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40章 拔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次日,清晨。

    东方露出鱼肚白的颜彩,曙光亮起,于万丈之上,洒落而下。

    轻歌一夜未眠,炼制出了三把晋级兵器。

    在堂殿吃早饭时,轻歌把其中两把给了墨邪和永夜生。

    “这是你炼制出来的兵器?”永夜生接过兵器,仔细感应一番,诧异的很。

    虽然他早便知道夜轻歌在炼器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却不曾想到,夜轻歌能够炼制出这么好的兵器。

    就算放在炼器工会,她也是数一数二的炼器师,无人可敌。

    “昨晚轻歌熬了一夜,特地炼制出来的。”邢荼蘼道。

    “夜丫头有心了。”永夜生道。

    同时,永夜生感觉到心惊肉跳。

    就算是大师级别的炼器师,精益求精,一晚上的时间,至多只能炼制出一把极品兵器,而且算是效果比较好的了,炼器的数量多了,质量就不敢苟同。

    永夜生看了看墨邪手上的兵器,与他的这把,质量一样,皆是上等的晋阶兵器,随便一把丢出去,都能引来轰动。

    夜轻歌在炼器方面的天赋,果然够变态。

    像这样的女子,给她点时间,假以时日,她必然飞速成长,站在巅峰裁决众生。

    “我跟荼蘼,今天就要走了。”轻歌道。

    “太快了。”墨邪说,依依不舍。

    此次一别,再见,又是何时?

    “我很快就会来的。”轻歌勾唇,张扬一笑,道。

    墨邪看着她,欲言又止。

    “夜丫头,以后就把城主府当成自己的家,知道吗。”永夜生说。

    “我会的。”轻歌淡淡的道。

    吃完早饭,轻歌与新荼蘼起身,朝院外走去,等邢荼蘼召唤九幽雀。

    永夜生与墨邪前来相送。

    “一路平安。”墨邪站在不远处,看着她,满目柔光。

    轻歌回头,看向墨邪,笑靥如花。

    人生每个时期,都会有不同的朋友,来了又去,交情深了又浅,都说再见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时而矫情,时而洒脱,为了生存,终是要继续往前走。

    感情在磨砺中才显得难能可贵。

    她也想细水长流,可她注定是惊涛骇浪,要卷起这半边天的风起云涌。

    轻歌朝墨邪跑去,站在墨邪面前,千言万语如鲠在喉,化作一句“保重”。

    轻歌再掏出一把兵器,放在墨邪手上,道:“阎家那边我就不过去了,你派个人,把这把兵器交给祖爷。”

    她查阅过祖爷的战斗资料,她相信,祖爷看到了这把兵器,一定会喜欢的。

    “好。”墨邪点头应道。

    邢荼蘼召唤来九幽雀,邢荼蘼一跃而起,站在九幽雀脊背上。

    轻歌脚掌点地,身轻如燕,落于九幽雀。

    邢荼蘼操控九幽雀,掠于高空。

    狂风摇曳。

    邢荼蘼问:“回玄月关吗?”

    “不,回玄月关前,先去个地方。”轻歌道。

    “去哪里?”

    “西海域与迦蓝之间的那片区域,碧落海。”轻歌道。

    她要去碧落海,见一个人。

    兴许,没有人比他更恨迦蓝。

    她要去深海之下,将那个魔鬼释放出来。

    “碧落海有点远,要点时间。”邢荼蘼说。

    “不急。”

    “……”

    落花城,阎家。

    祖爷收到了轻歌炼制的兵器,她抬了抬眼皮,看向墨邪,“这是歌儿炼制的?”

    “是的。”墨邪道。

    祖爷拿着兵器,爱不释手,“那孩子竟然能够炼制出晋阶兵器,不容易啊。”

    祖爷忽然觉得五味杂陈,惆怅不已,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十七年来,她明知那孩子无父无母,甚至受人欺负,也不闻不问,任由她自生自灭。

    就算昨日相见,两人之间也没有任何情谊,只有止不住的试探和互相算计。

    她懂,以夜轻歌的性子,能炼制出这把兵器,是她的孝。

    祖爷神情落寞。

    “阎家晚辈无数,却没几个能让人省心的,没了阎家,他们什么都不是,可歌儿不一样,她不需要任何依靠,她就是她。”祖爷有感而说。

    闻言,墨邪笑了,道:“的确,谁能想到,当初的夜轻歌,能成为今日的四国王呢。”

    世事万物,瞬息万变,谁也不敢断然。

    墨邪起身告辞:“祖爷,晚辈就不叨扰了。”

    “去吧。”

    墨邪离开阎家,直奔秦家。

    秦家门口,守卫见是墨邪,脸上堆起讨好的笑,“原来是邪公子,不知邪公子是要找谁?”

    “魔琼在哪?”墨邪满脸严肃,冷冷的问。

    “魔琼小姐?”守卫对视一眼。

    城主府邪公子一向不近女色,难不成,是看上魔琼了?

    顿时,一个个都精神抖擞。

    “魔琼小姐被关禁闭呢,我这就去通知家主。”守卫道。

    “不必了,她在哪被关禁闭?”墨邪问。

    “邪公子,请随我来。”

    墨邪跟着守卫,走向东面。

    其他守卫,则去通知秦家家主了。

    圣龙盘之事,秦魁栽赃给魔琼,魔琼一连被关了好些日的禁闭,秦家的骨干人物,都在讨论怎么处置魔琼。

    魔琼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屋子里,任何细如蚊蝇的声响,也能引起她的注意力。

    当外面响起纷沓的脚步声时,魔琼的神经高度紧张,她脸上全都是脏污的痕迹,头发蓬松,脏兮兮像个乞丐,全然没了往日的骄傲。

    她爬起来,趴在门后面,眯起一只眼睛,透过门缝朝外看去。

    她以为她能看到一丝希翼之光。

    然而,等待着她的是深渊绝望。

    屋门,被打开。

    魔琼看见了墨邪,对比之下,墨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嘴角噙着一抹不羁的笑。

    “墨……墨邪?”魔琼语无伦次,“你来干什么?”

    “魔琼姑娘,你可知,说了不该说的话,是要被拔掉舌头的。”墨邪风轻云淡的道。 ㊣:㊣\\、//㊣

    魔琼一个激灵,猛然想起,落花毒之事,是她告诉夜轻歌的。

    看着此刻的墨邪,魔琼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墨邪的可怕之处,她是领教过的。

    而且,她现在已是千古罪人,孤立无援,遭千夫所指,没人会帮她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墨邪,这里可是秦家,你不要乱来。”魔琼忐忑不安,底气不足。

    “我当然知道这是秦家。”

    墨邪似笑非笑,鹰眸锐利,紧盯着魔琼不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