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31章 首席驯兽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得知夜轻歌出现在落花城的那一刻,永夜生便已清楚了她的目的。

    就算夜轻歌身体是铁打的,也不会短时间来落花城,既然来了,她就注定要走一条艰辛的路,夜轻歌也有自知之明,故此,她会把其他事情解决后,再走上这条路。

    而且,据永夜生所知,迦蓝与夜轻歌关系很微妙,尤其是迦蓝大长老无虞。

    轻歌听见永夜生的话,故作淡定点点头,幽然道:“也好。”

    “还不快带四国王去见邪儿。”永夜生吩咐婢女。

    婢女毕恭毕敬走上前,站在轻歌面前,“二位,请随我来。”

    轻歌从椅子上站起,回头看了眼邢荼蘼,邢荼蘼微微一笑,“轻歌,我在这里等你。”

    “好。”

    轻歌与婢女走后,屋子里的氛围有些凝固。

    永夜生喝了口茶,细细端详邢荼蘼,难以想象,这样清雅如水墨的女子,当初会展开杀戮。

    不过,夜轻歌身边的人,没有几个是心慈手软的。

    心够狠,才能成大事。

    尤其是女人,一旦狠起来,那就是钢筋铁骨,刀枪不入,所向披靡。

    “邢姑娘,我与你父亲,也有些交情,他生了个很不错的女儿。”永夜生道。

    “城主谬赞了。”邢荼蘼轻描淡写,风轻云淡。

    永夜生放下茶杯,又道:“相信不久后,轻歌就会来落花城,邢姑娘可愿来落花城?在成为城主府的首席驯兽师?”

    邢荼蘼不为所动,面不改色,气定神闲,内心,掀起一番涛浪,原来,这才是永夜生的目的,让她为城主府卖命。

    永夜生也没有跟她绕弯子,开门见山,单刀直入,打开天窗说亮话。

    邢荼蘼暗暗思索要如何回绝,她当然不能留在城主府,她志不在此,虽说她现在是少岛主,但以后的事都没影,谁能确定她就是未来岛主。

    而且,父亲对她的厌恶,她明明白白,心知肚明。

    她和那个男人,最后,只能活一个。

    一切,都在暗潮涌动中准备就绪。

    永夜生见邢荼蘼不说话,复又补了一句,“若你想的话,城主府就是你的后盾,我愿收你为义女,我相信,有五剑灵师为你撑腰,四星大陆,没人敢动你。”

    的确,这是个很诱人的条件。

    落花城城主永夜生,几乎是这个大陆无敌的存在。

    永夜生言下之意:跟着他干,就没有后顾之忧,就算她想成为岛主,他也可以鼎力相助。

    虽说落花城不能掺和其他势力,但暗中出手,还是可以的。

    四星六大势力,以落花城为首,当然,落花城也是实力最强的,如果落花城还插手其他势力的纠纷,岂不是壮大落花城的规模。

    那么,另外五大势力就会拧成一团,站在落花城的对立面,若事情发展成了这种情况,就算永夜生突破了六剑灵师也无可奈何,除非他能一举突破大灵师。

    实力若是到了大灵师,那绝对就是巅峰,翻云覆雨,杀人如狂,六大势力和隐世宗族聚集在一起,也只能跟大灵师拼个同归于尽。

    而且,那样的战况,殃及百姓,过于惨烈,起码要死半个大陆的人。

    可见,大灵师的恐怖之处。

    然而,邢荼蘼若是选择留在落花城做永夜生的义女和首席驯兽师,就意味着,她和夜轻歌的约定,即将湮灭。

    虽然永夜生也说过收夜轻歌为义女的话,但那不过是随口一谈,而今的永夜生,才是认认真真的。

    “城主,抱歉,我资质平庸,恐怕不够身份当首席驯兽师。”邢荼蘼浅笑道。

    永夜生目光深邃的盯着她看,良久,才道:“邢姑娘谦虚了。”

    “日后若是有机会,我很愿意成为城主额驯兽师。”邢荼蘼说。

    “我很期待。”

    永夜生淡淡的道,眼底划过一道烈焰光束。

    现在的小姑娘,一个个都跟人精似得,夜轻歌也好,邢荼蘼也罢,都是老谋深算的小狐狸。

    邢荼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她转过头,看向洒落在门外院落的阳光,漆黑双瞳倒映出金色圣光,邢荼蘼嘴角勾起一抹细小的弧度。

    已经约定并肩作战冲锋陷阵杀出个天下,她又怎能半路落慌,当个狼狈的逃兵?

    既已坚定,此生无悔。

    赢也好,输也罢,都不过是一场豪赌。

    过程淋漓痛快就好。

    永夜生循着邢荼蘼的视线朝外看去,目光氤氲,深邃黯然。

    四星大陆未来的主宰,将会是这么一群人。

    他们朝气蓬勃,不怕苦不怕死。

    却说轻歌跟着婢女朝城主府西边的一个院落走去,婢女长得眉清目秀,身穿水蓝色长衫,轻歌瞥了她一眼,感应一番才发现,这看起来二十岁不到的婢女,也有先天八重,先天八重的修炼者,在落花城,只能当奴仆?

    “本王与墨邪从小一起长大,他在落花城的两年,有没有什么变化?”轻歌打探道。

    婢女看了她一眼,说:“邪公子人长得英俊,实力又强,而且快到了婚娶的年纪,各家的姑娘都争先恐后,挤破脑袋呢,邪公子时常念叨四国王你,可见你们感情很深。”

    “嗯。”

    轻歌应了一句,不再说话。

    这婢女也是个聪明人,打马虎眼,没有说具体的,反而绕了个弯子,越是这样,轻歌就越是怀疑。

    “四国王,邪公子要是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婢女说道。

    “兴许吧。”轻歌又问:“我听说他最近一年甚少出门,甚至脾气古怪,可是真的?”

    婢女一愣,眸光闪了两下,才满头雾水的道:“邪公子的性子,不是一向如此吗?”

    她在跟她打太极。

    看来,轻歌是套不出婢女的话了。

    索性沉默。

    等见到墨邪,就能知晓答案。

    “四国王,到了,就是这里。”婢女在院门前停下,敲了敲,一个稚嫩书童打开门,探出脑袋,“邪公子在闭关,谁都不见,你不知道吗?”

    “这位是四国王,邪公子的知己好友,还望禀报一声。”婢女说道。

    书童看了眼轻歌,惊讶,然后道:“四国王,请随我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