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4章 喝了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佣兵协会在四星大陆各种凶险之地设置据点,为外出历练做任务的佣兵提供一个可以短暂休息的地方,这也可以说是佣兵协会比较人性化的一点。

    烈云佣兵团的人都在修炼,再过一些日子就是抢夺月蚀鼎的时候,这些热血男儿都卯足了劲想大干一场。

    这些时日,轻歌趁着空闲也教了虎子一些简单的格斗。

    格斗只要掌握了要领,学起来倒也不难,反倒是古武,得花上很大的功夫。

    简单点说,格斗靠的是技巧和身体的力量,而古武,却要靠感悟和领会。

    “虎子,你过来。”

    轻歌说完后走至一棵树前,转身看向随之而来虎子,道:“徒手把这颗树砍断。”

    “这简单。”虎子撸起袖子走上前,就要出手,轻歌的声音却让他苦着一张脸,“不准用灵气。”

    “不用灵气?”虎子回过头,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无名姐,我没听错吧。”这怎么可能。

    轻歌面无表情,脸若冷霜,“太阳落山之前把这树砍断,若是被我发现你灌输了灵气,以后就不用找我教了。”音落,轻歌抱着姬月走进竹木房。

    虎子闷闷不乐的蹲坐在地上,双手撑着脸,无奈的望着面前的大树,这树虽然不够茁壮,却也有一腿大小,若是使用灵气的话,莫说一掌,他一根手指就能让这树连渣都不剩。

    “虎子,怎么了?”

    明日香和屠烈云从外回来的时候看见虎子正在对一棵树发呆,不由的问道。

    “老大,你们回来了?”虎子欢喜的起身,看了眼旁边的树,又耷拉着脸,道:“无名姐要我不使用灵气单手把这棵树劈断。”

    “听她的,不会错。”屠烈云沉默良久,才道。

    明日香看着虎子哈哈大笑,有种幸灾乐祸的样子,“虎子,你加油,我等等去拿一些点心过来。”

    虎子双眼冒光,好啊好啊……

    屠烈云进了梅卿尘、蛇葬的房间计划怎样才能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夺得月蚀鼎,而明日香在虎子的双目期待的注视之下走进房间拿出一盘点心,盘腿跪在门口遮阴处,一口一个草莓软酥,享受的眯起眼睛望着虎子。

    虎子看着明日香眨了眨眼睛。

    “你怎么不去砍树了?”明日香不解的问。

    虎子望着明日香怀里的点心,咽了咽口水。

    明日香随着他的目光往下看,恍然大悟,而后一脸嫌弃的看着虎子,“虎子,你误会了,我拿点心出来只是想让你闻闻而已,草莓酥吃了最会发胖,这种祸害人心的东西还是让我替你解决掉吧,不客气,这是姐姐应该做的。”

    虎子:“……”

    虎子撇着嘴转过头,望着牢固的大树欲哭无泪。

    宽大的竹木房内,蛇葬、屠烈云以及梅卿尘三人围在竹桌前,梅卿尘捂着胸口不停的咳嗽,几声撕心裂肺后咳出了一口黑色鲜血。

    蛇葬坐在桌前,垂着眸子一言不发。

    “卿尘,你的病怎么越来越严重了?”屠烈云皱眉,担心的问。

    梅卿尘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屠兄不必担心,还死不了。”

    “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能够控制就好。”屠烈云道:“几年了,你都不告诉我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只说死不了。”

    “我没什么大碍的。”梅卿尘道:“听说无名姑娘在教虎子功夫?”

    屠烈云点了点头,道:“虎子现在被驯得妥妥帖帖,不过你最近对无名可有些冷淡,你既然喜欢她,又何必忽冷忽热。”

    “不是我想忽冷忽热,我也是不想害了她。”

    梅卿尘说话时,眸光有些氤氲,“我这身体虽然还不至于熬到头,但靠近她,只会拖累她。”

    “这只是你的想法而已。”屠烈云道,

    梅卿尘内心五味杂陈不知何谓,他转头看向蛇葬,蛇葬却是从袖口中拿出了一个装满红色液体晶莹剔透的药瓶递给了梅卿尘,声音低沉道:“喝了它。”

    “我不喝。”梅卿尘皱眉,看着药瓶的眼神尤为嫌弃。

    “我放在这里,喝不喝你随意。”

    蛇葬果断的转身出门,屠烈云看了看梅卿尘,又看了看蛇葬,有些疑惑……

    日落西沉,又是一片夕阳红。

    落叶缤纷,涛声依旧,轻歌修炼完后打开竹木门,一抬眸便看见不停的用手砍树的少年。

    虎子的手侧面砍出了几道伤口,血肉有些模糊,每每朝树上砍去的同时的,殷红的血液染在树干上,暗沉的撞击声响起时候,虎子会痛苦的皱一下眉头。

    明日香看见轻歌便站起身,“虎子已经砍了一下午,再砍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手还有可能废了,不如就这样算了吧。”说话时,明日香有一丝不忍。

    她这人平日里虽然有些大大咧咧的,和虎子一见面也是打来骂去,可没人比她更心疼这个才十几岁的少年。

    轻歌不理会明日香,只是走到另一颗茁壮大树面前,这棵树有两人合抱般大小,轻歌垂眸,眸中一点犀利寒光稍纵即逝,她出手似电,似雷霆炸开,掌风阵阵犹似火刀,一掌劈出面前的遮天大树竟然是轰然倒地,一分为二。

    正在砍树的虎子动作顿住,此时,他有些力不从心,想要放弃。

    他也难以相信,凭借一个人的力量能将树砍断……

    可当他回头看见倒在轻歌旁边的一截树时,眸中似有狂热的花火怒放,炽烈,浓郁,绚丽无边。

    那是年少轻狂时对英雄二字的向往,坚韧的灵魂总是一点就燃,以生命为力量,渲染穹宇。

    虎子回过头,双目通红,决然,他一掌又一掌似不要命般砍在树上。

    尽管跟前的树毫发无损,少年也不为所动。

    明日香身体僵硬四肢紧绷,装着点心的盘子自手中滑出,摔落在地,点心散在青草里。

    轻歌看着虎子,由衷的为其开心,她亲眼看见了一个少年的蜕变。

    轻歌走至明日香身侧,两人到了溪水边,明日香蹲下身子,双手捧起些许的清水,洒在溪中……

    “在我眼里,虎子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我从没见过他像今天这样坚定的眼神,我很欣慰,也很心疼。”明日香用手中的水拍了拍脸,转过头,笑望着轻歌。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