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1章 你输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子夜,月上中天,圣洁的水银色光火洒了一海。

    蛇葬脚掌踩着海面朝轻歌袭去,对付起女人来似乎也毫不留情,轻歌虚眯起狭长的凤眸,跪在地上在蛇葬一跃而起的时候滑了过去,她蓦地站起身子,手中的明王刀指着远方的高山,但见她身后一道道水柱破空而出,如平地惊雷般炸开,水花四溅时,十八道血魔刃铺天盖地朝蛇葬蜂拥而去。

    狂风将蛇葬的斗篷掀去,藏青色的瞳孔似乎包罗了万象万物,深邃幽然,另一只眼戴着灰黑的眼罩,三千青丝与风同往凌乱飞舞,十几道血魔刃将他包围,毫不客气的刺去。

    万刃穿心!

    额前的一抹碎发挡住了眉眼,他面无表情,赤手空拳,双手猛地探出,掌风带起破声阵阵,只见一道黑色的光影如水波般以她为中心朝四周涟漪散开,惊天动地,山崩地裂,十八道血魔刃化为血雨,倾盆而下。

    轻歌身体微微颤然,她转过头,唇被鲜血染红,硬是将涌上喉咙的一口鲜血吞回了腹中。

    腥甜的味道在咽喉处弥漫开,轻歌脚尖点地,身子在半空翻转,旋即单膝稳稳的踩在蛇葬的头顶。

    披风被大风刮的猎猎响起,轻歌将右手上的明王刀朝在不远处船上吃着水晶葡萄的姬月丢去,姬月小小的身子抱住锋锐的刀身,站的有些不稳,摇摇晃晃了好一会儿才抱好。

    姬月把刚剥了皮丢进嘴里的葡萄嚼了几口吞进肚中,非常不开心的瞪了眼轻歌,鼻子里发出了哼哼的几道声音。

    却在此时,蛇葬忽的用力抓住轻歌的脚踝,毫不怜香惜玉的朝海面奋力摔去。

    轻歌身子如稻草人般沿着海面线倒飞,眼见着就要摔在船壁上,轻歌双脚朝船壁用力一蹬,身子倒了个后空翻,一双软靴平稳的踩在水面。

    “你的刀呢?”蛇葬冷冷道。

    “既然你不用兵器,我又何必用?”轻歌道。

    蛇葬冷哼了一声,“好狂妄的口气,我倒是不知,先天三重的人也敢这么嚣张。”

    说话间,蛇葬迅速到了轻歌面前,身后海浪不止,他右手握拳,毫不留情的往轻歌脸色砸去,轻歌眸光微闪,上半身朝后倒,与双腿弯成了一个直角,与此同时,她双手抓住了蛇葬的斗篷,身子飞起,双腿踹在蛇葬的下~体上。

    蛇葬单膝跪在海面身体朝后不停的倒滑,他看起来脸色有些难看……

    “你就会些旁门左道的杂技?”等下体的疼痛缓了一会儿,蛇葬才站起来,愤怒的望着轻歌。

    轻歌至始至终面无表情,她双手张开,丹田内的灵气全部释放,灵气无尽且精纯,似风暴般凝聚,使得一道道海浪炸成花儿,月色下,场面甚是壮观。

    “先天三重的丹田怎么可能储存这么多灵气?”

    东陵鳕手执胭脂扇身长玉立站在床边,夜色下,他身影落寞声音更是忧郁还含着些许的诧异。

    不仅是他,其余人也都惊讶不已。

    “这些灵气就像是被灵宝提炼过一样,无比精纯。”屠烈云道。

    明日香皱眉,“可无名的实力的确在先天三重。”

    “不。”

    屠烈云摇了摇头,道:“以无名丹田的储存量和精纯度,想要往上突破不难,只是被她压制罢了。”

    “可她为什么要压制?”正常人都恨不得一次突破到先天十三重。

    屠烈云不再说话,他望着在水浪之间只露出半张脸就已绝色的少女,眸光沉寂。

    一侧,抱着明王刀的姬月眼神有些森然。

    “为什么不突破呢?”

    它是与轻歌最熟悉的人,自然知道轻歌早就可以突破,可她却一直压制。

    海面上,蛇葬皱眉望着轻歌,眸底划过一道讶然之色,突地,他瞳孔紧缩,只见方才还在他面前的少女却已消失不见,水面之上,唯有一圈圈的涟漪潋滟。

    轻歌悄无声息的沉入水底,以古武之道,身似鬼魅无风无雨,在蛇葬的位置上突然破水而出,右手掌后部朝蛇葬下巴攻击而去,而后手掌一路向前,食指与中指在蛇葬的眼睛前稍微滞留后就再次往上移,紧抓着蛇葬的天灵盖,轻歌的另一只手抓住蛇葬的手腕,背部微微弯曲,蛇葬就被她摔在水面上。

    “你输了。”轻歌道。

    蛇葬脸色发白,眼神有些发愣,速度之快,他甚至还来不及释放丹田里的灵气,就已成了定局,特别是方才,生死之间……

    “输了?蛇大哥为什么输了?”虎子有些不明白,问道。

    “你看懂了吗?”屠烈云问明日香,明日香发愣,而后点了点头。

    明日香望着站在水面上的轻歌,咽了咽口水,跟虎子解释道:“无名从水里跃出的时候,以她的速度可以扣住蛇大哥的脖子捏断大动脉,她没有那么做,之后,她的手在蛇大哥双眼前停留的时候,以我所见,无名应该是想下意识戳瞎蛇大哥的双眼,不过她忍住了,再往上,她能摧毁蛇大哥的天灵盖,不过她没有……”

    越往后解释,明日香只觉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阁下,你漏说了一点。”

    东陵鳕忽的道,明日香抬眸看向东陵鳕,东陵鳕一笑,道:“无名阁下虽然释放了灵气,不过她攻击的时候却没有灌入任何灵气,这一点,你我都做不到。”没了灵气,大家都是个废物而已。

    自然,最后一句话东陵鳕没说出来,不过众人也都明白。

    虎子听到解释后,恍然大悟,再次看向轻歌的眼神稍微改变了些,许是有惧怕,许是有敬畏,也说不清。

    轻歌跃上船朝屠烈云东陵鳕等人拱了拱手,随后疲惫的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的时候,正见梅卿尘醒来从另一个房间走出,两人擦肩而过,轻歌没说什么,梅卿尘只是疏离。

    过于刻意的疏离。

    姬月抱着明王刀顺便把几颗葡萄踹在怀里屁颠屁颠的跟着轻歌走进房间。

    这时,东陵鳕才注意到姬月的存在,看见姬月,他双眼微微亮起,“好有灵性的畜生。”

    姬月在门口处顿住,回头瞪了眼东陵鳕,嘴里胡乱的叫着,“竟敢骂大爷我畜生,丫的活腻了,要是大爷全盛时期,一根手指就能剁了你。”

    胡乱的骂完后,姬月走进房间,愤怒的关上门,关门声之大,让东陵鳕哑然失笑。

    姬月说了什么他不知道,只是那张牙舞爪的模样太可爱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