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21章 这一生,她都还不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姬月跃出窗外。

    外面,熙子言等候已久。

    “走吧。”

    “嗯。”

    幽绿之光,宛如丛林精灵游走在人间,覆盖他们二人,当绿光消失时,已经没了姬月、熙子言的身影。

    那一扇半敞开的窗户,随着晚风动了几下。

    躺在美人榻上的女子,终于睁开那一双潋滟凤眸。

    她看向窗户,月光皎洁,她的眼眶有些湿润,似是聚了一层水雾。

    轻歌紧抿着唇,身上似乎还残余他的味道。

    轻歌苦涩的笑了笑。

    屋内的其他人,渐渐醒来,看见轻歌,一个个都是喜出望外的,簇拥过来,嘘寒问暖。

    轻歌看见赤羽,颇为讶异。

    “小美人,好久不见。”赤羽微微一笑,时间仿佛倒回,一如初见,阳光和煦。

    “好久不见。”轻歌嗓音甚是沙哑。

    轻歌视线转移,看见满脸慈祥的金蝉子,微笑的嵇华,喜极而泣的殷凉刹,眸光淡然的邢荼蘼以及站在最远的东陵鳕。

    她看着东陵鳕,心脏微颤。

    这一刻,她觉得东陵鳕缥缈如烟,距离她很远。

    “东——陵——”轻歌艰难出声。

    东陵鳕走近,轻歌能感受到东陵鳕身上散发出的寒气,此时的东陵鳕,就像是一块千年玄冰。

    东陵鳕脸色苍白,嘴唇枯裂,头发蓬松散乱,羸弱,平和。

    “我在。”东陵鳕说。

    东陵鳕坐在榻子边沿。

    邢荼蘼搀扶着轻歌坐起来,轻歌看着东陵鳕,伸出手,抚摸东陵鳕的脸庞。

    轻歌目光微动。

    她触碰东陵鳕脸庞的刹那,像是摸到了一块冰。

    轻歌疑惑不解。

    “你怎么了。”轻歌担心的问。

    “我没事。”东陵鳕淡淡一笑。

    轻歌猛地剧烈咳嗽起来,东陵鳕轻拍着她的后背……

    轻歌停住,喘息微重,她转头,望向东陵鳕,东陵鳕看着她。

    忽然,东陵鳕倒在榻子上。

    轻歌慌张,扶住东陵鳕。

    赤羽让东陵鳕躺上榻子,东陵鳕呼吸很轻,双眸微闭,睫翼很长,他现在,像是个瓷娃娃,一碰就碎。

    “这是怎么了?”轻歌问。

    屋内几人欲言又止。

    “你烧了整整三天,丹药没有任何作用,东陵鳕炼化冰魄,吸入体内,以身为媒,为你退烧。”赤羽言简意赅的说。

    “冰魄……冰魄?”轻歌双眸微微睁大,“他疯了不成?用精神力炼化冰魄本就不好,他竟然还吸入体内?不要命了?”

    轻歌情绪激动,头痛欲裂,她抬起手,揉了揉眉心。

    轻歌无奈的看着东陵鳕。

    “当时情况情急,再烧下去,对你不利。”赤羽道。

    邢荼蘼补充一句,“玄月关内的冰魄都已被他炼化,你的烧还没有退,东陵公子一天来回,去了冰谷提炼冰魄。”

    冰谷——

    轻歌宛如遭受晴天霹雳般,浑身震悚。

    她低头看着东陵鳕,东陵鳕脸色惨白,她握住东陵鳕的手,那么的冷,彻骨的寒意渗透出来,冻的轻歌身体微微发抖。

    冰谷距离玄月关很远,想要一天来回,除非拼命,让精神力枯竭。

    门外,荣耀领主走进来,囔囔着,“奇怪的很,才一天时间,玄月关就从夏天变成冬天了,冷得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雪神临世呢。”

    看见醒来的轻歌,荣耀领主喜上眉梢,“谢天谢地,小家伙,你终于醒了?”

    顿了顿,荣耀领主又说:“怎么感觉你这屋子更冷?”

    轻歌听见荣耀领主的话,垂下眸子,心疼的望着东陵鳕。

    东陵鳕究竟吸收炼化了多少冰魄,才能让整座玄月关,温度骤然下降,从炎炎夏日,转化成冰冷冬末?

    轻歌握紧东陵鳕的手,一股寒意,直接钻入她的心脉。

    “轻歌,你现在还没愈合,脏腑筋脉都很脆弱,不能靠他太近。”赤羽道。

    虽然这样说对东陵很过分,但东陵鳕千辛万苦的炼化冰魄,不就是希望夜轻歌能好,若夜轻歌再因他而受伤,让他情何以堪呢?

    轻歌苦苦一笑,她双手都抓住东陵鳕的手,她闭上眼,试图动用雪灵珠力量,治愈东陵鳕。

    “住手。”荣耀领主道,“你才刚好,最好不要用到雪灵珠。”

    荣耀领主这才发现,寒气是从东陵鳕身上散发出来的。

    再联想到轻歌已经退烧,聪明如他,自然清楚发生了什么。

    轻歌眉头轻蹙。

    为什么他们都要来阻止她?

    她紧闭的眼,只觉得眸子有些刺痛。

    她甚至后悔遇见东陵鳕,当初在西海域若是没有相遇,就不会有以后的事,东陵鳕也不会这么苦。

    她欠东陵鳕的,这一生,她都还不清。

    东陵鳕和姬月不一样,她能回应姬月炙热的感情。

    轻歌把雪灵珠的治愈力量,全都灌入东陵鳕的体内,温暖他的身子。

    昏迷的这段日子,她吃了很多高级丹药,然而,尽管如此,她的身体依旧脆弱,与她身体融合的雪灵珠,一直在支撑着她。

    如今,她用这股力量治愈东陵鳕,而且东陵鳕体内的每个部位都被冰魄迫害,轻歌的身体也遭受了反噬,冰寒之意,涌入四肢百骸,冷的她直颤抖。

    邢荼蘼复杂的看着轻歌。

    夜轻歌是个有理智的人,她应该清楚,若为了治愈东陵鳕而让自己受伤,那是愚蠢的做法。

    轻歌长长叹了口气,收回治愈之力。

    再这样下去,东陵鳕体内的冰魄还没消除,她的身体就要垮了。

    那么,一切岂不是又回到了原点?

    这样的话,她如何对得住甘愿为她付出的东陵鳕?

    “我会为他炼制丹药,不会出很大的问题。”赤羽道。

    轻歌点点头。

    殷凉刹拿来狐裘披风,披在轻歌身上。

    赤羽又拿出几枚丹药让轻歌服下,服食丹药过后,轻歌身体好了许多,不再那么有气无力。

    屋外,狂风卷起,雷霆乍现,轰隆隆,震耳欲聋,电光四闪。

    那一扇窗户,摇摇晃晃,发出嘎吱的声音。

    风是湿冷的。

    嵇华过去,把门关上。

    与李沧浪等人处理事宜的明日香,得知轻歌醒来,把小厨房熬的粥端来给轻歌喝。

    轻歌饿得慌,可是,她没有胃口。

    不过,在众人殷切的注视之下,她只得慢慢把粥喝光。

    “师父,你什么时候回炼器工会?”

    喝完后,轻歌看向金蝉子,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