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39章 浊世佳公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书童看着被铁链桎梏作困兽之斗的墨邪,眼睛越来越红,直到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他抽了抽鼻子,捻着袖子擦掉眼角泪痕。

    墨邪发出一声声怒吼,理智毫无。

    这铁链是由上等星辰铁炼制而成,就算墨邪使出浑身解数,也挣脱不开。

    而这,也是墨邪自己要求的。

    落花毒有一种毒瘾,就算意志力再惊人,也难以遏制住,一旦毒瘾发作,身体便被魔鬼占据,会做出无比疯狂的事。

    密室长道上,响起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永夜生双手负于身后,徐徐走来。

    “城主。”

    书童见到永夜生,立即行礼,擦了擦泪,哽咽的说:“公子又发作了,这该如何是好,他不希望此事让四国王知晓。”

    永夜生虚眯起眸子,双眼深邃的看着墨邪。

    墨邪异常憔悴,脸色蜡黄,眼睛凶狠,更是犹如丛林恶狼般,冷血无情。

    永夜生拿出一个药瓶,递给书童,说:“喂给他吃吧。”

    “城主,不行……”书童拿着药瓶的手,不停的颤抖,泪水源源不断流出。

    “四国王还在城主府,邪儿不希望那丫头看到他如此难堪的模样,你还不懂吗?”永夜生看了眼墨邪,而后转身走了出去。

    书童紧攥着药瓶,瞪大眼,这里面根本不是什么解药,而是毒药。

    中了落花毒的人,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服食一次落花毒,充当解药,恢复理智,但长此以往下去,中毒的人,由内至外,会慢慢垮掉的。

    从墨邪到城主府的那一天开始,书童便跟着他,和墨邪之间有着很深的感情,墨邪中毒之事,他也是第一个知道的。

    故此,他清楚,落花毒害人不浅,这样下去,不过死路一条。

    可——

    同时,他也懂。

    夜轻歌在墨邪心里,有多么重要的位置。

    书童颤抖着手,打开药瓶,走至墨邪面前,将药瓶口子对着墨邪的嘴。

    药瓶里传出的芬芳清香,似乎对墨邪有致命的吸引力,宛如饥汉遇见满汉全席,红了眼,发了狂,不停的吸食着药瓶里的紫黑色液体。

    直到将液体全部吸食完,书童手颤抖了一下,药瓶砸落在地,溅成碎片。

    书童抬起眸子,朝墨邪看去。

    像是发生了神奇的事。

    就那么一瞬间,本该消瘦不堪的墨邪,脸色恢复了红润,眼睛炯炯有神。

    书童解开铁链,墨邪跪倒在地,书童连忙扶住墨邪,惊呼:“公子……”

    墨邪气喘吁吁,在书童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墨邪浑身都是汗水,书童扶着他,出了密室,走进浴池。

    墨邪身上,流出了鲜红粘稠的血液。

    当初毒瘾发作时,他自残,在自己身上弄出了许多触目惊心的伤口,本来都已经结痂了,今日墨邪情绪如此激动,导致伤口裂开,鲜血不断溢出。

    书童轻车熟路的找出药剂,滴入浴池之中,再扶着墨邪走进浴池,浴池里的水,能够治愈墨邪身上的伤口。

    像这样的事情,仿佛已经发生了无数遍,书童都习以为常了。

    书童蹲在一边,明明想要成为男子汉,却满面泪水,“公子,这可怎么办,难不成以后要一直这样下去?”

    墨邪靠在浴池边沿,闭目养神,水雾氤氲模糊了他的脸庞轮廓,水面漂浮着猩红液体,那是从他体内流出的血。

    “别担心,没事的。”

    墨邪嗓音,格外沙哑。

    “公子……”

    “出去吧。”

    “可是……”

    墨邪不再说话,书童看着墨邪,欲言又止,最终,慢慢退了出去。

    墨邪蓦地打开双眸,锋芒毕露,黑瞳里面,闪耀着寒芒。

    有生之年,他定要揪出那个给他下毒之人,千刀万剐,死无葬身。

    这一年来,因为落花毒,他喜怒无常,人不人鬼不鬼,他曾尝试过,能不能遏制住毒瘾,结果是让人失望的,他不仅遏制不住,甚至还让自己伤痕累累,皮开肉绽。

    哗啦——

    墨邪从浴池里站起来,猩红的液体浮在水面,发和衣裳,湿漉漉的,他抬起手,解开外袍,露出遍体鳞伤的身体。

    新伤旧伤错综复杂的叠加在一起,那都是他这一年来在痛苦中挣扎崩溃的结果。

    墨邪双手紧攥。

    天知道当他得知夜轻歌在极北受的苦,多想立即出现在她身边。

    订婚宴的时候,他也希望能堂堂正正的去道一声恭喜,可他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连出现在光明之下的权利都没有,他只能行走于黑暗,彷徨无措。

    他本是浊世佳公子,落花毒却将他逼成恶魔。

    墨邪叹了口气,走出浴池,换了件衣裳。

    书童走进来,处理血迹。

    “公子,天色已晚,早点歇息吧。”书童看着墨邪,说。

    “去调查下阎家。”墨邪道:“今日祖爷对轻歌的态度很诡异,事出反常必有妖,轻歌以后可能会来落花城,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是。”

    书童毕恭毕敬应了声,而后推了出去。

    书童临走前,将门关上。

    转瞬,屋内就只剩下墨邪一人。

    墨邪走至窗边,看着窗外皎洁的白月光,若有所思,淡淡的道:“秦家、阎家、城主府……我用了两年,都没搞清楚落花城的水有多深,轻歌,你若是来了,落花城会不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相信,如果是她的话,就能创造出奇迹。

    另一间屋子里,轻歌正在埋头苦干,专心炼器。

    不知为何,她总是聚集不了精神,时常心神恍惚。 ㊣:㊣\\、//㊣

    “总觉得有些心绪不宁,也不知道为什么。”轻歌停下炼器,看向邢荼蘼,道。

    邢荼蘼喝了口茶,微微一笑,道:“可能是初来落花城水土不服吧,或者是因为祖爷?祖爷虽说是你的外婆,但十七年过去,今天你是第一次见到她,情绪难眠会有些起伏。”

    “也是。”

    轻歌甩去脑子里的想法,认认真真,聚精会神,开始炼器。

    邢荼蘼坐在桌前,看着正在炼器的轻歌,眉眼含笑。

    认真做事的人,永远是最有魅力的。

    譬如现在的夜轻歌,炼器过程中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艺术,每一个画面,都赏心悦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