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20章 冰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傍晚,东陵鳕去而复返。

    他面若冷霜走进来,屋子里的人,惊愣的看着他。

    东陵鳕身上,渗透出点点寒意,屋内的温度,骤然下降。

    金蝉子紧抿着唇,良久,会心一笑。

    东陵鳕走至榻子边沿,坐下,把昏睡的轻歌放在腿上,紧紧拥着,他身上的凉意,冰冷着轻歌。

    他闭上双眼,宛若老僧坐定,一动不动。

    半天过去,他身上寒意消失的差不多了,东陵鳕起身,再走出去。

    “东陵这是……”殷凉刹不解。

    “你们可知冰魄?”赤羽问。

    “冰魄,冰内的精华。”邢荼蘼接过话茬,道:“据说,一整座屋子那么大的冰,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冰魄,冰魄里面有浓郁的冰元素,冰魄需要精神师来提炼,普通修炼者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前提下,不敢擅自触碰冰魄,一旦触碰,很容易冻裂筋脉,赤羽公子,你的意思是说……”

    殷凉刹双眼一亮,道:“东陵王是精神师,他用精神力吸收冰魄,导致身体变冷,然后为轻歌退烧?”

    邢荼蘼眉头微蹙,“这样的话,对他身体有很大的影响,冰魄可以用来以毒攻毒,治疗奇毒,可见冰魄对人体有多大的伤害,必须阻止他。”

    “你能阻止吗?”赤羽看着她,问。

    邢荼蘼怔住,不再说话。

    东陵鳕为人看似温和平静,实则偏执的让人害怕,尤其是对待夜轻歌这件事,莫说损害身体,就算要了他的命又何妨?

    屋门再次被打开,东陵鳕走进来,身上带着一股寒气。

    他坐在榻子,拥住轻歌,这一拥,便是小半天,直到深夜。

    东陵鳕身上没了寒气,然而,整个玄月关的冰魄都被他提炼进身体里,东陵鳕使用精神之力,连夜赶去冰谷,吸收冰魄。

    他的身体,比那万年玄冰还要冷,他却没有停止。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东陵鳕站在冰谷中央,一丝丝冰魄精华,宛若虚无缥缈的烟雾,慢慢钻入他的身体之中。

    东陵鳕开始瑟瑟发抖,黑发之上沾满白霜,浓密漆黑的睫翼染着雪花。

    许久,他动身回玄月关。

    那么长的路,他耗竭了雷巢里的所有精神力,仅用一天,就走了个来回,没人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的决心和偏执。

    当他出现在玄月关时,寒气以他为中心朝四面八方释放出去,玄月关内的百姓们,皆是感觉背脊一愣。

    玄月关的温度,似乎下降了许多,一瞬间,便已是冬末,屋外杂草凝着冰霜,这样的奇景,前所未有。

    东陵鳕走进屋子时,赤羽、邢荼蘼等人,皆是颤了一下,打了个激灵,那一瞬间寒意彻骨。

    “我身上的寒气是不是太重了,会不会伤到她?”东陵鳕问。

    “会的,不能靠近。”赤羽看着东陵鳕,说:“你去了哪里?”

    东陵鳕不知吸收了多少冰魄,至少,玄月关没有这么多。

    “冰谷。”东陵鳕淡淡的道。

    此话一出,屋内众人,皆是大惊,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来回冰谷,只用一天,他是如何做到的?

    而且,身上还炼化了那么多冰魄,常人都吃不消,东陵鳕的精神力,也会遭到冰魄的吞噬。

    东陵鳕在轻歌不远处坐下,他怕自己身上的寒气伤到轻歌,又希望轻歌能快速退烧。

    深夜。

    赤羽把炼制好的聚灵丹给轻歌服下,又摸了摸轻歌额头,道:“果然很有效果,明日清晨之前,轻歌应该会醒来。”

    闻言,东陵鳕松了口气。

    屋内,烛火幽幽,众人都有些疲倦。

    一连四五天不眨眼,神经紧张,就算是铁打的也撑不住。

    东陵鳕脸色和嘴唇都很苍白,眼底有些乌青,他如护珍宝般帮轻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再抽出一条锦被盖在轻歌身上。

    东陵鳕的手微微颤抖。

    他已是极限。

    “东陵兄,你要不要去休息会儿?”赤羽担心东陵鳕吃不消。

    “我希望她醒来,第一个看见我。”东陵鳕莞尔道。

    赤羽叹了口气。

    其他人,心思惆怅。

    晚风轻轻吹,幽幽然。

    不知怎的,屋内的所有人,都昏昏欲睡,进入梦乡。

    窗户,猛然打开。

    一道血色身影,蹿了进来。

    他徐徐走来,靠近榻子,坐在美人榻边沿,他垂下眸子,宠溺柔和的看着轻歌。

    他伸出骨骼分明修长如玉的手,抚摸着女子的眉、眼、鼻、唇,最后,细细描绘轻歌的唇形,是难得的温柔。

    男子的脸,隐没在暗夜里,森森烛火照亮他另外半张脸,俊美,妖孽,邪肆。

    姬月。

    是姬月。

    本该在妖域拼搏的他,忽然出现在四星大陆。

    他抬起手,点在眉间。

    那一缕青烟,连接着他们彼此的生命。

    他不远万里赶来,只为见她一面,看看她是否安好。

    三年后,他登上大宝,她若不在,要这江山又有何用?

    他在妖域,圈养画师,画出各种各样的轻歌,然而,画师再好,画里的人儿再美,也没有此刻来的真实。

    才小半年不见,他却感觉相隔了几个世纪。

    她不在身边的时候,他度日如年。

    “我想你了。”姬月低头,凝望着她。

    简简单单四个字,付诸多少深情。

    没人回应他。

    他俯下身子,触碰女子柔软的唇。

    轻歌病了几天,嘴唇很干枯,姬月却食髓知味般,心疼温柔的舔舐,他撬开轻歌的嘴巴,清香之味在唇齿间弥漫开,他炙热如火,恨不得将她吞入骨髓,迷迷糊糊,朦朦胧胧,轻歌呓语一声。

    姬月轻轻咬了咬她,而后,为她捻了捻被子,站起身子,朝外走去。

    他也想天荒地老,永不别离,可他得更加强大起来,三年后,给她一个温暖港湾,让她有枝可依,无人敢欺。

    临走时,姬月的手腕被攥住。

    轻歌没有用多少力,姬月却不敢动。 /~半♣浮*生:.*[email protected]++

    他机械般地回过头,看向轻歌。

    轻歌躺在美人榻上,眉染轻愁,神色安详,没有醒来的迹象,只是,她隐隐透露出委屈之色,握住姬月的手,告诉他,留下来。

    姬月抓住轻歌的手指,含在嘴里,在她手背上亲吻。

    他把轻歌的手,放入锦被,再义无反顾的走。

    三年,这是他对她的承诺。

    三年后,他要让她披上百凤朝凰。

    而她,注定是妖王的女人,母仪天下的妖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