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86章 血的味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墨云天和苏雅看见自家儿子,颇为激动。

    墨邪自从去了落花城后,便鲜少回北月,就连轻歌当上四国王,以及订婚宴,墨邪都没来,尤其是墨邪中了落花毒后,唯有偶尔修书一封寄往家中,整个人仿佛销声匿迹了一般,难寻踪影。

    当然,墨云天夫妻两并不知墨邪中毒之事。

    出现在百花园的墨邪,俊美无俦,落花城两年的历练,让他愈发成熟清隽。

    墨邪走至黑曜石桌前,面朝轻歌,双手抬起,作揖:“落花城墨邪,替义父永夜生,恭祝四国王玄月关一战,旗开得胜。”

    墨邪一番话,奠定了轻歌在城主府的地位,也意味着,落花城城主永夜生极其看重她,当初在玄月关,当着天下苍生的面,永夜生可说过,只要轻歌熬过了他的十次攻击,便收轻歌为义女,也就是说,轻歌还有另一层身份,是永夜生的义女,她就算去了落花城,也至高无上的地位。

    轻歌从龙凤椅上站了起来,走向墨邪,道:“回去之后替我谢过城主。”

    墨邪微微一笑,沉吟片刻,拿出一个精致的水晶盒子,递给轻歌,水晶盒四方,镶嵌着闪耀着光火的红宝石。

    轻歌接过水晶盒,不解的看向墨邪。

    墨邪道:“来北月之前,阎家祖爷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言简意赅的话,宛如石子激起千万层涛浪,一众哗然。

    众所皆知,轻歌父亲是战神夜惊风,母亲是落花城阎家的女儿,这阎家的祖爷,年少时战功赫赫,闻名四星,老来坐镇一方,威风八面,膝下子女无数,她却铁面无私,六亲不认,饶是亲近子孙,在她面前,也得低头,恭恭敬敬来一句祖爷。

    阎碧瞳和夜惊风的婚事,当时,祖爷极力反对,阎碧瞳为了和夜惊风在一起,和祖爷断绝母女关系,两个都是倔的,往后便不再来往。

    传说,祖爷这一生,嫁过三个男人。

    第一个男人,人穷志短,祖爷义无反顾的跟他走,婚后的日子,惨不忍睹,年轻的祖爷,美貌无双,自认为男人不需要容貌和家世,只要有一颗真挚的心就好,结果,满盘全输,那男人为了赌博,将祖爷卖到青楼,祖爷一怒之下,斩杀男人。

    ……

    至于祖爷的家世,没人知道。

    有人说,祖爷的背后是个隐世宗族,无比强大,也有人说,祖爷来自穷乡僻壤,靠自己一双手,打出了个天下。

    祖爷在四星大陆上的威名,直逼炼丹府府主和落花城城主。

    轻歌手拿水晶盒,犹豫少许,将盒子打开,里面静置一枚拳头般大小的赤红珠子。

    人群中,一阵惊呼。

    “祖爷也太大手笔了吧,竟然把元灵丹给拿了出来。”

    “怎么说四国王都是祖爷的外孙女,祖爷又是阎家的当家人,一个元灵丹,还是拿得出手的。”

    “话可不是这样讲的,祖爷子孙无数,没见特别宠爱过哪个,这元灵丹送了出来,就意味着四国王是阎家的人。”

    “……”

    百花园,议论纷纷,心思各异。

    尤其是百国使臣。

    轻歌是四国王,她的强大,便是四大帝国的强大,无数附属小国,得从长计议,如何才能在这乱世纷争中生存下去,且不被人压榨。

    轻歌把水晶盒关上,收好。

    祖爷这一举动,便说明阎家接受她了。

    在落花城,她有城主府和阎家做靠山,谁也不敢动她。

    不过,现在轻歌担心的是,祖爷不像是个会留恋亲情的人,忽然而来的示好,只怕别有用心。

    轻歌深思间,墨邪默默观察着她。

    上一次轻歌去城主府,他的心思全放在不让轻歌察觉落花毒上,都没有好好看看她。

    嗯,长高了,还是一如既往的瘦,同时,也更加迷人了。

    有魅力的姑娘,就像是陈年的美酒,让人欲罢不能,缴械投降,堕落在石榴裙下。

    好在,墨邪看的很开。

    若是能拥有,当然更好,如果不能,便也罢了,一心守护即可。

    “墨公子,请坐。”轻歌勾唇一笑,道。

    墨邪点点头,朝东陵鳕走去,在东陵鳕旁边坐下。

    两年之久,时过境迁。

    他们,一个是四国王,一个是未来的落花城城主,再也不能如年少那般随心所欲。

    “墨兄。”东陵鳕朝墨邪微微颔首。

    墨邪轻轻一笑,道:“你是不是想知道落花毒有没有解?”

    东陵鳕略微犹豫了下,才点点头。

    “没解,药石无医,毒已入骨。”

    “那你……”

    此次墨邪与订婚宴时判若两人,那时的墨邪,瘦骨嶙峋,憔悴不振,完全没了邪公子的风采。

    “轻歌的庆功宴,我怎能不来?”墨邪反问。

    东陵鳕错愕,旋即苦笑。

    墨邪看着东陵鳕身上披着的厚重狐裘,眉头皱起,“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炼化了冰魄。”东陵鳕道。

    墨邪瞳眸骤然紧缩。

    炼化冰魄……

    墨邪猛地抓住东陵鳕的手腕,一股寒气,直喷而来,似有寒霜逐渐冰封冷冻他的四肢百骸,墨邪无法控制自己的手,他的脸,瞬间惨白。

    东陵鳕皱了皱眉,往后退,墨邪使尽全力,才把手抽了回来,他甚至能够听到,冰层在血肉里慢慢碎裂的声音。

    墨邪无比的惊骇。

    “你到底炼化了多少冰魄?”墨邪冷声道。

    “去了趟冰谷。”东陵鳕淡淡的道。

    冰谷……

    那里,四季如冬,冰冷彻骨。

    在冰谷炼化冰魄,这是什么概念。

    墨邪皱眉,问:“为什么?”

    “永夜生十次攻击之后,轻歌身受重伤,昏迷不醒,还发烧了,若不退烧,九死一生。”东陵鳕解释道。

    他为东陵太子的时候,只偶尔听到过墨家邪公子的名,直到遇见了夜轻歌,竟是与墨邪兄弟相称。

    他在墨邪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

    墨邪恍然大悟。

    突地,墨邪右手臂膀产生了痛感。

    这时,坐在上位的轻歌,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她眯起眸子,扭头朝墨邪看去,血的味道,从墨邪身上蔓延而出!

    墨邪身体僵住,而后,轰然倒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