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73章 谁的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无虞没了,安溯游走了,剩下的迦蓝弟子们,狼狈不堪,面面相觑,似无家可归的孩子,茫然无措。

    曾经那么辉煌的存在,那么一座恢弘的城堡,如今,只剩下残肢断骸。

    空气里,弥漫着潮湿之味。

    轻歌抬起步子往前走去,每走一步,脚印都会深入泥泞之中。

    无数迦蓝弟子,瑟瑟发抖,注视着她的眼神里,充斥恐惧,见她走来,皆是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

    “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

    轻歌淡淡出声,嗓音不大,却如一阵风卷过,所有人肃然起敬。

    轻歌继而道:“想来,诸位对天地学院都不陌生,我是天地学院长老,你们若想来,天地学院的大门随时为你们的打开,至于这第二,就只能请诸位回家了,我不强迫大家,日后要走什么路,你们自己选择。”

    轻纱妖欣喜的看着轻歌,眸中闪着泪光。

    她本做好牺牲的准备,带着轻纱一族的人死在这片土地下,然而,她不曾想到,一夜之间,迦蓝就被夷为平地,并且,轻纱一族没有参与其中。

    这一切,只因为有她,夜轻歌。

    站在轻纱妖身侧的夜无痕将披风盖在她身上,拥紧了她,轻纱妖仰起脸,看向夜无痕,她的余生,全都是这个男人的了,他会给予她温暖。

    诸多迦蓝弟子,听完轻歌的话,互相对视,都在挣扎。

    迦蓝被灭,他们转而就投入天地学院的怀抱,岂不是背信弃义?

    可转念一想,又是心寒,就连迦蓝的最高领导者安溯游,也都让他们自生自灭不管他们了,他们又何必在乎那么多。

    最起码,此刻看着夜轻歌,看着这个以一己之力摧毁迦蓝的女子,他们热血沸腾,心里有了向往。

    “四国王,我愿投奔天地学院!”忽然,一名男子往前一步走,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轻歌。

    有人起了个头,接下来,无数声音响起。

    “我等愿意成为天地学院的弟子,只要天地学院不嫌弃。”

    “我愿追随四国王,无怨无悔。”

    “四国王在哪,我们就在哪。”

    “……”

    此起彼伏的声音,一瞬之间,群山上,吵杂的犹如菜市场。

    轻歌背对着他们,闻声,逐渐转过身来,墨色长衫的尾部,在小半空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她微微抬起削尖的下巴,眼神漠然的看向诸人,都要追随她,去天地学院,回家的人少之又少,这在情理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天地学院虽说是新起的学院,而且还是唯一一个精神师学院,但从天地学院创立开始,仅仅用了几年时间,便跻身十大学院,势头直逼迦蓝。

    其中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元素就是夜轻歌,与百国联盟的对战中,她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尤其是五剑灵师的十次攻击,那是普通修炼者想都不敢想的事,就连四剑灵师安溯游,也不敢说承受永夜生十次攻击后还能站起来。

    轻歌看着他们,嘴角勾起一抹灿然的笑。

    这一战,她赢了。

    从此往后,四星大陆,她也能站得住脚。

    “轻纱,你和兄长先带他们去天地学院。”轻歌道。

    “你是天地学院长老,必须有个仪式,你不一起去吗?”轻纱妖问。

    “不急。”

    轻纱妖看了眼轻歌,而后点点头,她和夜无痕转身朝诸多迦蓝弟子走去,即刻动身,去往天地学院。

    临走前,夜无痕走至轻歌面前,伸出双手,拥住轻歌,再松开,拍了拍轻歌肩膀,道:“哥哥等你。”

    “去吧。”轻歌道。

    夜无痕看了眼轻歌,与轻纱妖带着迦蓝弟子去天地学院。

    轻歌站在山之巅,俯瞰山下景色,烟雾缭绕,景致轮廓若隐若现,美如画。

    “未来,四星大陆的每一处土地,都会由你统辖。”荣耀领主站在轻歌身旁,负手而立,暗绿毒蝎般的眸子,扫视着周围景象,感叹道。

    哪怕路途遥远千辛万苦,但他相信,会有这么一天的。

    “希望如此。”轻歌淡漠的道。

    她的野心,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的心很大,能囊括天地众生,她的心很小,小的只能住进一个人。

    “小主子,天暗了,不早了,你先回青石镇休息吧。”李沧浪走至轻歌身边,道。

    轻歌说:“让弟兄们好好休息,过几日动身去帝都。”

    “是。”

    “……”

    轻歌转眸看去,小小的灵童蹲在一角拔杂草,嘴里不知碎碎念着什么,轻歌微微一笑,走过去。

    灵童的视线里多了一双软靴,灵童抬起脑袋看过去,看见轻歌。

    轻歌朝他伸出手。

    灵童眯起眼睛嘻嘻一笑,站了起来,在雪白的衣服上擦了擦泥,再把手搭在轻歌掌心。

    轻歌牵着灵童的手,朝山下走去,路过碧西双与荣耀领主身边时,两人跟上。

    走过荆棘丛,下了山,几人直奔青石镇的客栈。

    青石镇占地面积虽小,不过,也可算是一座小型的城池,八面围墙,其中四方有高耸的城门。

    轻歌走向城门时,城门自动打开,守城的护卫和沿街百姓诚惶诚恐,甚至不敢看她,看上一眼仿佛都是亵渎。

    青石镇不算是北月疆土,不用称她为王,不过,当她出现在城门,整个青石镇的人,都陷入恐惧之中。

    轻歌嘴角勾着嘲讽的笑。

    她无论如何都忘不掉,当初一场兽潮,她为青石镇的子民出战,那些人,却说她是祸害,紧闭城门,不让她进来。

    轻歌的目光,愈发冰冷。

    万事万物,其实就是个轮回。

    回到客栈,客栈掌柜更是毕恭毕敬。

    几人上楼,辛苦一天,都有些累了。

    半夜,灵童敲开轻歌的门。

    他说:“轻歌,我想去迦蓝看看,一起吗?”这是他最后的执念。

    轻歌愣了一下,旋即道:“好。”

    迦蓝山脚下。

    灵童拉着轻歌的手,不断往前走去,嘴里喋喋不休:“以前我最喜欢和空虚来这附近玩,玩到半夜都不回去,安老贼和无虞杂碎就会来找我们,通常都是责怪空虚不懂事,因为他比我大。”

    “……”

    灵童跟轻歌说了很多很多,突地,轻歌不走了,灵童回头疑惑的看着她。

    轻歌蹲下身,将一块帕子捡起来,帕子上,染着黑色血迹。

    轻歌低头看去,她脚下之地,是一滩黑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