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84章 不娶妻 ,不生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怎么了?”东陵鳕察觉到轻歌的不对劲,问道。

    “没事。”轻歌摇摇头,眼底却是锋芒毕露。

    方才,她忽然想到,如今四大帝国的王,都与她有关系,可以说,只要她想,她便能合并四大帝国。

    可,在此之前,这些人,都还只是太子、皇叔而已。

    她去迦蓝之后,南皇、西寻以及东陵的皇帝陆续死亡,尤其似乎南皇,南皇皇帝意外死后,南皇太子本可以继位,然而,南皇太子也死了,最后,皇位落到了沐七的手上。

    这一系列的过程中,背后仿佛有一双手在推动。

    再仔细想想,虞姬化身虞贵妃,潜伏在北月皇身边,北月皇与她之间的矛盾,兴许就是被虞姬给激化的,可以说,最后,她会跟北月皇兵戎相见,甚至手刃北月皇,跟冥千绝,有很大的关系。

    换而言之,她走的每一步,都在冥千绝的计划之内。

    她能想到的,冥千绝早已考虑到。

    其实,冥千绝早有意图,让她统一四大帝国,并且,是在他周密的计划之下进行的。

    轻歌的心里,微微衍生出寒气。

    冥千绝补下弥天大局,让她跳进火坑还不自知。

    冥千绝真是下了好大的一盘棋!

    不仅如此,当初离开迦蓝出去历练时,第四个历练之地会是冰谷,跟虞姬有关,之后,她去抢夺了雪灵珠,再跟血族扯上关系,在极北之地,这一层矛盾彻底被激化,她与血族,不共戴天。

    再往前了说,她会与血族扯上关系,是因为梅卿尘,之所以遇见梅卿尘,是因为她接受了烈云佣兵团老大屠烈云的邀请……

    轻歌闭上眼。

    兴许,从她当初踏进那条巷子,走进斗兽场时,她就已经沦落为冥千绝的棋子,走在冥千绝设想好的每一步。

    北凰看了眼轻歌,道:“轻歌,差不多傍晚左右,西寻王和南皇国王应该就会到了,晚上有你的庆功宴,等庆功宴结束后,你再离开皇宫吧。”

    “也行。”轻歌点了点头。

    轻歌挑眸看了眼北凰,北凰欲言又止,似乎还想问什么,却说不出口。

    轻歌道:“你还要说什么?”

    北凰抿了抿唇,喝了一口酒,才问:“今晚是你的庆功宴,倾城,应该会来吧……”

    算一算,他有多久没见到那个姑娘了。

    “应该不会。”轻歌皱了皱眉。

    外界来看,四国王与琴神夜倾城关系早已破裂,故此,夜倾城一心留在千金榜。

    若夜倾城在这个时候来,传言岂不是不攻自破?

    轻歌望向北凰,心里叹了口气。

    北凰对夜倾城的情深意重,她是知道的,但,感情的事,外人也不能插手。

    闻言,北凰落寞的垂下眼皮,现在,连见面都是奢侈的事了。

    这时,有婢女端来小点心和新酿的花酒。

    婢女有两位,一个长得清秀,另一个生得国色天香,后者走到东陵鳕旁侧,为东陵鳕倒酒。

    轻歌不由多看了眼后面那位婢女。

    她从婢女的眼神中,看到了不甘居于人下的野心。

    想来,这位姑娘,骨子里是叛逆的,想要爬上更高的巅峰,像她这样的容貌,欲拒还迎,找个靠山不难,然而,她却进了皇宫,只怕,想要的东西,不简单。

    北凰看着东陵鳕身旁的婢女,眼底闪过一抹嫌弃之色,他皱了皱眉。

    轻歌将北凰的表情变化尽收入眼中。

    果然,如她所料。

    这婢女仗着容貌,想要接近北凰,奈何北凰心中有人,三宫六院都是摆设,自然不会着了她的道。

    如今,婢女便把主意打在了东陵鳕身上。

    婢女为东陵鳕倒酒时,不慎把酒水洒在了东陵鳕的身上,婢女连忙拿着帕子去擦,指腹有意无意触碰东陵鳕脖颈。

    婢女眼波含情,嘴角噙着笑。

    下一刻,婢女脸上的笑渐渐凝固住。

    她的手上,传来彻骨的寒冷之感,婢女感觉到疼痛在肉体深处弥漫开,就连灵魂,好似都被冰封,上了枷锁,无处可逃。

    寒冰逐渐封住婢女的身子,婢女姿态保持不动,身上却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冰将她的血液冻住,她眼眸睁大,动也动不了。

    她能感受到死神的降临。

    婢女的心里,充满了恐惧感。

    她后悔了。

    她以为东陵鳕比北凰好对付,可她根本无法靠近他,触碰他的代价,是死亡。

    不好!

    轻歌目光闪动,猛地站起来,想要解救这婢女。

    婢女身子裂开,化为无数冰片,天女散花般落下。

    没有血和五脏六腑,什么都没有,只有冰块。

    轻歌红唇微微张开,长吁。

    还是晚了一步。

    之前在马车里,她稍稍碰下东陵鳕的脸,都难以抵抗那股寒气,更别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婢女,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东陵鳕坐在椅上,身体僵住。

    他伸出手,雪花般的冰片落在他的掌心。

    东陵鳕紧咬着下嘴唇,心里一片悲哀。

    他抬头,看向轻歌。

    轻歌与之对视。

    另外两个婢女尖叫出声,之后镇定下来,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北凰诧异的看着东陵鳕,还没从方才那一幕中回过神来。

    轻歌内心抽搐,仿佛被一双手狠狠撕裂,血肉模糊,疼痛不已。

    她心疼的望向东陵鳕,此生,东陵鳕不能碰到任何人。

    实力弱点的,只要近他的身,就会死亡。

    他注定要孤独终老。

    轻歌想起东陵鳕说的那一句话,他不娶妻,不生子……

    轻歌满心酸涩。

    “东陵,这是怎么一回事?”北凰讶然的问。

    东陵鳕摇头:“没什么。”

    见东陵鳕不说,北凰也不问。

    轻歌重新坐到椅子上,一言不发,闷不做声的喝着酒,一壶接着一壶。

    东陵鳕看向轻歌,眼神忧郁。

    北凰这时才发现,东陵鳕穿的袍子,特别厚,厚的不正常……

    再联想到方才的事,北凰皱了皱眉。

    与此同时,冷宫偏僻之处,昏暗光线里,走出一道人影。

    那女子衣着性感,面色姣好,脸上扬起诡异的笑容。

    此人正是极北女王!

    极北女王低头垂眉,轻声喃喃着,“对夜轻歌身边的人下手?那么,从哪一个开始比较好呢?”

    极北女王似是懊恼,柳眉轻轻皱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