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08章 滚出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梅卿尘怒不可遏,双目猩红。

    他猛地站起身,拂袖离去,轻歌坐在床上,看着梅卿尘远去的背影,眸底露出凉薄之色,森寒如鬼。

    梅卿尘走后,进来两个侍女。

    屋子旁侧,有个水晶珠帘,掀开后,是一个浴桶。

    侍女往浴桶里注满温水,水面上洒满芬芳花瓣,淡淡白雾漂浮在浴桶之上。

    两名侍女走至轻歌身边,毕恭毕敬弯下柔软腰肢,轻声细语:“夫人,请。”

    “不必了。”轻歌漠然的道。

    夫人二字,尤为刺耳。

    “夫人,不要让奴婢难做。”侍女道:“按照浮生境的规矩,夫人与境主成亲前,连续七日,都要用九山露水,芙蓉花瓣,琼浆液清洗身子,才能有着冰肌玉骨。”

    “滚出去。”轻歌蓦地抬眸,看向两名侍女,目光里的煞气,震慑住了侍女,侍女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轻歌闭上眼,天灵盖下,雷巢里的精神之力喷薄而出,无形中,用强大的意念,将这两名侍女丢了出去,同时,重重地把门关上。

    房内,只剩下轻歌一人。

    轻歌躺在冰冷的床上,脚踝处的铁链发出了几道轻响。

    轻歌坐起来,凝神聚气,试图用灵气震碎铁链。

    她无法忍受,像狗一样被关在这华丽的牢笼内。

    她孤身来此,不仅仅是为了拿到第二种药,还想为无忧报那抽筋剥骨的仇。

    </ins>

    梅卿尘!

    两年时间,二人之间,早便血海深仇。

    若是可以,轻歌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世间竟有人能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还要自诩君子,当真是嘲讽。

    突地,轻歌脑子里一阵空白,似是插入了一根钢针,在她脑袋里搅动,痛不欲生,让她双目瞪大,睚眦欲裂,眼睛充血,猩红。

    轻歌呼吸加重。

    她释放出的汹涌强大的灵气,非但没有震碎铁链,反而激发了铁链内的火元素,轻歌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烈火,灼烧她的灵魂,从脚踝处开始蔓延,滚烫的温度,仿佛要将她燃烧至灰烬。

    轻歌自认为能够承受各种痛苦,连眉头都不会炸一下,现如今,她却毫无理智,而这,才刚刚开始罢了。

    她只是微微挣扎一下,便有这么强烈的效果,若她硬来,岂不是要失去半条命?

    看来,梅卿尘是料定了这一切。

    就算让她千疮百孔,也要留下她。

    轻歌浑身都是汗,身体瘫软,倒在床上,她本就吸入了梅卿尘的毒素,先前用精神力赶走侍女,后又试图用灵气震碎铁链,反而遭到火元素的啃噬,如今她脸色惨白,气若游丝,很是无力。

    窗外,梅卿尘负手而立,看着屋内的轻歌。

    他双目的猩红颜彩逐渐消退,只剩下最深处的两粒红点。

    眉眼相接一块深红刀疤。

    没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67.356

    只知当初温润如玉身体羸弱的男子,变得凶神恶煞。

    脚步声响起,转而停下。

    一道身影,站在梅卿尘身后。

    那人一如既往,头上罩着偌大的漆黑斗篷,斗篷将精致妖孽的五官遮住,斗篷之下,是一片漆黑的深渊。

    “蓝儿她怎么样了?”梅卿尘问。

    “你还有脸问?”焚缺冷冷的道。

    梅卿尘抿唇,不再说话。

    “你现在这样做,有什么意思?别告诉我,你现在才幡然醒悟,自己心仪的对象是夜轻歌,并非蓝芜?”焚缺冷笑一声,道。

    “如果我说是,你信吗?”梅卿尘望着屋内的轻歌,道。

    “那你把小蓝置于何地?”焚缺皱了皱眉,“小蓝等了你那么久,再说,若你的心当真在夜轻歌身上,当初又怎会抛弃她,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姬月与夜轻歌之间的感情,不是你能够打破的,到此为止吧,否则事情会愈演愈烈,到时候就难收场了。”

    “轻歌她身边有一头圣兽。”梅卿尘忽略了焚缺的话,另开话题。

    焚缺一愣。

    圣兽。

    放眼四星大陆,只怕也没有几头圣兽吧。

    梅卿尘继而道:“前段日子,她的圣兽独自一人来了冰谷,我便抓了那只畜生,薄皮抽筋,甚至饮了他的血,可惜,畜生就是畜生,连血都是臭的,我对这畜生下了毒,需要用双情药剂解毒,我知道轻歌要去天地学院,从北月帝都城去天地学院有一条必经之路,那就是鬼哭森林,我提前把昏死的圣兽丢在鬼哭森林,在他身上洒了点魔雾粉,就算鬼哭森林里的魔兽闻到鲜血的味道,也不会去啃噬他的身体,我在他身下留了一张纸条,让轻歌来找我。”

    闻言,焚缺眸子微微睁大,几乎不可置信的看着梅卿尘。

    他难以相信,曾经清心寡欲,君子谦谦的梅卿尘,会做出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来。

    他再看着轻歌,彼时风光一时的四国王,现在连这个房间都出不去。

    焚缺能够感受到轻歌的痛苦,她像是受伤的绵羊,蜷缩在床上,身子微微颤抖,小腿那里更是有些抽搐。

    “这是……锁龙链?”焚缺脑海内电光一闪,望着桎梏着轻歌脚踝的铁链,焚缺几乎脱口而出:“你把锁龙链都拿出来了,还真是看得起夜轻歌,这就是你对待心爱女人的态度?阿尘,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锁龙链。

    顾名思义,从锁龙二字,便能看出此物的无穷威力。

    锁龙链算是血族的奇宝之一,源于上古时期,上古东陵一族内的炼器师打造而成,专门用来捆住凶煞之气比较重的龙族。

    也就是说,这种宝物,是用来对付龙的,梅卿尘却拿锁龙链,给夜轻歌上了一层枷锁,还真是费尽心思。

    “不这样做,她会跑的。”梅卿尘道:“你别小看她,她其实就是只狐狸,稍微放松懈怠,便给了她逃跑的机会。”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那你知不知道,锁龙链会损坏她的身体?”焚缺气急。

    “她若死了,我陪她一起下地狱。”梅卿尘望着轻歌,眼神幽远而深长。

    焚缺再次震住

    阿尘真的变了。

    这样极端的话,他竟也说得出来。

    焚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他垂下眸子,看着地面,忽然,房间内,传来夜轻歌哀嚎低吼的声音,仿佛正承受某种特别深的痛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