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91章 芙蓉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冥幽并未听轻歌的劝告,不停饮酒,还剧烈咳嗽个不停。

    见此,轻歌无奈,劝到最后,便陪着冥幽喝。

    只要夜倾城,就算没有回去,夜倾城见她不回来,定会先休息的。

    轻歌如是想着。

    同时,夜倾城属于意乱情迷的状态,偌大冷清的宫殿,就只剩下夜倾城与北凰二人

    夜倾城歪着脑袋,看向北凰,她眼前的画面逐渐模糊,像是笼罩着一层迷雾,朦朦胧胧间,她什么都看不清,只望见一道挺拔身影,缓慢地靠近她。

    夜倾城靠在桌上,身体传来的热感,让她无比烦躁,夜倾城下意识地扒拉衣裳,领子滑下来,露出圆润白皙的香肩,一双惺忪迷离的眼,含着笑意看向北凰。

    北凰走近了。

    她拉住北凰的手,贴在脸庞,冰凉触感让她想要靠近,对她产生了极大的诱惑。

    “倾城?”男人喊了她的名字,凌厉剑眉狠狠皱着,眼前美景,他心驰神往,多少午夜梦回时想到的美人姿态,可他怎会察觉不到夜倾城的异常?

    他到底也是个正人君子,绝不会做出乘人之危的事来。

    再说,他想要的,不是一具躯体,而是那颗怦然跳动的心,何况,他也清楚夜倾城的性子,若是真发生了什么,那他和夜倾城,此生再也没有未来可以憧憬。

    夜倾城绝对会恨他一辈子。

    夜倾城神志不清,只知自己异常燥热,而北凰,能镇定住她的火热。

    夜倾城站了起来,一双雪白手臂环住北凰的脖颈,她稚嫩青色且僵硬的闻上去,北凰撇开脸,夜倾城亲到了北凰的脸,脸颊处柔软的触感,让北凰身体酥麻,犹如饮酒般醉了。

    夜倾城懊恼的皱了皱眉,她想要解开北凰衣衫,却怎么也弄不开,反而打了死结,夜倾城双眼含泪,红唇紧抿,委屈的看着北凰。

    北凰喉结滚动,双眼猩红的可怕,他再不近女色,没有三宫六院,甚至被人称为断袖皇帝,可他到底是个男人,血气方刚的男人,温香软玉在外,尤其是心爱之人的索取,拒绝,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北凰怕自己忍不住,血液逆流上天灵盖,北凰几乎红了眼。

    他猛地推开夜倾城,朝外走去。

    夜倾城摔在地上,身体软若无骨站不起来,额头撞到了桌脚,微微红肿,隐约溢出血丝。

    北凰站在门前,发现门打不开,任由他使出浑身解数,门都纹丝不动。

    身后传来低声呓语,北凰回头看去,便看见跌坐在地上的夜倾城,夜倾城垂着眸子,洗了洗鼻子,深红的眼,看着北凰,委屈之色溢于言表,看的人肝肠寸断,心都要碎了。

    夜倾城本身就是个大美人,人如其名,就算说是倾国倾城也绝不夸张,平日清冷若冰,生人勿近,与现在的娇滴滴产生了巨大的反差,这种反差感,宛如熊熊燃烧的火焰,冲击北凰的心脏,让他蠢蠢欲动。

    夜倾城额上的伤,让北凰镇定下来。

    便见他幽幽叹了口气,走至夜倾城面前,将夜倾城横抱起,放在床上,转身的刹那,夜倾城抓住了他的手腕,北凰低头凝视着她,夜倾城睁大眼,看着北凰,一言不发,紧咬着下嘴唇。

    北凰捏了捏夜倾城脸颊,说:“乖,我不走。”

    北凰扳开夜倾城的手,走至旁侧,翻箱倒柜,找出药箱,擦去夜倾城额上血迹,再抹上止血治愈的凝露。

    在这个过程中,夜倾城的一双小手特别不安分,北凰额上溢出了汗,若非他自制力惊人,只怕要化身为凶猛野兽,将她给吃干抹净了。

    终于把药膏抹完,北凰收拾好药箱,放在一侧。

    夜倾城在床上翻来覆去,衣衫凌乱,雪白的肌肤充斥着魅惑。

    北凰走至床边,坐下。

    现在的问题不是他能不能忍住,而是怎么为夜倾城摆脱某种需求。

    夜倾城双手攀爬上来,坐在北凰腿上,她整张脸都是红的,眉头蹙起,温软道:“我难受。”

    “哪里难受?”北凰声音暗哑低沉,富有磁性。

    “哪里都难受。”夜倾城嗓子带着小奶音,甚至还有一丝哭腔。

    身体内的那团火,烧的正旺。

    她太难受了。

    “我该拿你怎么办。”北凰苦笑。

    他一直都希望,夜倾城能够以小女人的姿态在他身边,而不是漠视,可到了这一刻,北凰悲哀的发现,夜倾城不过是中了别人的计谋。

    “轻歌呢?”北凰问。

    方才,一直注意夜倾城,倒是忽略了这个严重的问题。

    这是轻歌准备入住的宫殿,夜倾城来这,兴许只是个巧合,背后之人,是想让他和夜轻歌发生关系!

    北凰双目锋锐,杀气毕露,若真发生了那样的事,他与夜轻歌必然都生不如死。

    “轻歌……”

    夜倾城低声喃喃着,听到这个名字,她的双眼,似乎恢复了清明冷漠,刹那过后,又惺忪缱绻,她摇摇头,嘟哝着,“不知道。”

    说罢,夜倾城的手往下探去。

    北凰一把攥住夜倾城的手腕,目光如炬,深情的望着夜倾城,“倾城,你是认真的吗?”

    夜倾城笑靥如花,点点头。

    北凰扭过头,不愿再望着夜倾城。

    他忍不住了。

    内心挣扎一番,北凰起身,决然离开。

    走了几步,察觉到异常,北凰转头,发现夜倾城捂着小腹,疼痛袭来,她缩起身体,露出难受,求助似得看向北凰。

    北凰一个箭步,走至床边,他一把抓住夜倾城的手腕,朝夜倾城的手看去,一条紫色的筋脉。

    北凰瞳眸剧烈紧缩。

    他想,他知道夜倾城中什么毒了。  bAnFu-(.*)sheng. com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十大奇毒之一,芙蓉散。

    所谓,芙蓉帐暖度春宵。

    不论男女,服下芙蓉散后,解毒的办法唯有交/欢,若不能解毒,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不仅如此,解毒之后的下半生,便只能与此一人发生关系,否则,会暴毙。

    好狠毒的计谋!

    北凰双目充血。

    他没有退路,他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仔细看去,夜倾城手上的紫筋还在扩散,若扩散至心脉,那就完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