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195章 他们还没有洞房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刑天战队成员的伤势都恢复后,乳白色的光芒渐渐消散,轻歌收好雪灵珠的治愈之力。

    她手执明王刀,看了眼荣耀领主,而后扭过头,目光落定在城门之后高高悬起的元素光团上。

    元素光团足足有木盆那么大,像是蜘蛛丝交缠在一起,表面有黑色火焰摇曳着,周围十尺,皆是没有灵气。

    天地间的灵气只要稍稍靠近这元素光团,仿佛就会被吞掉,再壮哉元素光团的力量。

    四周,狂风鼓荡,元素光团似乎在酝酿一场排山倒海的风暴。

    轻歌站在飓风中央,淡淡一笑。

    后方,黑烟宝座上,荣耀领主眼底有一道光束倏尔而逝。

    他顺着轻歌的视线,看向元素光团,嘴角裂开一抹轻蔑的笑,“小家伙,不要逞强,螳臂当车不自量力,你做不到的。”

    悬挂在第二道附属城门后的元素光团里面氤氲的黑暗能量,无穷无尽。

    夜轻歌充其量不过是个实力在一剑灵师的修炼者,想要瓦碎他释放出的元素光团,岂不是笑话?

    此时,本想去往六万士兵营地启动圣罗阵法的秦魁,停下脚步,虽惊讶夜轻歌适才的表现,不过,发现夜轻歌的动机后,秦魁摇了摇头,“垂死挣扎的鱼。”

    即便他这个二剑灵师,面对荣耀领主的元素光团,也不敢正面碰撞,若是被黑暗元素给束缚住,那就无法逃脱,将会是个失败者。

    而且,在秦魁等人的眼里,夜轻歌的修炼阶级不过是先天十三重罢了。

    虽是如此想着,秦魁却站着不动,他当然不希望这场战斗输,但看夜轻歌吃瘪,他的心情会相当愉悦。

    夜轻歌太狂妄了,是该有个人来杀杀她的锐气。

    旁侧,魔琼也是抱有同样的想法。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轻歌,道:“秦长老,这鱼儿真可怜。”

    “秦家早就跟城主说了暗黑术之事,最迟明日,就会有消息,如若夜轻歌能够把时间拖延到明天,荣耀领主不再使用暗黑术,夜轻歌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秦魁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脸色也白的很。

    魔琼诧异的看了眼秦魁,秦魁今日穿得严实,像是为了遮掩什么。

    魔琼皱了皱眉,眼角余光瞥了瞥柳川,她总觉得,秦魁和柳川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至于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

    魔琼不再去想,而是把心思放在这场战斗上,她勾唇一笑,咬咬牙,恨恨道:“夜轻歌,你蛇蝎心肠,作恶多端,而这,就是老天对你的惩罚。”

    以秦家的角度来看,当然是不希望荣耀领主战胜,但,不论是秦魁还是魔琼,都喜欢欣赏轻歌濒临绝望时的渐渐倒下的画面。

    他们在夜轻歌手上不知吃了多少亏。

    若是可以,他们巴不得把夜轻歌千刀万剐,可惜,平日里,他们只能任由夜轻歌在面前蹦跶,恨的牙痒痒却又奈何不了她。

    陈琳郁郁寡欢的站在一边,失去清白和丹田的她,就像是跳梁小丑,在秦家,完全没有地位。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在战场上英姿焕发的女子,心驰神往。

    她曾嫉恨这个女人,而今,却是有些佩服。

    至于柳川,眼神依旧猥琐。

    他还在做他的春秋大梦,他见轻歌想要对付城门后的元素光团,眉头狠狠一皱。

    他实力在二剑灵师,感应一番,发觉元素光团里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就连他,也不敢贸然出手。

    他担心的看着夜轻歌,要是夜轻歌就这么死了,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毕竟,他们还没有洞房呢?

    陈琳似是察觉到柳川的心思,转头看向柳川,嘴角翘起嘲讽的弧度。

    看看,这就是她曾经深爱的男人,现在堕落的像条狗。

    陈琳以前怎么没发现,柳川是这么猥琐恶心的一个人?

    战场上,心思各异。

    没人发现,苍穹之巅,九幽雀上,邢荼蘼居高临下的观察战况,目光流连于轻歌身上。

    邢荼蘼红唇紧抿,神情紧张。

    荣耀领主施展的元素光团,破不了的,不仅如此,反而会引火自焚。

    邢荼蘼身体微微拱起,神经绷成一根弦,只要夜轻歌有不测,即便冒着把自己暴露在秦家眼中的危险,她也要救夜轻歌。

    轻歌站在纷乱的战场,屠杀军摆出紫霄阵,刑天战队的成员和高等魔兽有着极强的默契。

    四千头高等魔兽围成一堵墙,挡住二十万大军的进攻,那二十万大军则是发了疯的想要冲向城门,城门后的元素光团对他们产生致命的吸引力。

    在黑暗元素的诱惑下,他们仿佛没了理智,只想往前冲。

    后边,荣耀领主依旧坐在黑烟宝座上,犹如浓墨般的烟雾缠绕着荣耀领主的身体,以至于他的面容让人看不真切。

    只不过,那一双暗绿色的眼睛,闪烁着幽光,他像是蛰伏的恶狼,张开血盆大嘴,野性毕露,獠牙生长,趁敌不备,将敌人的躯体撕裂。

    荣耀领主依旧不相信,轻歌有这个本事,能够击溃元素光团。

    哪怕四千头高等魔兽被夜轻歌给驯服了,他也能取胜。

    永夜生城主最迟明日就会禁止他使用暗黑术,所以,他必须尽快解决掉这场战斗。

    至于黑魔卫——

    荣耀领主敛起眸子,讳莫如深。

    轻歌回头看向荣耀领主,半边脸罩着黑沉沉的面具,另外半边脸笑靥如花,笑意却没有蔓延至眼底,双眼深处,依旧清寒如雪。

    在一片喊杀、兵器激烈碰撞以及皮开肉绽的声音之中,轻歌的嗓音,显得那么清冽。

    红唇微启,她道:“荣耀领主,你怕了吗?”

    在战斗时,她分析了很多事情。

    荣耀领主突然之间的改变,不仅仅是因为永夜生城主即将禁止荣耀领主使用暗黑术对战。 /~半♣浮*生:.*[email protected]++

    在夜轻歌的记忆里,荣耀领主肯为了与她一较高下而停战,等她处理完手上急事。

    这样的荣耀领主,为何会霸道急切的想要胜利?

    若荣耀领主仅仅是想攻破玄月关的话,轻歌不在北月王朝那几个月,荣耀领主完全可以这么做。

    毕竟,龚耀祖和六万守城士兵根本拦不住他。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荣耀领主在害怕什么!

    害怕到他现在连黑魔卫都不想对付了,也失去了与她较量的耐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