紧绷的状态,似乎,她随时可以拿起刀,开始战斗。

    离开家的每一刻,她从未松懈过。

    她不能有片刻的放松,前进成长的荆棘之路,稍有差错,便是粉身碎骨,她输不起,也容不得她退。

    此时,冰谷,密室——

    一身酒气的梅卿尘,推开门,跨过长阶,跌跌撞撞的走进屋子里。

    蓝芜坐在夜明珠下刺绣,听到响动声,蓝芜蓦地抬头,“是谁?”

    见是梅卿尘,蓝芜眉开眼笑,闻到浓重的酒味,蓝芜皱紧眉头,放下刺绣,站起身子,走至梅卿尘身边,扶住梅卿尘。

    “阿尘,怎么了,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发生什么事了吗?”蓝芜忧心忡忡,担心之色溢于言表。

    夜明珠的光芒不是很亮,梅卿尘又低着头,导致蓝芜看不见梅卿尘的神色,等梅卿尘抬起脸的刹那,蓝芜下意识,惊慌失措的喊出声。

    “你的脸怎么回事?”蓝芜的声线都在发颤。

    暗夜。

    夜明珠的光皎洁,洒落在梅卿尘的身上。

    便见梅卿尘半边脸颊,流淌着鲜血,几道齿痕尤其明显,可见下手之人的心有多恨。

    蓝芜急的都要哭了。

    她把梅卿尘扶在床边坐下,自己则翻箱倒柜找出一个药箱,她打开药箱,拿出止血药剂和药粉凝露,涂抹在梅卿尘脸庞的伤口上,似是有些疼,梅卿尘微颤,潜意识地往后躲了躲,蓝芜的动作越来越轻,杏眸里凝聚薄薄一层水雾,水雾越来越多,遮掩住了她的视线,眼前景象那么的模糊。

    豆大的泪水失控般源源不断的流下。

    蓝芜吸了吸鼻子,继续给梅卿尘上药。

    梅卿尘迷茫的看着蓝芜,他抬起手,指腹抹去蓝芜眼角的泪痕。

    蓝芜眼泪掉个不停,梨花带雨,楚楚可怜,抬眸的瞬间,那双宛如秋波的眸子简直摄人心魄。

    梅卿尘心脏抽搐了下,这种窒息的感觉,让他生不如死。

    他猛地起身,一把甩开蓝芜,刹那,药箱跌落,里面的丹药、药剂洒了一地,梅卿尘双目完全变得猩红,犹如鲜血滑过,他决然果断地往外走,快步离开,没有丝毫眷恋。

    “阿尘!你站住!”蓝芜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分。

    眼见着梅卿尘就要离去,蓝芜的心,仿佛正被一双手狠狠撕裂,那种恐慌感,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不蠢,隐隐约约,她能想象到,她即将失去什么,未来又会发生什么。67.356

    梅卿尘停下脚步,背影伟岸。

    蓝芜焦急地走过去,从背后抱住梅卿尘,侧脸靠在梅卿尘的脊背上,她闭上眼,静心聆听,似是想要感受到从梅卿尘身上传来的温暖。

    她想回到以前。

    “阿尘,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好?带我出去好不好,关在这里,就算能长命百岁,你不在我身边,我活那么久,又有什么意思?”蓝芜嗓音带着哭腔,她几乎乞求的说着。

    她不想再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

    梅卿尘闭着眼,他茫然无措,彷徨徘徊,他有时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就算会做出一些事,好似也是因为冥冥之中,有股神秘莫名的力量在牵引着他。

    梅卿尘回过头,扳直蓝芜的身体,仔细观望着蓝芜。

    蓝芜特别的瘦,纤细如柳枝,风一吹,就没了,她的脸是一种病态的白,虽然我见犹怜,但过于苍白羸弱。

    梅卿尘心里揪着疼。

    他的身上,散发着酒味。

    梅卿尘伸出手,捏了捏蓝芜的脸颊,蓝芜闭上眼,享受男人的抚摸。

    只不过,梅卿尘接下来的话,再一次让蓝芜感受到绝望。

    “乖,好好在这里待着。”梅卿尘说罢,迅速离开,脚步如飞,绝不停留。

    蓝芜扯了扯唇,自嘲的笑了两声。

    “我都已经是将死之人了,还在奢求什么?”

    然而,正因为时日不多了,才想要的更多。

    密室右侧的幔帐后,有个浴池,蓝芜走进浴池,池水渐渐将她淹没。

    水面毫无波澜。

    许久过去,蓝芜从浴池里站起来,浑身湿漉漉。

    密室之外。

    梅卿尘走了出去,状若癫狂,哈哈大笑几声,像是个疯子。

    暗处,一道人影走出来。

    那人正是焚缺。

    焚缺看着梅卿尘的背影,皱了皱眉。

    的确如夜轻歌所说,现在的梅卿尘,太不正常了,兴许真的被人利用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焚缺看着密室入口,若有所思。

    蓝芜就关在这里,只是,除了梅卿尘,没人可以进去。

    焚缺看不懂梅卿尘。

    既然决定放手一搏,与夜轻歌双宿双飞,为何又要囚禁蓝芜。

    而且,焚缺至始至终都不相信,梅卿尘心里的那个人会是夜轻歌。

    若真是如此,当初又何必为了蓝芜而逃婚,让夜轻歌成为天底下的笑话。

    焚缺虚眯起眼睛,眸子里闪烁着清光。

    他一定要查出真相。

    与血族有关的事,非同小可,血族若是得知梅卿尘要与夜轻歌成亲,尤其是兰无心……

    焚缺几乎都能想象的到,未来,将有一场惊天动地的灾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