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11章 拿去喂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要。”轻歌坚定如铁。

    “夜丫头,不要意气用事。”

    魇道:“你现在应该快参悟三剑灵师的心境感悟了,这护心金丹对你有很大的好处,不仅可以炼化精神力引来天雷劫,还能置之死地而后生,让你的身体和灵气更加强悍,接下来,我可以附身,为你承受几次攻击。”

    “魇,这是我的战斗,我不想让人插手。”虽说护心金丹的诱惑很大,可她不想要。

    这个老人——

    轻歌眸光闪烁。

    魇叹了口气,道:“你说让我有一日和你去落花城,出现在永夜生面前,正大光明的与他战斗,可你有没有想过,我这个样子,只能的存活于黑暗,一接触光明,我就显得丑陋,与其躲在暗无天日的精神世界,倒不如附身在你身上,与他相对,虽然是借你的身体,可最起码是站在他面前,而不是躲躲藏藏,偷偷摸摸。”

    闻言,轻歌沉默了。

    良久,她才道:“第十次攻击,交给你,如何?”

    魇喜出望外,“当真?”

    “千真万确。”

    “那护心金丹?”

    “我不要。”

    护心金丹,轻歌不会吃下的,她要用自己的力量扛住永夜生的攻击,保住自己的魔兽。

    而且,护心金丹,应该留着老人的妻子。

    金蝉子见轻歌不张口,皱了皱眉,把护心金丹往地上一丢,道:“既然你不要,那就丢了吧。”

    轻歌大惊,她想蹲下去捡,但她现在的残躯能够支撑她站着就实属不易了。

    轻歌看了眼嵇华,嵇华便把护心金丹捡了起来,还吹了几口气,正正经经的说:“大师,你也太暴殄天物了。”

    金蝉子闷哼一声,似是生气了,也不看轻歌一眼,反而对嵇华说:“去问问那该死的臭丫头,看她吃不吃,不吃我等会儿就拿去喂狗。”

    简直语不惊人死不休。

    天底下诸多强者挤破脑袋都抢不到的护心金丹,这糟老头竟然要拿去喂狗。

    有钱就可以任性啊。

    忽然,周围百姓和士兵看着金蝉子的眼神多多少少都有些哀怨。

    金蝉子拄着拐杖,跟三岁稚童般,在闹别扭呢。

    “小夜,吃了吧。”嵇华把护心金丹擦干净,想放进轻歌嘴里。

    轻歌双唇紧抿,她皱着眉头,朝嵇华看去,又看了看金蝉子。

    金蝉子气的脸红脖子粗,似乎发现轻歌在看他,冷哼了声,说:“这种丹药,我平时都拿来喂狗的,你爱吃不吃。”

    轻歌无奈的看着金蝉子。

    片刻的执拗是需要的,但过了头,反而矫情了。

    轻歌看着嵇华,张开嘴。

    嵇华双眼一亮,把护心金丹塞进轻歌嘴里。

    护心金丹,入口即化,化为千万条金色丝缕,犹如柔顺丝绸,在轻歌的四肢百骸里温柔游荡。

    刹那间,轻歌神采奕奕,感觉得到了神的洗涤,五脏六腑也不再那么脆弱。

    最终,这些金色丝缕,从四肢百骸,汇聚在她的心脉,形成一个耀眼的光团,仿佛日出东方,是一轮美丽朝阳。

    护心金丹不能改善轻歌的身体状况,它只能护住轻歌的心脉,只要被金丹护住了心脉,哪怕轻歌五脏六腑都成了碎片,筋脉骨骸都断了,只要身体还在,炼丹府府主就能治愈好。

    不过,需要个缓冲时间。

    譬如,只是一些轻伤皮肉伤,只要几天就能好,伤到筋骨,起码要个把月,往大了说,若五脏六腑都废了,筋脉骨骸都断了,至少要三年才能好。

    虽然时间有点久,但,能活下来,便是不幸中的万幸。

    金蝉子见轻歌把护心金丹吃了,当即眉开眼笑。

    轻歌有些无奈,这老头变脸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

    远处,魔琼看着这一幕,恨得牙痒痒。

    殊不知,半年前,她曾找过一次金蝉子,想要护心金丹。

    没见到金蝉子人不说,金蝉子还放出一条狼狗,追着她咬。

    她想把那狗给宰了,炼器工会的人就会说,这狗是金蝉子的爱宠,要是受了伤,拿她是问。

    于是,落花城内城外远近闻名的鬼音手魔琼,被一条狗追的满街跑。

    真是笑话!

    不过,魔琼也只是有些懊恼,毕竟,护心金丹,那么珍贵的丹药,怎么可能给她呢。

    可,今日,当她看见金蝉子把护心金丹当做不要钱的豆子硬塞给夜轻歌,她竟是嫉妒的发狂。

    凭什么!

    她魔琼到底哪里不如夜轻歌了?

    夜轻歌都已经落难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愿意追随着她。

    为什么?

    魔琼双眼通红,自从遇见这个叫做夜轻歌的女子,她的人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夜轻歌面前,她低贱,卑微,明明夜轻歌只是个没爹没娘的野种,只是北月王朝夜家的小姐,而她,是落花城贵族,秦家的姑娘,为何事事不如夜轻歌?

    想至此,魔琼便要疯狂。

    她的身体里,住着一只魔鬼。

    这个魔鬼,已经渐渐吞噬掉了她的理智。

    不,准确来说,每个人心里,阴暗之处,都有魔鬼,至于会不会被魔鬼控制,全看自己。

    轻歌如芒在背,感受到一股杀气。

    不用看,她也知,是谁。

    魔琼。

    除了她,不会有第二人这般恨她入骨,秦魁、陈琳虽厌恶她,但没有魔琼那么极端。

    金蝉子捋了捋胡子,欣慰一笑,转而被嵇华搀扶着离去。

    走了几步,金蝉子停了下来,面朝轻歌,对着轻歌,眯起眼睛一笑:“徒儿,不要停。”

    说罢,金蝉子大摇大摆的往回走,走至原地停住,心情好的不得了。

    在金蝉子看来,一个护心金丹,换一个称心满意的宝贝徒儿,简直就是大赚。

    服下护心金丹,别的不说,定能保住一条命。

    当然,若是永夜生要把轻歌身体撕裂开,就不好说了,不过,金蝉子在此,永夜生除非想跟炼器工会撕破脸,才会如此做。

    轻歌看着金蝉子,苦苦一笑,她唇动无声,两个字,散落在血腥的风里。

    师父。

    她愿意打开心扉,试试看。

    金蝉子没有听到,也没有看到。

    若他知道的话,只怕当着几十万人的面,也会兴奋的手舞足蹈。

    金蝉子的真诚,轻歌感受到了。

    那么,她也要回之以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