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血狼站了起来,满身都是灰尘,红宝石般的一双眼睛,流转在轻歌身上。

    最终,落定于轻歌的双手。

    小狼看着轻歌皮开肉绽的手,魔兽身体里流动的血,好似全部逆流,沸腾,他的脑袋,阵阵嗡鸣。

    他瞪着永夜生,恨不得冲过去,把永夜生的身体给撕裂开。

    他的契约者,他也敢碰?

    轻歌看着小狼,眉眼温和。

    一年多的陪伴和相依为命,让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虚无之境里,绛雷蛇和一群小狐狸,都无比担心。

    还在沉睡的火焰龙,似乎也发生了波动。

    轻歌游目四顾,看向城上城下的百姓,看向城外城内的士兵。

    他们,都看着她,鼓励着她。

    渐渐地,她已经成了四大帝国的信仰,灵魂人物。

    她用血和肉来守护他们,捍卫他们的权利。

    “轻歌……”殷凉刹看着她,眉头紧蹙。

    她情愿,遭受永夜生重击的那个人是她。

    轻歌微微一笑。

    她凝眸,目光扫及永夜生。

    永夜生看着轻歌,又看了看夜轻歌的手掌。

    他的奔雷掌,以力量闻名,第一掌的八道光刃,一道比一道猛,轻歌竟然能扛住,仅仅只是手掌裂开而已。

    很显然,永夜生对于这样的结果,不满意。

    非常不满意。

    “可以了?”永夜生问。

    “开始吧。”

    轻歌淡淡的道。

    她知道,第一掌不过是开胃菜,现在,才是重头戏。

    永夜生看着她,双脚在君王令的紫色光火上移动,摆出姿势。

    这一次,永夜生用双手攻击。

    当双手蕴含着无穷灵气,永夜生双掌赫然击出,十六道光刃,流行追月般接连攻向轻歌,席卷而去,飞速,凶猛,疯狂,残忍!

    轻歌站定不动,一双黑色眸子,倒映出紫色的颜彩,那样绚丽,又那样强劲,仿佛酝酿着一场灾难,巨大风暴。

    轻歌微微张开嘴,吐了口气,而后,她单脚立地,手掌微拱,指向永夜生。

    这一次,十六道光刃,形成一线,汇聚成一道超强光刃,以摧枯拉朽之势,朝轻歌连轰带炸的劈去。

    轻歌虚眯起双眼,她把力量都灌输在右脚,左腿轻轻勾起。

    奔雷第二掌,罡风阵阵,击打而来时,轻歌身体飞速旋转,她试图用旋转摩擦掉奔雷掌的力量,最后,轻歌双脚踏地,两只手,化为爪,抵挡奔雷掌。

    紫色电丝,游走在她体内,大量被血魔花吞噬掉,还有小部分,在轻歌的脏腑筋脉里横冲直撞。

    “啊!”

    轻歌声嘶力竭的怒吼一声,怒喝宛如涛浪延绵不绝,震耳发聩,离得近的一些人,丹田好似都要裂开。

    至此,在场的人,无不心惊夜轻歌的力量。

    十六道光刃,碰触轻歌双手,轻歌双腿微动,连连后退,双脚在地上滑出两道深深的沟壑。

    直到最后,轻歌收起攻势,再次一掌劈过去,十六道光刃,瓦解。

    轻歌的身体,犹如稻草人般倒飞出去,脊背撞在城墙。

    噗嗤——

    一口血,喷在城墙上。

    轻歌复又从城墙上滚下来,栽在地上。

    紫色电丝,宛如手指粗,像是龙归大海,在她体内翻腾,肉眼可见,触目惊心。

    “王上!”

    所有人,冲向她。

    轻歌趴在地上,她轻抬起手,全部的人,都停了下来。

    他们看见,那个趴在地上娇小的人儿,双手撑在地上,缓缓站起,那些溅起的灰尘脏污,遮不住她绝代的风华。

    她站在城门前,手背擦掉嘴角的血。

    她步履轻颤,倔强如斯,再一次走了回去,站在永夜生十步开外的距离,摆好防御的架势。

    若仔细看去,便见发现,她的手,她的身体,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永夜生看着轻歌,双眼像是深潭。

    从一开始的忌惮以及想让她受挫,到现在的震撼。

    没有人,可以抵挡住他的三次攻击,更别说十次。

    他曾以为夜轻歌年少轻狂,是头脑简单之人,后调查过夜轻歌,发现她心思缜密细腻,如今,永夜生却是看不懂她了。

    夜惊风义薄云天,光明磊落,她虽杀人如麻蛇蝎歹毒,却也堂堂正正,问心无愧。

    “放弃吧。”永夜生道。

    他与夜惊风打过交道,夜轻歌是夜惊风的女儿,若夜惊风得知他这样欺负他女儿,只怕要从坟地里爬出来要他不得好死。

    轻歌看着永夜生,她的双眼,虽杀戮血腥,却特别的清澈明媚,像是有泉水在里面流动。

    “还有八次,城主,请继续。”轻歌面不改色,道。

    她有底牌。

    十次攻击,她绝不会落下后遗症,影响修炼。

    若永夜生的攻击,想要击溃她的修炼之路,毁掉她的身体,那么,她不介意爆发出幽冥花之力。

    就算她是暗黑师又如何?

    等她的魔兽军团日渐强大,谁又敢在她面前放肆?

    雪灵珠的力量也可以引爆,释放出的力量更强,甚至可以将玄月关夷为平地,让几十万人死于一旦。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轻歌不会动用雪灵珠的力量,只因为,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得抱着视死如归的想法,与敌人拼个鱼死网破。

    大家,一起下地狱。

    永夜生看着轻歌,闷不做声。

    说起来,夜轻歌倔强的性子,与阎碧瞳如出一辙。

    想起阎碧瞳,那个惊鸿一现的女子,永夜生坚硬的心,愈发柔软。

    在那个时代,阎碧瞳是当时所有青年才俊的爱慕对象,实力天赋越是厉害,便越是希望能娶妻碧瞳。

    可惜,阎碧瞳与夜惊风伉俪情深,至死不渝。

    他们的感情,是铁壁,外人不得插足。

    “再坚持下去,不过是愚昧的挣扎。”永夜生的道。

    “不到最后一步,谁也不能窥测结局,城主,你说是吗?”轻歌笑靥如花,那一刹,春暖花开,明露生辉。

    数万士兵,皆是惊住。

    永夜生看着轻歌,恍惚。

    当初,阎碧瞳也跟他说过,凡事,不坚持到最后,谁也不知胜利者是谁,在这个过程,哪怕占有优势,也绝不能松懈,松懈,便意味着失败。

    “很好,不愧是阎夫人跟夜将军的女儿。”永夜生道。

    而后,永夜生再次摆出奔雷掌的姿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