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牢被轻歌几刀切割开,轻歌走进牢笼之中。

    灵童在牢笼门,蹲在角落里画圈圈,只觉得自己智商被侮辱了。

    轻歌站在碧西双不远处,看着碧西双。

    她手上提着刀,刀尖点着地面,每走一步,刀尖便在地面摩擦,似要擦出一路火花来。

    轻歌将明王刀高高举起,随即猛然劈下,桎梏碧西双的铁链枷锁,被一刀砍断。

    碧西双身体消瘦,她像是细柳,风一吹就倒了。

    碧西双看着轻歌,微微一笑,纤细的手抚摸着小腹,“轻歌,孩子,没了。”

    那一刻,女人眼里涌聚伤感。

    “跟我走吧。”轻歌淡淡的道,朝碧西双伸出手。

    碧西双孩子没了,她心里也不舒服。

    当初,得知碧西双怀孕时,她也特别期待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正因为她跟姬月走的艰辛,所以她希望身边的这些人,都能,有"qing ren"终成眷属,多些幸福,少点灾难。

    碧西双把手放在轻歌掌心,轻歌带着她走出这座牢笼。

    光线昏暗,轻歌双眸里折射出嗜血的光。

    杀机,四起。

    灵童转身看见轻歌,怔愣住,他从未见过那么严肃的表情,以及毫不掩饰的杀戮之意。

    外面,出现了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是安溯游。”轻歌目光剧烈闪烁。

    无虞丹田被废后,已是废物,没了灵气滋润,无虞一下子看起来老了二十岁,又因年纪太大,走起路来脚步虚浮。

    安溯游则不一样。

    安溯游是四剑灵师,走路之声中气十足。

    灵师以上的修炼者,未见其人,却能先感受到那股子气势。

    轻歌眉头轻轻一皱。

    强龙尚且压不过地头蛇,她至多只能跟三剑灵师拼命。

    何况,碧西双如今丹田不能储存的灵气,就相当于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这是在迦蓝,有黑魔卫,还是在密室里,必然有机关暗道。

    故此,轻歌三人,不能跟安溯游正面对上。

    “灵童,你带西双先走,我断后。”轻歌道。

    “轻歌……”碧西双轻咬下嘴唇,欲言又止,以她现在的实力,什么都忙帮不了,反而会拖累。

    “你们先走吧。”灵童道:“我熟悉密室地形,还参与了其中一些机关暗格的设计,再说了,我还有曙光之眼,逃生的本领,不比你差。”

    脚步声越来越强烈,像是有一颗心脏在黑暗中疯狂的跳动着。

    轻歌本想说什么,却也知现在不能拖下去,她带着碧西双原路返回,临走之前,回头看了眼灵童,“我在半山腰等你,一个时辰,你若没来,我便直接开战。”

    说罢,石门关上。

    灵童勾起唇角,笑的满目灿烂。

    灵童躲在暗处,隐匿。

    轻歌二人走后,安溯游便出现在密室之内,他看着被刀砍掉的铁柱和空无一人的牢笼,虚眯起精光四射的眸子,他回过头,看向石门,欲要朝石门走去。

    就在此时,铁牢里面的床,忽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安溯游脚步顿住,回头看去,灰浊瞳眸倒映出火光。

    暗处,灵童双眼诡谲,眸子深处闪耀着焰火,他眼瞳薄凉的望着安溯游,宛如跗骨之蛆般,紧随着安溯游。

    那么多年,他终于又见到了这个人。

    他本以为会愤怒,会质问,会激烈,然而,现实是,比他想象的要安静。

    他的心,沉寂于深海。

    安溯游站在铁牢之后,只觉得如芒在背,那一瞬,他四肢发寒。

    安溯游回头看去,密室里,空荡荡,一个人影儿都没有。

    密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无虞出现。

    他喘着气,惊愕的看着铁牢内起火的床。

    “人呢……”无虞看向安溯游,问。

    适才他走出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绪不宁,仿佛有什么深入骨髓的东西,要离他远去。

    “走了。”安溯游说。

    安溯游低头,看着被切割开的铁门,铁门上,还有一把锁。

    安溯游蹲下身子,抚摸着铁门被刀切割开的口子,说:“应该是轻歌,她的明王刀锋锐无比,吹毛断发,而且出刀方式,跟轻歌如出一辙,还真像是她的作风,既然锁打不开,那就自己劈出一扇门。”

    无虞眼神阴寒,“又是夜轻歌!”

    安溯游回头看了眼无虞,“你一直跟轻歌争锋相对,却从未赢过一局,算了吧,你在她手上吃的亏还少了吗?”

    “算了?”无虞冷笑,“夜轻歌已经带着屠杀军埋伏在山下,屠杀军本就凶悍,都是些亡命之徒,更别说夜轻歌还有五千头高等魔兽,你觉得,还有回头路走吗?安溯游,玄月关一事,夜轻歌和金蝉子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明朗,金蝉子即是夜轻歌的师父,至于你,算什么?”

    安溯游瞥了他一眼,“无虞,你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安溯游,就算是死,我也要让西双陪我最后一程,你懂吗?”无虞嘶吼。

    安溯游嘲讽的看着他。

    暗处,灵童眼神冷漠。

    便见他指尖一弹,一道火光窜了出去。

    安溯游身后的墙壁上,出现了火光。

    无虞站在安溯游面前,满脸惊恐,他颤巍巍地抬起手,指着安溯游身后。

    “怎么了?”安溯游察觉到不对劲,问。

    无虞不回答,瞪着安溯游后面的墙。

    安溯游眼神微闪,他缓慢地转过身,看到那面墙以及墙上的字时,一股寒意,自脚底升起,直冲天灵盖。

    ——两位,还记得灵童吗。

    简简单单一句话,像是化作无数刀子,扎进他们皮肉之中。

    安溯游与无虞对视一眼,皆是沉默。

    许久,无虞出声:“灵童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定是有人故弄玄虚。”安溯游道:“灵童不可能还活着,就算活着,不可能这么多年不找你我二人报仇。” △≧△≧

    “也是。”无虞放下心来。

    安溯游迈起步子走了出去,双眼深邃,神情沉重。

    灵童——

    无虞转过身,看向安溯游背影,连忙跟上。

    “西双应该离开不久,应该在附近,我让黑魔卫去搜寻。”无虞道。

    “随你。”安溯游说。

    无虞脸上浮现诡谲之色,碧西双,只能是他的,谁也不能染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