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77章 天子脚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青天看着轻歌,耷拉的眉眼透露出几分惆怅之意。

    从玄月关到北月帝都城的路上,他的心却在迦蓝。

    安溯游是四剑灵师,哪怕他知道自己孙女儿有多厉害,也忧心忡忡,万分焦虑。

    然而,他不曾想到,前脚才到帝都城,屁股都还没坐热呢,就听到迦蓝被灭的消息,曾经那么强大的迦蓝,多少修炼者挤破脑袋都要进去的地方,被她的孙女,给摧毁了。

    看似轻而易举,实则万丈光芒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辛酸往事,他这个做爷爷的都知道。

    “回家了,回家了好,晚上爷爷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看看都瘦了这么多。”

    夜青天揉了揉轻歌脑袋。

    转眼间,小姑娘都长这么高了,让爷爷都有点压力感。

    不过,也瘦了很多,瘦的让人心疼。

    “好像很久没有吃爷爷做的饭了,今晚有口福了。”轻歌嘴角上扬。

    唯有在夜家的时候,她才会好好吃着饭。

    在外面,有时几天才吃一顿饭,因为修炼者的原因,就算七天不吃饭也不会有饿感,但是,时间久了,就是问题。

    若是真要等到有了饥饿感再去吃饭,那身体基本就已经垮了。

    夜青天看了眼东陵鳕,道:“小陵深得我真传,厨艺还是不错的。”

    轻歌勾着夜青天臂膀,“外面风大,爷爷,我们进去吧。”

    “轻歌,欢迎回来。”夜羽一身水蓝长衫,头上挽着发髻,看向轻歌,微微一笑。

    轻歌转眸,扫及夜羽,怔住。

    两年前的夜羽,英姿飒爽,干练利落,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气质,如今,夜羽温婉如斯,倒真像个养在深闺里的女子。

    再仔细看去,夜羽眼角出现了几条细纹,脸色苍白,有些病态。

    轻歌浅笑,朝其点点头。

    “让开,都让开,撞死人了别怪小爷啊。”熟悉稚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轻歌眸光颤动,回头看去,便见道路尽头,灵童骑着杀戮血狼,一路横冲直撞过来,街道上,百姓密密麻麻,杀戮血狼狂奔而过,人仰马翻,叫苦连连。

    遭殃的百姓们揉着伤痛之处正要怒骂,见杀戮血狼载着灵童在夜府门前停下,便止住了口。

    开玩笑!

    跟四国王有关系的人,都得尊重,当成祖宗一样供奉着。

    杀戮血狼载着灵童冲到夜府门前,一个紧急刹车,灵童便像稻草人一般飞了出去,先撞在墙上,再沿着墙滑下来,趴在地上,四肢犹如灵兽般抽搐了几下。

    轻歌睨了眼灵童,嘴角抽抽。

    这厮好歹也是个老大爷了,就不能正经点吗?

    灵童站了起来,怒不可遏,正要指责杀戮血狼,但见杀戮血狼迈动四只蹄子走到轻歌身边,化身小萌兽,褪去凶悍之气,在轻歌身上蹭了蹭,一副求爱抚的样子。

    灵童哀嚎:“没天理啊,天子脚下竟然搞区别待遇。”

    众人不约而同朝夜府里面走去。

    杀戮血狼屁颠屁颠跟在轻歌身后,轻歌挽着夜青天臂膀,聊了几句。

    荣耀领主走在人群之后。

    灵童见轻歌不理自己,便自个儿玩自个儿的了,睁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这一看,不得了了,看到了夜羽。

    夜羽走着走着,察觉到不对劲,低头看去,便见灵童拉住她的小手。

    灵童刻意瞪大眼睛,露出委屈之色,“姐姐,我屁屁好疼,你能帮我揉揉吗?”

    夜羽:“……”

    这哪家的小屁孩呢?

    夜羽咳嗽了两声,也没在意,只当是个小孩罢了,她蹲下身子,把灵童抱起来,说:“姐姐房里有药,吃了药就不疼了。”

    灵童一派天真无邪,“真的吗?”

    夜羽:“真的。”

    夜羽心想,现在的小孩,真是可爱,殊不知被算计了。

    轻歌回头看了眼,忍不住翻白眼。

    幸好灵童还是个小孩,要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不知要祸害多少好人家的姑娘。

    其他人都去了风月阁,夜羽带着灵童回房间,轻歌则和夜青天来到小厨房。

    她在帝都待的日子不长,能陪着夜青天的时间不多,每一刻,都显得弥足珍贵。

    轻歌陪着夜青天在旁侧洗菜,夜青天教她如何洗才能干净。

    轻歌对厨房之事不感兴趣,不过和姬月在一起的时,也想跟着夜青天学烧菜,希望未来能煮给姬月吃。

    没料到,夜青天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夜青天说:“我们家小歌儿不用学烧饭做菜,这种事,应该让别人来做。”

    自己家的姑娘,在夜府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去了别人家,也绝不能委屈着。

    不然,就休了他。

    不仅如此,夜青天还一度表达过自己的想法,强烈希望轻歌能够多娶几个夫……

    夜青天一面切菜,一面感叹道:“小陵那孩子真不错,歌儿,不如你多嫁几个吧,把他们全给收了。”

    轻歌囧,夜青天对这件事,貌似有很深的执念。

    夜青天继而感叹:“都是这么好的男孩子,真舍不得给别人家。”

    “爷爷,我洗完了。”

    轻歌把菜放下,脚底抹油,溜了。

    爷爷思想太开放,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与此同时,夜羽的房间里。

    灵童趴在床上,夜羽掀起灵童的袍子,发现有大幅度的青紫痕迹,夜羽拿出药膏,抹在灵童背上。

    灵童享受般的眯起眼睛,嘴里还哼哼着:“姐姐,你真好。”

    若非深知灵童本性,单看灵童容貌,那可爱粉嫩的脸蛋儿,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夜羽抹完药,随意的问:“轻歌每次回来,都要带一个孩子,你和轻歌是怎么认识的?你父母呢?”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灵童洒脱的道:“我父母死了,我跟轻歌,是在海里认识的。”

    夜羽诧然,“海里,真是个奇妙的邂逅。”

    灵童扭着头,看向夜羽的脸,发现夜羽的脸色很差,问:“姐姐,你病了吗?”

    夜羽脸色大变,她蓦地起身,朝外走去。

    灵童眨了眨眼睛,穿好衣服,跟上夜羽,却发现夜羽不见了。

    灵童失落落的垂着眼皮。

    还以为能勾引到一个姑娘呢,然而,姑娘又跑掉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