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76章 回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会危及生命。”轻歌喃喃自语,重复东陵鳕的话。

    许久,轻歌状若癫狂,笑了几声,眼泪好似都要笑出来。

    是啊,不会危及生命。

    可,只要不危及生命,就不是问题了吗?

    从此往后,他的身体就是一块寒冰,体内散发出来的冷意,能影响一座城,从此往后,他再也不能触碰任何人,所有碰过他的人,会被冰元素给侵蚀,这意味着,他只能孤独一人,他只能孤独终老,他的人生,注定是寂寞!

    轻歌闭上眼,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东陵鳕太蠢了。

    太蠢了。

    这些人都太蠢了。

    蠢到为了她不要命,蠢到为了她做些疯狂的事。

    轻歌满腔怒火,恨不得拿起刀,冲锋陷阵,发泄怒意。

    她怨东陵鳕,也责怪他。

    可当她睁开一双眸子,看着东陵鳕苍白的脸,与之静静对视,她却说不出话来了。

    “没事的,你看,我捏自己的脸都没事。”东陵鳕捏了捏自己的脸,反而有几分可爱,他见轻歌还绷着一张脸,顿了顿,又道:“这一生,也没几个人能近我的身,我不娶妻,不生子,这样,也挺好的。”

    这一生啊,他不娶妻,不生子,只愿成为她的骑士,守护着她,无怨无悔,看她和另一个人白头到老,相濡以沫。

    轻歌哽咽,说不出话来,她怕一旦的开口,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再一次,轻歌有了嚎啕大哭的感觉。

    她往后躺下,靠在厚厚的软垫上,望着马车上方。

    “东陵,你真蠢啊。”终于,轻歌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你说,值得吗?”

    为了她,把自己折磨的不人不鬼,值得吗!

    东陵鳕微笑的看着她,凝望许久,才道:“只要是你,就值得。”

    轻歌撇过脸,不再看向东陵鳕。

    此生,她最怕深情交付,只因她给不了回响。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在北月帝都城门前停下。

    “来者何人。”城门前的士兵,拦住了马车。

    车夫道:“马车里坐的,是四国王和东陵国王。”

    士兵狐疑的看了看马车,而后道:“你说是四国王就是四国王?”

    车夫有些为难。

    两辆马车上的两个车夫,都是随意找的,因为马车里坐着大人物,一路上,两个车夫也都战战兢兢,此刻,车夫为难的朝马车看去,里面的确是四国王,可车夫不知,会不会打扰到四国王。

    士兵看出了车夫的犹豫,嗤笑一声,道:“果然是骗人的吧,四国王怎么可能在这马车里面。”

    “谁在骗人?”马车帘子被人掀开,一股寒气渗透出来。

    轻歌走下马车,一袭墨色长衫,三千白发随意用簪子挽住。

    她抬起眸子,淡淡的看了眼士兵。

    “四……四国王……”士兵语无伦次,都结巴了,激动的看着轻歌。

    城门前后,四周,来来去去还是的有很多人的。

    见是轻歌,所有人都跪了下来。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依旧是那一句话。

    “都起来吧。”轻歌道。

    士兵看着轻歌,激动的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他往前走了几步,双手颤巍巍地抬起,抱拳:“四国王,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在其位,谋其职,这是好事。”

    说罢,轻歌转身走入马车之中。

    两个车夫,驾着马儿进入城内。

    方才与轻歌对话过的士兵,犹如石化般,站着不动,过去许久,才激动地抓着友人的手,“我的天,刚才四国王是不是跟我说话了,那可是四国王,四国王跟我说话了。”

    “对,四国王跟你说话了。”友人也有些激动。

    马车进入帝都城内,慢慢前行。

    四国王夜轻歌回城的消息,席卷整个帝都城。

    轻歌坐在马车内,东陵鳕眸光温柔的望着她。

    “两年了,时间过的真快。”东陵鳕感慨道。

    闻言,轻歌勾起唇角。

    的确,距离她刚来到四星,已经是两年多以前的事了。

    只是两天而已,好似过去了十多年,这中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儿。

    外面,响起杂乱的声音。

    “恭迎吾王。”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

    轻歌撩起马车窗口的帘子朝外看去。

    街道两侧,百姓跪拜。

    一眼望去,黑压压的全都是人。

    轻歌眸中涌动着流光。

    这些,全都是她的子民,她未来要守护的人。

    东陵鳕靠在的软垫上,转眸看了眼轻歌的侧脸,线条柔美,轮廓隐匿在强烈的日光之中,那么耀眼。

    当初的小姑娘,已经成为九五之尊了。

    东陵鳕感到欣慰的同时,又有些落寞。

    他低头垂眸,看着自己的手。

    自从炼化冰魄后,他越来越怕冷,身体也越来越冷,当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仆人为他换衣,竟是活活冻死。

    那是在玄月关,准备出发来青石镇迦蓝的早上。

    东陵鳕双手握成拳头。

    赤羽说,他以后,只能与冰同存。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他可以操控冰元素,反而冰元素会慢慢侵蚀他。

    东陵鳕忽然察觉到了墨邪的心情,堕落于深渊之中,却不想让她发现,她只要看着他阳光的一面就好。

    “轻歌。”东陵鳕出声。

    轻歌扭头看向东陵鳕。

    “没什么,就想喊喊你。”东陵鳕道。

    轻歌:“……”

    马车停在了夜府门前,轻歌一走下马车就看见站在夜府门口的夜青天等人。

    夜青天身旁两侧分别站着夜羽和殷凉刹。

    殷凉刹朝着轻歌挥手,“轻歌,我在这里。”

    轻歌微微一笑,她扶着东陵鳕走下去。

    “阿嚏……” :(.*)☆\\/☆=

    夜青天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望了望天,疑惑道:“天怎么突然变冷了?”

    直到看着东陵鳕披着狐裘外袍走来,夜青天才恍然大悟,在心里叹了口气。

    身为爷爷,他是自私的。

    他一度认为,东陵鳕比姬月更适合轻歌。

    轻歌不是小家碧玉之人,她的战场,在那九天之上。

    姬月太妖,墨邪太逍遥,反而是与世无争的东陵鳕,能包容轻歌的所有。

    “爷爷。”轻歌走至夜青天面前,开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