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28章 无人给他送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但轻歌可以肯定的是,四大神兽之一的朱雀绝对不在四星大陆。

    她是朱雀阵的拥有者,如果神兽朱雀在四星大陆,朱雀阵肯定会给她传讯息。

    轻歌有大胆的想法,或许,神兽朱雀在另一个位面,譬如诸神天域。

    有朝一日,她去了诸神天域,若是有机遇的话,说不定就能跟神兽朱雀缔结契约。

    朱雀阵把喷发而出的岩浆全部吸收炼化,再慢慢消失,那一场末日场景,已经刻入了世人的脑海里。

    夜青天站在城墙上,欣慰的看着这一幕。

    “夜长老,小主子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李沧浪说。

    徐炎道:“如果将军还在的话,一定会为小主子感到自豪的。”

    “是啊,夫人和将军,生了个好女儿。”杨智唏嘘道。

    夜青天负手而立,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眉开眼笑。

    想到夜惊风,他又有些伤感。

    儿子,儿媳,说没就没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痛不欲生,撕心裂肺。

    还好,还好。

    万幸的是,还好给他留了个小孙女儿,否则,漫漫人生,他如何走,就算化作一抔黄土,深埋坟墓,也无人给他送终。

    轻歌不再逗留,回到刘府旧宅。

    这一次动用五行天赋和朱雀阵,并没有影响到她的身体,她不过是量力而行罢了。

    轻歌抿了抿唇,抬起眸子,城上城下的百姓士兵们,惊愣过后,都在为她欢呼。

    轻歌嫣然一笑,春暖花开。

    看,这就是她的子民。

    回去的途中,道路两旁,有一些百姓,拿出自己绣的帕子,织的锦囊送给轻歌,轻歌也全都收下了。

    到了刘府旧宅门口上,她的怀里,已经有了一大堆东西。

    兴许,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但于那些百姓来说,已经很珍贵了。

    从被天下人唾弃,到万人景仰,一代明君,轻歌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素手撼乾坤,怒破苍穹,荆棘花伴她百死无生。

    轻歌有些困了,到了房间,东陵鳕把她放在榻子上,盖好绒毯。

    轻歌忽然抓住东陵鳕的手,眉头紧蹙。

    这手,就像是冰块,彻骨寒气肆意蔓延,好似已经到了寒冬腊月,冷的不像话。

    轻歌再想起适才在城门外的一幕,万里飘雪,那些雪,以东陵鳕为媒介飘起。

    关于雪的掌控,是四大天术之一,除此之外便是五行天赋,五行天赋中的水,第一境地就是普普通通的水元素,第二境地可以做到化水为冰,第三境地,便是雪!

    除了五行天赋和妖域天术以外,没有其他能力可以控制雪。

    可,东陵鳕这是怎么回事?

    东陵鳕没有天术,也没有激发五行,为何能够控雪。

    控雪,是一种逆天的能力,如果东陵鳕可以做到的话,当然是件好事,轻歌也会为他高兴的。

    可现在是,东陵鳕前段时间用精神之力炼化了冰魄,这控雪能力来的诡异,轻歌怕对东陵鳕不利。

    “太冷了。”轻歌盯着东陵鳕的手,如是说道。

    “多穿点衣服就好了。”东陵鳕笑道。

    吸收过量的冰魄之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而且特别怕冷,他仿佛就是行走的冰块,每到一个地方,都能把炎炎夏日变成料峭寒冬。

    “刚才的控雪能力是怎么回事?”轻歌担心的问。

    “好像是如果我情绪发生了改变,就会出现这种现象,我也不能理解,也说不上是控雪,因为我根本无法控制。”东陵鳕道。

    “赤羽知道吗?”

    “知道。”

    “他怎么说?”

    “他说这是吸收冰魄的后遗症,没有什么大问题。”东陵鳕道。

    “当真?”轻歌皱眉,狐疑的看着东陵鳕。

    “千真万确。”

    轻歌盯着东陵鳕看,不放过东陵鳕脸上的任何微妙表情,见没有异样,轻歌提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雷巢里,传来一阵电流之感。

    轻歌虚眯起眼,“东陵,我应该快要迎来第二道天雷劫了。”

    “这么快?”东陵鳕诧异,“你在精神修炼方面的天赋,真是让人惊讶。”

    “你就别取笑我了,这点,我可比不上你,在精神师领域,你才是当之无愧的天才。”轻歌笑道。

    有时,轻歌也会感叹自己的运气和机遇。

    若她说出暗黑师之事,只怕一向淡雅郁然的东陵鳕,也会大惊,三系同修,连她自己都被震撼到了,更别说别人。

    不仅如此,关于驯兽和炼器这两个辅助职业,她也小有成就。

    东陵鳕倒了杯温水,递给轻歌,轻歌接过,润了润嗓子。

    喝了一口水,轻歌双手捧着白玉杯放在腿上,眼神惺忪,喃喃自语,“也不知墨邪怎么样了,在落花城过的好不好,秦家会不会针对他,永夜生待他如何。”

    仔细想想,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墨邪了。

    以墨邪的性子,得知她在极北出事,肯定会赶过去。

    她与姬月订婚,墨邪也会千里迢迢出现在帝都城。

    东陵鳕听见轻歌的话,愣住,他紧抿着薄唇,眉头狠狠的皱起。

    东陵鳕中落花毒之事,在夜轻歌订婚时他就知道。

    “怎么会突然想到墨邪?”东陵鳕问。

    他想告诉她,可是,告诉了又如何?

    以她的性子,定是会立即去落花城,就算不能为其解毒,见一面,看看他,也是极好的。

    夜轻歌与姬月订婚的那天,他答应了墨邪,不把中毒之事说出去。

    墨邪说,这件事情,让他自己解决。

    何况,夜轻歌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

    东陵鳕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把墨邪中落花毒之事告知夜轻歌。

    “魔琼上次跟我说,墨邪中了落花毒。”轻歌说:“之后我让天鹰阁的人去调查墨邪,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东陵鳕嘴唇抿出一条苍白的线。

    “你怎么了?”轻歌发现了他的不对劲,问。

    “没事。”东陵鳕说。

    轻歌看了看东陵鳕,也不多想。

    轻歌休憩时,东陵鳕走出去,修书一封,送往落花城,跟墨邪说这件事。

    接下来,轻歌在玄月关调养了半个月,已经可以下榻了,身体恢复了一大半。

    也就在这时,天鹰阁来消息了,是关于墨邪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