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8章 蓝生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被夜正熊踩断肋骨,从夜家拖至刑法堂,遍体鳞伤。

    浠水河边,她被逼跳入无尽水淹之中,受血魔花吞噬,生死一线。

    ……

    可以说,几番辗转,她能活下来靠的就是侥幸。

    这般想着,脚步声忽的响起。

    寂月皎皎,一道白色身影徐徐走来,步步生莲,腰肢柔软,柳眉弯月,眸似秋波,流转时潋滟若晴,轻歌抬眸,漆黑的瞳孔里装下了白色的影子,犹若月季开了满院,似雪纷纷。

    雪灵儿……

    轻歌垂眸,肩前系着御寒的虎皮披风,她抱着姬月坐在墨石前,纤细的手指温柔的抚摸着姬月背后火红的毛发。

    烈云佣兵团的人见雪灵儿过来,一个个都拿着兵器蓄势待发,双眼戒备的望着朝这边逐渐走来的女子,剑拔弩张,气氛如火。

    “屠兵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雪白的软靴在烈云佣兵团的阵营前停下,雪灵儿轻轻一笑,那笑,却冷得彻骨,并未蔓延进眼底。

    屠烈云起身,淡淡的望着雪灵儿,道:“没想到连炼丹府的雪主都出来了,看来炼丹府势在必得。”

    雪灵儿双手环胸,“听说屠兵长这次接了月蚀鼎的任务,不过这月蚀鼎我们炼丹府非要不可,屠兵长还是想想任务失败该怎么面对佣兵协会的惩罚。”

    “雪主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给人情面。”

    梅卿尘掩嘴咳嗽了几声,白月光下,更显得他异常羸弱,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眸中蕴着醉心的温柔,似那三月无心拂过的春风,有杨柳依依,娇花照水。

    雪灵儿看见梅卿尘,眸光微动,似有复杂之色,“梅公子的身体似乎越来越不好了?”

    “我身体一向如此,也没什么奇怪的。”梅卿尘道。

    雪灵儿抿了抿唇,道:“凤凰山上寒风刺骨,我那里有几件多的狐裘……”

    “不必了。”

    雪灵儿的话还未说完,梅卿尘就抬起手制止住。

    雪灵儿欲言又止,她漫不经心的朝四周看去,视线落在轻歌身上,勾唇一笑,雪灵儿道:“早在炼丹府的时候就听说有个叫做无名的姑娘打通了幻殿的第八根石柱,想来阁下就是无名姑娘了吧。”

    轻歌抱着姬月缓缓起身,眸光淡然的望着雪灵儿,不卑不亢,不喜不怒。

    “都说炼丹府雪主风华绝代,倾国倾城,而今有幸一睹雪主风采,果然更甚闻名。”

    轻歌说话间,身后的晚风撩起,虎皮披风如水中涟漪般荡开。

    “嘴儿真甜。”雪灵儿的手指朝前俏皮的一点,不知有意无意的瞥了眼旁侧冻得发抖的夜雪和北月冥,雪灵儿眸中爬上冷意,道:“不像是某些人,长得虽然人模人样,哪里知道是披着人皮的畜生,畜生也就罢了,还不知道好好的呆在家里,偏要出门来弄脏别人的眼睛,真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遇见这样的衣冠禽兽。”

    雪灵儿一口一个畜生,一口一个禽兽,说甚是畅快。

    轻歌哑然失笑。

    这雪灵儿气质虽然冷艳清然,可这张嘴,着实是毒。

    趴在轻歌怀里的姬月吹了口气,三根胡子抖了抖。

    他一直以为轻歌这丫头的嘴最毒,没想到天外有天……

    夜雪冻得瑟瑟发抖,脸色也如冰块般,难看的很,周围的温度似乎都骤然下降了。

    旁侧的北月冥垂眸望着脚边新生的断肠草,眼瞳深得好似要滴出墨水来。

    “雪主,你又出来欺负人了。”

    随着一连串爽快的笑声响起,一阵乌色狂风大作,似有雷霆四起,金色的光火犹若朝霞般绚丽冲破这片黑暗刺痛众人的眼球,凤凰山上的所有人都抬眸朝月朗星稀的夜空下看去,一只巨大的火凤凰的拍打着翅膀翱翔于九天之上,凤鸣声起,万鸟之王,百兽之后。

    风临天下,莫敢不从!

    火凤凰盘旋时带起阵阵狂风,刮起了浓重的沙尘暴,凤凰的一双羽翼是火焰燃烧而成的,让人不由为其捏了把汗,生怕这火凤凰一怒,将这片苍茫大地燃烧殆尽。

    轻歌虚眯起眼眸,瞳孔之中,火凤飞掠,似有熊熊怒火中烧。

    凤凰身上,风华绝代的男子身长玉立,剑眉星目,一双狭长的凤眸亦正亦邪,半是慵懒半是邪佞。

    男子着墨绿长袍,袍摆曳着凤凰身上燃烧得火焰,似要怒放开花;其腰封上别着一根蓝玉萧,碧蓝通透,光泽晶莹。

    火凤飞旋许久,忽的一冲而下,滑下的同时,火凤的火焰愈发的变淡,直到凤凰消失。

    霎时,男子安稳的落在地上,眉眼含笑,似有秋风刹那而过。

    “你怎么也来了?”雪灵儿看着男子皱了皱眉。

    男子笑道:“雪主,这凤凰山也没刻上你们炼丹府的名字,我怎么不能来?”

    “月蚀鼎是我炼丹府的,你最好别跟我抢。”雪灵儿冷淡道。

    男子不急不恼,道:“月蚀鼎出世是各大势力部落的占卜师占卜出来的,不到最后,鹿死谁手谁又知道?”

    雪灵儿半敛眸子,眸光古井无波,却又缠绵悱恻,又爱又恨……

    “蓝兄,我就知道你会来。”

    不远处的闪动之中走出一名身着月牙色长衣的男子,男子眼神忧郁,眸光如秋波宛转,言语甚是温柔。

    轻歌挑眉,眸光一闪。

    东陵鳕!

    东陵鳕与两名戴着面具的侍卫走至那男子面前,男子道:“东陵鳕,要你是个女人我绝对会爱上你,这眼神太绝了。”

    东陵鳕:“……”

    他就知道,他不该这么突兀的出来……

    “炼器工会对月蚀鼎相当看重,怎么就来了你一个?”东陵鳕望了望男子空空如也的身后,道。

    “月蚀鼎而已,来我一个人就够了。”男子道。

    “蓝兄还是一如既往的桀骜不羁。”东陵鳕微笑道。

    这边两人说的起劲,轻歌身侧的虎子凑在轻歌耳边道了句,“无名姐,这个人是炼器工会大元老的儿子蓝生烟,炼器资质惊人,世人都说他就是下一个风青阳,他之前脚下的火凤凰就是风青阳大师和其父一同为他炼制出来的飞行灵宝。”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