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30章 修炼者的天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高空之上,长风舞动,滑过指缝。

    邢荼蘼回头看去。

    女子一袭红衣,傲世而立,仿佛是一代天骄,至高无上的帝王。

    她双手负于身后,站在天穹之巅,俯瞰万里绵延的如画江山。

    这一刻,邢荼蘼在夜轻歌眼里看到了火热的野心。

    她要步步登天。

    她要手刃仇敌,杀尽天下负我之人。

    与这样的人同甘共苦,创宏图霸业,就算跌入低谷在泥潭里挣扎,此生也无憾吧。

    两人都站在九幽雀上,九幽雀一声嘶鸣,便掠过长空。

    时间,缓缓流淌。

    马不停蹄赶了足足一个晚上,第二日清晨,终于到了落花城。

    轻歌目光垂下,睥睨着落花城。

    落花城是四星大陆最大的城池,甚至于可以称得上是个小型帝国,人数兴许不是最多的,但这座城池里,群雄荟萃,卧虎藏龙,个个都是精英,当代高手、尊者更是有无数。

    故此,落花城才会成为四星大陆的中州,修炼者的天堂。

    只要是修炼者,都会向往落花城。

    只要在落花城有地位,就意味着,在整个四星大陆都德高望重。

    “到了。”邢荼蘼说,“落花城名字诗情画意,城池却是恢弘霸气的。”

    “的确,我们下去吧。”轻歌道。

    她已经迫不及待了,哪怕面上表情依旧。

    邢荼蘼控制九幽雀,滑翔而下,落在城门前。

    “来者何人。”

    守城侍卫目光炯炯,浩然正气,一副铁血之姿,红缨枪挥出,挡住轻歌二人的道路。

    “驯兽岛少岛主邢荼蘼,四国之王夜轻歌,还不速速告知城主?”邢荼蘼冷声道。

    邢荼蘼为人淡雅,气势却是凛冽十足的。

    轻歌站在邢荼蘼身边,长衫如血,白发纷然,用一条红绳绑着,略显蓬松,慵懒妖冶,眉间一抹蓝色火焰,半边脸上罩着冰冷阴沉的面具,不怒而威。

    “四……四国王?”

    守城护卫们对视一眼,皆是在彼此的双目中看到了惊骇之色。

    倒不是说夜轻歌的身份地位可以凌驾于落花城,只是她能抵抗住五剑灵师永夜生十次攻击之事,秋风扫落叶般,传遍了四星大陆各个角落。

    当然,也包括落花城。

    永夜生是落花城城主,他的事,落花城的子民当然密切关注。

    守城护卫没有想到,四国王竟然会来落花城,而且还完好无损。

    据说,十次攻击让四国王受到重创,起码要半年才能好,这才只过去一个多月,四国王又生龙活虎了?

    一众人,大得眼睛。

    “四国王来落花城,所为何事?”护卫平复心情,问道。

    “许久没有见到墨邪,来看看他。”轻歌如实说。

    护卫犹豫了会儿,收起红缨枪,伸出手,微微倾下身子,道:“二位,请随我来城主府。”

    “小七,还不快去通知邪公子和城主。”这护卫瞪了旁边的人。

    “不必了,直接带我过去就好。”轻歌说。

    这一年来,都没墨邪的消息,说不定是墨邪故意在瞒着她,所以,她要趁其不备出现,若让墨邪提前知道,岂不是还想骗过她?

    “这……”护卫犹豫了。

    “上次城主来玄月关可说了,往后我便是他的义女。”轻歌淡淡一笑。

    永夜生义女的身份,她宁可不要。

    而今,该利用还是要利用。

    毕竟,她也没跟永夜生撕破脸,如此说的话,她与永夜生,就算是一笑泯恩仇,而且墨邪是永夜生的义子。

    轻歌心知肚明,只要她一句话,墨邪就会离开落花城,天上人间,跟着她走。

    故此,轻歌汲汲营营,小心翼翼,就是为了不让墨邪在落花城举步维艰,希望他的路能好走一些。

    可以说,轻歌煞费苦心。

    义女之事,是永夜生在众目睽睽下说的,当时,永夜生和其他人,不过当成笑话来看。

    说到底,就是没人相信她能抵抗住永夜生的十次攻击,能承受住三次都是奇迹,谁能想到,最后会被逆袭,打脸。

    护卫闻言,放松警惕,想了想,是这么个理儿,就领着轻歌和邢荼蘼朝城主府走去。

    道路繁华,来来往往都是强者。

    看见轻歌二人时,不由侧目。

    不论是轻歌,还是邢荼蘼,都是人中之凤,搁在人群里耀眼的存在。

    一个绝色倾城,一个淡雅无双,不同的美,却同样的惊艳,宛若昙花一现。

    城主府。

    轻歌二人与护卫走了进去,有下人前去通知永夜生,不多时,永夜生便出来了。

    看见安然无恙的轻歌,永夜生甚是讶异,同时,也有些挫败感。

    就算夜轻歌服食了护心金丹,承受了他十次攻击之后,一个月就调养好了身体,恢复状态,实在是让人感到惊讶。

    “小丫头,怎么来落花城了,身体可好了些?”

    永夜生坐在檀木椅上,端起一杯香茶,浅酌一口,抬了抬眼皮,看了眼夜轻歌。

    “好了很多,这都是城主手下留情的原因。”

    轻歌微微一笑,把话说的漂亮,滴水不漏,给足了永夜生面子。

    适才领着轻歌来城主府的护卫,卑躬屈膝,低头同时,又朝永夜生瞥去,看了眼,惊的脊背生出冷汗。

    城主永夜生脾气虽好,但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还从没见过他对哪个人如此温和,甚至还嘘寒问暖,仿佛是自家人一般。

    护卫庆幸方才没有对夜轻歌出言不逊,否则就大难临头了。

    “倒是个能屈能伸的丫头。”

    永夜生点点头,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若是普通小辈,十次攻击之后见到他,多多少少都有些埋怨,就算面上不动声色,心底里也会有些怒意,而眼睛就是心灵的窗户。

    永夜生看着夜轻歌双眼,只看到清澈和冰冷,还有一丝丝杀戮血腥的气息。

    那股气息,并非针对他,而是衍生于灵魂。

    而且,夜轻歌很聪明,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强硬,什么时候又该柔软,刚柔并济,审时度势,维护永夜生的颜面权威。

    就算有十次攻击的心结在前,也能尽释前嫌。

    “既然来了,就跟邪儿见个面吧。”永夜生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