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38章 那里,住着一个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祖爷看着她,说:“天色已晚,不如,今晚就在阎家住下吧?”

    轻歌摇摇头:“友人与我一同来,他们还在等我,再者,明日我就要离开落花城了。”

    “这么快?”

    祖爷皱了皱眉,有些不舍,“我还以为你会留在在落花城发展。”

    “日后我会来的,不过还有一些事没处理。”

    “歌儿,以后要多来看看外婆,外婆没几年活头了。”祖爷淡淡的道,神情哀伤。

    轻歌看着她,眸光一闪,道:“我会的,外婆有福气,定能千岁。”

    轻歌扶着祖爷走至偏殿,墨邪三人在此等候。

    “祖爷。”墨邪与吴紫灵看见祖爷,道。

    祖爷点点头,笑看着墨邪,“邪儿又高大了些,看来在城主府待的不错。”

    墨邪微微一笑。

    祖爷看向轻歌,道:“歌儿,我听说你订婚了,下次把未婚夫带来给外婆瞧瞧。”

    “好。”

    “我也不拖着你们年轻人了,你与邪儿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应该好好叙叙。”

    祖爷的视线放在邢荼蘼的身上,“这位是……”

    “驯兽岛少岛主邢荼蘼。”邢荼蘼自我介绍道。

    “原来是少岛主,久闻少岛主大名,驯兽之能冠绝天下,很好。”祖爷道。

    邢荼蘼浅笑,“祖爷谬赞了,荼蘼不敢当。”

    祖爷欣慰点点头,“歌儿,你的友人,一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很好。”

    “外婆,我们走了,你好好休息。”轻歌道。

    “去吧,去吧。”祖爷摆了摆手。

    轻歌彬彬有礼,然后与邢荼蘼三人走出阎家大院。

    一离开院子,吴紫灵就惊讶道:“都说祖爷是现世阎罗王,六亲不认,对嫡系亲孙都苛刻的很,怎么在你面前,就像个普通老人。”

    “难道她不是个普通老人吗?”轻歌问。

    吴紫灵被噎到,说不出话来。

    的确,祖爷再叱咤风云,翻山倒海,依旧只是个老人而已,只不过世人把她神化了。

    墨邪扶着轻歌上了马车。

    “夜轻歌,我回吴家了,你要在落花城呆多久。”吴紫灵问。

    “最晚后天就要离开。”她很忙。

    离开落花城,她还要去一趟碧落海见见老朋友。

    “会不会也太快了点?”吴紫灵皱眉,“还以为你会在落花城呆很久呢,亏我白高兴一场。”

    墨邪眼神也有些黯淡。

    “以后我会再来的。”轻歌道。

    “那我等你。”

    轻歌目光清冷的看着吴紫灵。

    吴紫灵撇了撇嘴,往吴家方向走去。

    轻歌所在的马车,驶向城主府。

    阎家高墙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男子脸上戴着金色面具,晚风撩起他额前碎发。

    他眸色幽深的看着那辆马车,湮没在浓郁的夜色里。

    直到现在,他依旧无法忘记那日在玄月关夜轻歌与他说的一番话。

    面具之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漾开。

    马车在城主府前停下。

    轻歌走下马车,她回头看向墨邪,眸光闪过幽光,“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邢荼蘼闻言,也朝墨邪的脸看去,便见墨邪双眼眼底一片乌青,脸色白的吓人。

    轻歌虚眯起眸子。

    墨邪心脏骤然跳动,他垂着眸子,道:“三个月前,山外狩猎,被群兽围剿,身受重创,近来一直在调养身子,后遗症太严重,医师也说留下了病根。”

    轻歌眼底的怀疑渐渐消散。

    她得到的资料中,也有记载狩猎之事,墨邪的确在狩猎上受了伤。

    轻歌从空间袋把赤羽炼制的几枚高级丹药拿出来,递给墨邪,道:“这些丹药应该有用。”

    墨邪也不客气,直接收下。

    三人走进城主府,邢荼蘼与轻歌在一间屋子里住。

    墨邪则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邢荼蘼站在桌边倒了杯茶,她看了眼轻歌,便见轻歌把硕大的月蚀鼎拿出。

    “你要炼器?”邢荼蘼讶然的道。

    “炼几把晋级兵器。”轻歌说。

    以她现在的能力,不能单独炼制出晋级兵器,需要月蚀的帮助。

    她想送一把给祖爷。

    毕竟,她是后辈,她已仁至义尽,倘若阎家终是要站在她的对立面,成为她的仇敌,她也问心无愧。

    她相信,祖爷若是收到了这把兵器,聪明如她,必然懂得夜轻歌的意思。

    轻歌在炼器之时,墨邪一路跌跌撞撞走向自己的住处。

    门尚未打开,他一头栽倒在地。

    书童走来,看见墨邪,惊呼,把墨邪扶起,“公子,毒素又发作了?”

    书童急的都要哭了。

    墨邪全身的力量都撑在书童身上,他脸色白的吓人,就连嘴唇都裂开了缝,眼底乌青愈发严重。

    整个人看起来,已没了平时的倜傥,瘦骨嶙峋,形似枯槁。

    “去密室。”墨邪有气无力的说。

    书童艰难的扶着墨邪走入一个偏房,手按暗格,打开进入密室的通道。

    墨邪双眼充血,赤红的可怕,理智和清醒,都没了。

    密室,空间不大,天南地北四条铁链,可以禁锢住人的四肢。

    “快。”墨邪嗓音沙哑。

    书童用那四条铁链,桎梏住墨邪四肢。

    墨邪身体开始发抖。

    四肢暴动。

    他已经彻底疯魔,像是末日里的一场风暴。

    “啊——”

    宛如野兽一般的嘶吼。

    墨邪脖颈处,青筋暴起,太阳穴跳个不停。

    书童眼眶深红,心疼的看着墨邪。

    “公子,这可怎么办。”

    一旦中了落花毒,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服食,否则会失去理智,做出自残的行为。

    墨邪身体上,到处都是伤痕。

    那些,都是他自己给自己的烙印。

    “夜姑娘不是说她有解药吗,我去找她。”书童急红了眼。

    “站住。”墨邪仅剩一丝理智。

    “公子……”

    “别告诉她。”墨邪的声音在颤抖。

    书童紧咬着下嘴唇。

    墨邪知道,落花毒无药可解。

    夜轻歌也不过是抱着侥幸,若最后没有解开落花毒,夜轻歌会因他而停下脚步,甚至会打乱夜轻歌的计划。

    他不希望夜轻歌有任何愧疚,也不想成为夜轻歌的包袱。

    墨邪的理智,完全被恶魔吞噬。

    饶是如此,他阴暗的心里,依旧有一处圣洁纯净之地。

    那里,住着一个人。

    那个人,叫夜轻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