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09章 某种力量的觉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啊——

    痛苦的低吼声,从华丽奢侈的房间内传来。

    焚缺、梅卿尘二人视线透过窗户看向屋内。

    轻歌蜷缩在床上,不断发出声嘶力竭且沙哑的哀嚎声,她的身体瑟瑟发抖,白发凌乱之下,是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

    “这是怎么一回事?”焚缺错愕的问道。

    梅卿尘沉默着。

    焚缺没有得到回应,便扭头看去,显然,梅卿尘也愣住了,轻歌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梅卿尘措手不及,等梅卿尘反应过来,三魂丢了七魄,急冲冲的推开门,走进屋。

    焚缺站在原地不动,目光幽邃的看着梅卿尘的背影,梅卿尘方才表现出来的着急,不像是假的。

    可梅卿尘对蓝芜的感情,也是真的。

    焚缺不相信,短短两年,就能让梅卿尘抛弃心爱的姑娘,喜欢上另一个人。

    焚缺倒不是觉得蓝芜有多可怜,只是认为,事情的发展,不该如此。

    蓝芜本就时日不多,他该好好待蓝芜才对,怎会还与夜轻歌纠缠不休?

    若蓝芜得知他要与夜轻歌成亲的事,岂不是要癫狂?

    再说了,上头还有血族压着,梅卿尘这般明目张胆的做事,到底是为了那般。

    而后,焚缺紧随着梅卿尘走进屋内。

    梅卿尘坐在床上,轻抚轻歌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我在。”

    </ins>

    轻歌止住了痛苦的声音,她睁开朦胧惺忪的眼,迷迷糊糊的看着梅卿尘。

    轻歌身子还在颤着,她眸光微闪,眼前仿佛笼罩着浓重的迷雾,看不真切,她只知,有人触碰她,有人靠近她,一张模糊的脸,轻歌下意识呓语:“小……月月。”

    梅卿尘手里拿着帕子,本想为轻歌擦去额上的汗水,听见轻歌的话,梅卿尘的动作僵住。

    梅卿尘皱着眉头,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暴戾的气息,他紧皱着眉头,眼神锐利,有些焦躁的将手中帕子甩在地上,转而又蹲下身去捡起来,他暴躁如雷,又想遏制住这股怒气。

    焚缺看着在屋内走来走去的梅卿尘,呆讷。

    曾经的梅卿尘,不是这样的。

    梅卿尘如玉温润,并非这般暴躁。

    现在的梅卿尘,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梅卿尘走至桌边,想要倒水,然而,提着水壶的手,不停的颤抖,水全都溢了出去。

    此刻,梅卿尘的眉头,宛若打了死结。

    梅卿尘焦躁不安,怒不可遏,猛地把手中水壶朝地上砸去,水壶四溅的碎片,其中一块,掠向轻歌,在轻歌脸上割出了一道痕迹,血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脸上的痛感,让轻歌渐渐清醒过来。

    方才她的确是神志不清,而今清醒,自然知道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不过,轻歌体内那股痛感,依旧在持续。

    轻歌垂眸看了眼锁龙链,锁龙链内的火元素,在燃烧她灵魂的同时,貌似激发了她体内的某种能量。

    那种能量的觉醒,伴随着痛苦。67.356

    从低吼声中便可看出,就连她,也无法承受这般痛。

    轻歌右侧摆放着一面菱形梳妆镜,水晶制作而成,轻歌转头看去,镜面倒映出自己的脸,右脸颊有一道伤口,血色之花悄然绽放,另外半边脸,戴着漆黑的面具,面具之下,是关于暗黑师且不为人知的秘密。

    轻歌抬起手,默不作声地擦去脸上的血。

    可,越擦越多。

    梅卿尘欲言又止。

    他走至床边,拿着软布,想要为轻歌擦掉脸上的血。

    “疼吗?”梅卿尘问。

    轻歌一把甩开梅卿尘的手,同时,铁链发出悉索清脆的声响,轻歌蓦地站起来,左手赫然伸出,攥住了梅卿尘的脖子,力大无穷,直接把八尺男儿给提了起来,让梅卿尘脱离地面,轻歌五指收拢,尖锐指甲镶嵌进梅卿尘细嫩脖颈的皮肉里,血液溢出。

    梅卿尘面不改色,脸上甚至浮现了一抹淡淡微笑。

    他垂着眸子,看向轻歌,气若游丝,有气无力的说:“轻歌,你舍不得杀了我的。”

    轻歌面容铁青,她攥着梅卿尘,用尽所有力道,把梅卿尘朝不远处的桌子砸去,一张金碧辉煌坚硬牢固的水晶桌,轰然间,被梅卿尘给砸碎,裂了一地。

    梅卿尘独自站起来。

    焚缺宛如个旁观者,站在一侧,看着这场大戏。

    轻歌闭上眼,不再去看梅卿尘,她内心杀意毕露,然而,现在还不是时候,梅卿尘跟她玩心眼,留了后手,就算是要让梅卿尘死,临死之前,起码要让他把无忧的第二种解药交出来。

    轻歌现在就怕,夜青天得知这个消息,会承受不住打击。

    若夜青天出了什么事,她必然要让梅卿尘死无葬身之地。

    好在,夜羽和夜无痕都在北月,应该会提前得知成亲之事,瞒住夜青天。

    轻歌抿唇,想着应对梅卿尘的方法。

    来之前,她当真没有想过,梅卿尘会抛弃蓝芜,跟她成亲。

    她千算万算,唯独算漏了人心。

    随着时间流逝,人心也会发生改变。

    譬如梅卿尘。

    她到现在,依旧琢磨不透。

    梅卿尘凝视着轻歌,许久,他转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有侍女过来,为轻歌受伤的脸颊上药。

    直到侍女离开,屋内只剩下焚缺和轻歌两个人。

    “蓝芜在哪?”轻歌问。

    “你想见她。”焚缺挑眉。

    轻歌站起来,哪怕身子虚弱,气质依旧清冷无边。

    她冷冷的看着焚缺,道:“血族会任由我嫁给梅卿尘吗?你难道没有发现,梅卿尘特别古怪,变得越来越恶心了?任由梅卿尘这样下去,只会引来更大的祸患罢了,你若想终止这场灾难,唯有跟我合作。”

    焚缺皱眉,“阿尘若是和你成亲,血族老祖宗那里不必说了,无心若是得知此事,必然会要你们不得好死,你的意思是,有人利用阿尘?刺激了阿尘?”

    “只是个臆测罢了,现在,你要做的是,带蓝芜来见我,并且告诉她,这件事。”轻歌道。

    “不行。”

    焚缺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蓝儿的身体差,受不得打击,若是知道了这件事,她肯定会深受打击,病情加重。”

    在焚缺的心里,到底是蓝芜的安危重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