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7章 交友不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墨邪愤恨的瞪着萧如风,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

    “墨公子,如风,西海域危险重重,你们怎么也来了?”轻歌抱着姬月起身,问道。

    墨邪看见姬月,双眼顿时发光,犹如雄狮看见自己的猎物,姬月瞥了眼墨邪,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萧如风望了眼不正经的墨邪,笑了笑,道:“墨兄说怕你在这里有危险,恰巧看见四小姐和小王爷要来西海域历练,就顺路一同来了。”

    轻歌莞尔笑着,墨邪有些不好意思的吹着口哨眼神四顾。

    “原来二位和无名是朋友,既然如此,那二位就是我烈云佣兵团的贵客。”

    屠烈云带着梅卿尘走上前,双手抱拳,冷硬道:“在北月时听闻萧家少主玉树临风,墨家邪公子风流倜傥,果然,见面更胜闻名。”

    “屠兵长过奖了。”萧如风作揖,不卑不亢。

    墨邪笑嘻嘻的望着屠烈云,把手中的酒葫芦递了过去,道:“屠兵长,我墨邪的酒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喝的,今日你喝了我的酒,我就当你是兄弟,敬你是条汉子。”

    烈云佣兵团的人都开始起哄,他们还是头一次看见自家兵长老大被人这般“调戏”。

    “墨公子,我们老大滴酒不沾,这杯酒,就让我来干了。”

    明日香扭着腰走上前,随手一拈便从空间袋里拿出了一个金樽酒杯,双手仔细捧着平放在墨邪面前,墨邪大笑,说了句“好”就把葫芦中的酒倒满了金樽杯,明日香端着酒杯朝四方敬了敬,而后一饮而下。

    “看来烈云佣兵团里卧虎藏龙啊。”

    墨邪道,“我这雪夜茶酒,初夏采之西湖茶叶,暴晒三日装入银瓶放在女儿红里,再把女儿红的埋在北月城门前的倒数第一排桃树下,等来年冬末拿出,取黎明露珠煮开,浸泡女儿红,似酒非酒,似茶非茶,普通人沾了一滴就会醉得不省人事,这位姑娘一杯进腹还能平淡如常,我墨邪,佩服!”

    “墨公子客气了。”

    明日香道,脚步有些不稳,屠烈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而后伸出手扶住。

    “看来雪夜茶酒还是有点作用的。”墨邪见明日香双颊酡红,笑道。

    “墨邪,小王爷和夜小姐现在无处可去,我们……”萧如风有些尴尬的道。

    他和墨邪都知道无名是夜轻歌,也都知道夜轻歌和北月冥之间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只是,他们是与北月冥一同来的,如今到了凤凰山却把北月冥踹出去,于情于理似乎都不合。

    “你们可以让他们过来,只是他出了什么事与我们无关,惹了麻烦让他解决掉。”轻歌淡淡的道。

    她知道萧如风的顾虑,而她虽认为自己是个小人,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对北月冥和夜雪下手,尽管她想宰了这两个人。

    北月冥和夜雪曾无数次把她推进死亡边缘,若不是她命大,恐怕早已不得好死。

    不过她也有她的分寸和把握,此次从西海域回去后,她才会真正的展开杀戮,以往所有负她之人,她必手刃之,毫不留情。

    站在屠烈云身侧的梅卿尘望着轻歌的侧脸有一瞬的恍惚,那一刹那,他似乎感受到了少女身上前所未有的煞气。

    我若成佛,天下无魔。

    我若成魔,佛奈我何。

    这个时候,梅卿尘认为无名是陌生的,稍纵即逝滔天般的杀气,让他心疼,也让他觉得遥远。

    萧如风与墨邪走至处境尴尬的北月冥等人跟前,让他们去轻歌那边。

    北月冥干咳了一声,他抬眸看了眼正在逗弄着姬月的轻歌,有些不悦,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

    人分三六九等,他身为北月的小王爷,自然属于最高那一等,他希望的是,无名或者屠烈云过来请他过去,而不是萧如风过来……

    “王爷,凤凰山上可以休憩的地方和山洞全被各方人马占据了,明日月蚀鼎就要问世,又是一场厮杀,跟在无名他们身边,至少有个保障。”萧如风见北月冥扭扭捏捏不远过去,便道。

    墨邪喝了口酒,道:“王爷,这里是西海域,不是北月国,你的身份威胁不了任何人,在这里,唯有身家性命最重要。”

    在两人的劝说之下,北月冥才准备去轻歌那边。

    过去的时候,北月冥下意识的把搭在夜雪肩膀上的手放了下来,夜雪本就不悦,见北月冥有这般动作,眸光顿时黯淡无光,似有煞气氤氲,随时爆发。

    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很准,而女人的妒恨,也是最毒的。

    而北月冥等人过去之后,轻歌等人,竟然无一人上前欢迎,北月冥非常尴尬。

    夜雪更甚。

    她对无名出言不逊过,也挡过屠烈云的路让其反感,而今夜雪恨不得把头埋进土里藏在黑暗中。

    时间缓缓流淌,众人等着月蚀鼎的出世,度日如年又欢喜踊跃。

    “王爷……我冷。”

    闻言,北月冥朝旁边看去,夜雪在瑟瑟发抖,不仅是夜雪,他带来的士兵们也都冷的不成样子,饶是他自己,也感受到了一丝彻骨的冷寒。

    脚步声响起,虎子抱着两件虎皮衣裳走了过来,送给萧如风墨邪二人。

    “二位公子,丹田内的灵气无法抵御凤凰山夜里的冻寒,这是金缕虎皮袍,无名姐让我送过给二位御寒用。”虎子笑起来,有两颗虎牙,傻萌傻萌的。

    萧如风和墨邪接过金缕虎皮衣,有些别扭的看了眼脸色难看的北月冥。

    虎子都转身走了,忽的又转身看回来,道:“哦,对了,这是我们佣兵团最后两件御寒的虎皮袍子,无名姐还说了,二位公子不能把这虎皮袍子给别人,不然就别呆在这里。”

    萧如风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北月冥有些苦恼,一根筋的墨邪倒是抱着虎皮笑道:“无名姑娘和我家轻歌一样贴心。”

    萧如风嘴角疯狂抽搐——

    虎子笑眯眯的跑到轻歌跟前交差,“无名姐,你交代我的事情我都做好了。”

    “不错。”

    轻歌点头,抬眸淡淡看了眼北月冥一眼,凉薄而笑。

    现在,才刚开始。

    她曾说过,当她开始强大了,北月冥夜雪这些人的地狱之门,才逐渐打开。

    有些恨,早已入骨,她不说,并不是忘了,而是在等待这么一天。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