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305章 血腥的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背着无忧走向马车。

    无忧神智不清,生命迹象难寻,尤其是无忧的四肢,因筋脉被挑断,导致手脚无力耷拉着,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血腥的味道。

    其实以无忧现在的状态,距离死也不远了,但当轻歌用雪灵珠探入他的体内搜寻时发现,无忧体内,有一股神奇莫名的力量,在延续着无忧的生命,若非这股力量,无忧无法坚持到现在,同时,这股力量,阻挡住了其他能量注入无忧身体之中。

    也就是说,不把这股力量解决掉,就算是出了名的炼丹师,在无忧面前,也束手无策。

    聪慧如她,只一瞬,便知道,是梅卿尘把这股能量放在无忧体内的。

    梅卿尘早便猜测到她会去天地学院,而帝都城到天地学院的必经之路便是鬼哭森林。

    无忧去冰谷处理尸体时,落入了梅卿尘的天罗地网中,被折磨的惨不忍睹,后梅卿尘把无忧放在鬼哭森林,只为等她途经,看到这一幕,看到他留下的话。

    轻歌咬牙切齿,她背着异常虚弱的无忧走在湖边山路间,随着森林里响起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的哭嚎之声,幽风荡来,撩起女子额前碎发,她面目有几分狰狞,眼睛里的杀戮之气,化为了猩红的迷雾,明晃晃恰似两把刀子,锋芒毕露,扎进疯狂跳动的心脏之中。

    站在马车前,轻纱妖接了下无忧,两人把无忧放在软垫上,再盖上软绵锦被。

    好在马车很大,多一个人,也不显得拥挤。

    等扶希坐上马车之后,车夫便控制着那一匹红枣马,渐渐离去。

    轻歌坐在一侧,双目紧闭,眉头狠狠皱着,哪怕没有睁开眼,浑身上下,的都透露出凶煞暴戾的气息。

    “轻歌,据我所知,浮生境好像把本部转移到了冰谷,短时间内,便将冰谷占为己有,这引起其他想要入驻冰谷的势力不满,那些势力搞了点小动作后,一夜之间,血流成河,听说,是被浮生境给灭了的。”轻纱妖道:“浮生境在四星也有些名气,不过以往浮生境的行事风格,偏柔软,突然之间,好像转变了,倒是成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也不知浮生境内发生了何事。”

    轻歌蓦地睁开双眼,瞳眸锐利阴冷,犹如鹰隼般看着前方。

    一刹,轻纱妖胆寒,她在夜轻歌的身上,看到了炼狱刽子手。

    轻歌虚眯起眸子——

    无忧是圣兽,一般的人,伤不到他。

    圣兽逃跑追逐的能力一绝,就算梅卿尘出动整个浮生境,怕是也抓不到有所察觉的无忧。

    只能说,背后有人在支持梅卿尘。

    血族?

    兰无心?

    轻歌只能想到这个人。

    不,还有一个。

    冥千绝!

    两年来,冥千绝的所作所为看似不按套路出牌,实则他在交织一张大网,覆盖在天罗地网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棋子。

    “出了鬼哭森林,你们带无忧去天地学院等我。”轻歌蓦然出声,道。

    “那你呢?”轻纱妖问。

    “我去冰谷。”轻歌红唇微启,吐出一口白气。

    “你一个人去?”

    扶希一时激动,猛的站了起来,却不曾想,脑袋撞到了马车天顶,扶希脸上五官皱到一起,挤眉弄眼,他吃痛地揉揉脑袋,转而又坐下去。

    轻歌一言不发,轻点了点脑袋。

    “不行,那太危险了,姐姐,我陪你去。”扶希不放心道。67.356

    “不必。”轻歌不容置疑的道。

    扶希皱起小小眉头,忧心仲仲,“你就让我陪你去嘛。”

    梅卿尘能对无忧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可见不是什么好人,这一系列的事,就是梅卿尘对夜轻歌下的一个套,轻歌若是去了冰谷,岂不是羊入虎口?

    无论如何,扶希也绝不会让夜轻歌独自一人去冰谷的。

    那样,太危险了。

    轻歌沉默下来,不再说话,但她态度坚决,既然已经决定的事,就不会再更改。

    扶希还想说什么劝解轻歌,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他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轻歌,郁闷的垂下头。

    轻歌扭头看相无忧。

    无忧躺在软垫,身上盖着厚厚的锦被,那样妖孽的一个人,这般狼狈,脸上的伤,深可见骨,半边脸,完全毁了,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轻歌闭上眼。

    心有怒火,悲戚滔天。

    马车外,森林里的乌鸦似是被气势惊到,叫了两声后,一哄而散,远离鬼哭之地。

    傍晚,鬼哭森林甚为阴暗。

    轻歌忽然道:“一同去冰谷吧。”

    “真的吗?”扶希欣喜若狂。

    轻纱妖也有些高兴,她自然希望轻歌不是孤身一人,能陪她并肩作战才是好的。

    “等到了冰谷,我去找梅卿尘拿药,无忧恢复后,你们就带他走。”轻歌道。

    扶希脸上的笑,僵住。

    他垂着眸子,缄默。

    鬼哭森林距离冰谷,还有很长一段路程。

    轻歌不急。

    但她的心脏上,正燃烧着熊熊大火,那一场火,是能将整个四星大陆都覆灭的屠戮。

    轻歌伸出手,抚摸着无忧的脸颊。

    她笑靥如画,一字一顿道:“无忧,你要睁大眼好好看着,我是什么剥掉他皮的。”

    轻歌双目凶狠。

    马车外的车夫,打了个寒战。

    与此同时,妖域。

    妖域的晚上,红月当头。

    放逐之地的城池,恢弘雄伟。

    一间犹如囚笼般的屋子里,有着三名画师,画师脚踝处拴上铁链,无处可逃,周围全都放着美人图。

    美人图上的女子,全都是轻歌。

    脚步声响起,三名画师对视一眼,看向石门。

    石门发出嗡嗡之上,而后上移打开。

    身着红袍的俊美男子,从外走进来,石门在他身后关上。

    “姬王。”三名画师齐齐低下头颅,行礼。

    “嗯。”

    姬月淡淡的应了声,“不用理会本王,你们继续。”

    “是。”

    三名画师继续作画。

    姬月走至其中一名画师身边,看着画师作的画,眉头皱起。

    “为何眼睛和头发是红色的?”姬月问,“本王不是说了吗,黑瞳白发。”

    画师当即放下笔,跪在地上,“姬王,属下只是一时兴趣,认为这般美丽张扬的女子,若是红发红瞳,更有风骨韵味。”

    姬月抿唇,眼神幽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